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37集
第237集

感应篇汇编第237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七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5/2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3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一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3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37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37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七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5/25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237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一句,【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姦利。】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八百一十七頁,我們看經文,『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姦利』。這一段經文的白話解說,就是使用短尺、狹度、輕秤、小升等欺詐手段來占他人便宜。以假的東西夾雜在真的當中,採取奸詐的暴利。
我們看第一段經文:
【四句。皆小人貪利之事也。尺度升秤之類。所以平物價。一人情。世人或二樣。大入小出。重入輕出。其設心。只要便宜耳。孰知得半分便宜。卻損一分福德。況益我損人。必有天殃雷火之焚。未必非為此也。或有主人不知。而司出入之子弟臧獲潛為之。其罪終歸家主。不可不察也。】
我們看字句解說:
『臧獲』就是古代對奴婢的賤稱。
我們看白話解說:
「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姦利」。這四句話都是指小人貪圖利益的事情。尺、度、升、秤之類的東西是用來平定物價、統一人情的。世間有些人用兩樣標準,以大量入,以小量出;以重秤入,以輕秤出。這種人的居心,主要是為了占便宜而已。他哪知道占了別人半分便宜,卻損傷了自己一分的福德。何況損人以利己,必定會招致天降災殃,雷火焚毀的報應。雖然未必都是為了這個原因,但有時候主人並不知情,而是負責職掌此事的子弟或佣人暗中私自為之,但其罪過最後還是歸於主人來負責,所以身為主人不可以不明察。
我們看第二段經文:
【元費榮敏公。節儉正直。樂善好施。家之稱量無二致。嘗刻於諸器之上曰。出以是。入以是。子孫永如是。其後子孫。恪守世法。奕代貴顯。】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費榮敏公』,「費榮敏」他就是費榕,他是元朝的官員,他本名叫費榕,他是浙江吳興人。在元朝的時候,他擔任鎮國上將軍,這是元代武官的職稱,屬於二品官,他又擔任福建宣慰使。
再來『恪守』,恭謹遵守。
『奕代』就是歷代、累世。
我們看白話解說:
元朝的費榮敏公為人節儉正直、樂善好施,家中的稱量工具都是一樣的標準。他曾經在所有稱量工具上刻著,出是如此,入也是如此,子孫永遠都是如此。他的後代子孫都能夠遵守世間的法律,而且代代都富貴顯耀。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廣陵有王老姥。以短尺賣布帛。死後。夢告其子曰。我平生以短尺欺人。冥司罰我於西溪浩氏家為牛。腹下有王字。其子尋至浩家。果生一牛。腹有白毛成王字。子贖之還。與之細食不食。與之草料則食。負重耕田則安。閒養則百般跳觸。如不安然。昧心覓利者。知此業報否乎。】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廣陵』,在今天江蘇省揚州市。
『西溪』是江蘇東臺市西南泰東河。
好,我們看下面的白話解說:
廣陵有一位王老姥用短尺來量布帛賣給他人,她死後託夢給她的兒子說了,我一生都用短尺來欺騙人,陰府處罰我投生到西溪浩氏家當牛,在腹部下方有一個王字。她的兒子就依夢中的指示找到浩家了,果然生了一頭牛,腹部下方有白毛長成的王字。她的兒子就將牠買回家去了,給牠好飼料吃卻不吃,給牠草料吃,牠就吃。平時載重耕田就安定,如果閒著就到處跳躍碰觸不停,好像很不安的樣子。這個是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這頭牛牠是來還債的。
印光大師說,人生是酬業而來的。牠造了無量無邊的詐欺的罪業,詐騙別人的錢財,造了這麼多的惡因,就必然感得這個果報,所以要做牛做馬來還債務。所以牠投胎來當牛就必須要怎麼樣?必須要受這種果報。所以你給牠好飼料,牠不吃,因為牠沒有福氣、沒有福報吃好的飼料。給牠一般草料,牠就吃。耕種,載重耕田,牠就很乖順安定的樣子,因為什麼?牠必須要來還債的。如果閒著就到處跳躍碰觸不安了。
所以王老姥這個故事,對於那些昧著良心想獲取暴利的人,是否知道這種業報的案例可怕呢?因為眾生都有隔陰之迷。什麼叫隔陰之迷?就是在《玉曆寶鈔》裡面說,人在受完地獄的果報以後,要轉生到人界來的時候,他會到孟婆那邊去喝孟婆湯。我在拍《玉曆寶鈔》裡面有這個故事,如果你不喝孟婆湯的話,祂下面就有那個鉤刀鎖住你的喉嚨,鉤住你的腳,你就很痛,你非喝不可。孟婆湯,按照《玉曆寶鈔》的說法,喝完就忘記累世的事情了。其實孟婆湯是因為這個孟婆修得很好,所以擔任這個工作,祂是一位婦女修道成仙的,祂得道以後、悟道以後就擔任這個孟婆的工作,當然這個都是勸善,《玉曆寶鈔》裡面確實有這位孟婆。
其實為什麼會有隔陰之迷呢?為什麼呢?平常我們就有隔陰之迷,不要說等到死掉來世再來了,我們哪一時、哪一刻,哪一個時間用真如自性呢?我們哪一件事情,根塵接觸,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六根對六塵,哪一念心是用真心呢?每一念心都是妄心。只有第一念是真如,那是真如起作用,那是見聞覺知的作用,第二念就迷了。中間的差距有多大呢?老和尚說,三十二億百千念,三十二億百千生滅,你根本看不到,來不及發覺。所以你現在事實上就是隔陰之迷,你剛才犯錯了,再隔一下下你又犯錯了,那不就是隔陰之迷嗎?
什麼叫隔陰之迷?隔著五陰就會迷了。人家法身大士他是證得深般若,就是不共般若,他「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他「照見」是什麼?他見到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他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我們呢?我們一品煩惱都沒斷,也伏不住。你都是跟著感覺走、跟著情緒走。眾生就是這樣,三天前受的苦,三天後他又忘記了。他就像飛蛾撲火,飛蛾在上一次死掉的時候就是被火燒掉,牠都忘記了。再投胎出來當飛蛾,牠一樣再去看到光,牠看到那個燈光、那個燈火,牠又撲上去,又死掉了,這個叫隔陰之迷。你哪一念、哪一次醒過來,根塵接觸當下迴光返照,斷惡修善,返迷為悟,你就離開隔陰之迷了。
所以我們不要去探討《玉曆寶鈔》那個孟婆湯,是真的事相上有這個湯,喝下去就隔陰之迷。你不要說孟婆湯了,你在世間喝酒,喝那個烈酒,你馬上就忘記了,自己什麼身分都不知道了,無所不做,無惡不作,醜態畢出,什麼事都幹得出來,那不就隔陰之迷嗎?對不對?吸毒的也是隔陰之迷。所以因為前世在地獄受報以後,他並沒有轉識成智,他還是帶了阿賴耶來投胎轉世,帶了業力來人間受報,還有餘報未了。所以還沒有轉識成智,當然有隔陰之迷,他有五陰煩惱。我們有四個魔,五陰魔、煩惱魔、病魔、死魔。五陰魔,色受想行識就是五陰魔,那就是心魔。還有煩惱魔,貪瞋癡慢疑。所以五陰沒有照見五蘊皆空,你就是被心魔控制,那當然是隔陰之迷,當然是迷惑顛倒。
習性嘛,習性不好斷,毛病習氣真的不好斷。所以佛不得不設立這個戒法,三皈五戒、菩薩戒、八關齋戒,用戒法來對治你的毛病習氣。等到你哪一天,你持戒持到果清律師說的,塵點不染,皎潔冰清的時候,那你的性德就開發出來了。你做到六祖大師說的,「心地無非自性戒」,你不會再起心動念了,你再沒有妄想。已經沒有妄想了,你本身你的心就是戒,那叫「自性戒」。自性的戒、定、慧全部現前,那才是我們自性的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五分法身香現前。「心地無非自性戒。」
當你不再有妄想,那妄想斷了是怎麼樣?妄想斷了就入一真法界了,妄想斷就破根本無明了,那你就不會有隔陰之迷,你乘願再來,你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像天臺宗倓虛老法師,倓虛老法師在東北出生的時候,他一出生的時候不會叫爸爸媽媽,叫吃齋、吃齋、吃齋。人家會講吃齋、吃齋、吃齋,為什麼?因為他前世就是出家人,他前世就是高僧大德,他就是沒有隔陰之迷。臺灣的佛光山星雲大師,他五歲好像是在南京還上海看到一位法師,那位法師就說,小朋友我帶你到佛寺去好不好?他就跟著他去了就出家,就現在的星雲大師,星雲老法師,星雲長老,佛光山的創辦人。他為什麼五歲就會出家?他善根深厚,他沒有隔陰之迷,他情執非常非常非常地,幾乎是沒有情執。這是眾生要覺悟。
所以這一段重點說,不是人永遠當人,人永遠當人叫做什麼?叫常見。佛陀說,那是見惑。人不可能永遠當人,周安士居士在《安士全書》的「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講說,人如果永遠當人,那當時在分類的時候,分人,分豬跟牛、羊,那就不公平了。他為什麼分去當牛?為什麼他分去當人?他為什麼分去當豬、當狗?為什麼你可以當人?不可能。佛陀說得很清楚,六道輪迴。《楞嚴經》裡面講,「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佛陀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佛陀有大智慧。所以人死不可能永遠當人,人死不可能什麼都沒有,煙消霧散。有些人說,人死了什麼都沒有,所以及時行樂。老和尚說,人死不是一死百了。老和尚說,一死就沒完沒了。所以這是佛經上講的,見惑裡面的邊見,你跑到一邊去了。
還有一個比較嚴重就是邪見,不相信因果、不相信輪迴。所以我們看到這個王老姥變成牛,我們不要把她當成一個故事,欠債還債、欠錢還錢、欠命還命,她就在還債。古今中外都有這個典故,所以一般眾生看到這個故事,他馬上就生起邪見,不相信,我不是親眼見到,我不相信。在《無量壽經》第三十五品,「濁世惡苦」第三十五品裡面有講,經文,「世間諸眾生類,欲為眾惡。強者伏弱,轉相剋賊,殘害殺傷,迭相吞噉,不知為善,後受殃罰。故有窮乞、孤獨、聾盲、瘖瘂、痴惡、尫狂,皆因前世不信道德,不肯為善。其有尊貴、豪富、賢明、長者、智勇、才達,皆由宿世慈孝,修善積德所致。」
佛講得很清楚,這個世間為什麼會有窮的人,乞丐,孤獨的人?為什麼會鰥寡孤獨?為什麼會盲聾瘖瘂?為什麼會愚痴呢?有些人一生出來就是好像類似那個我們臺灣講,叫蒙古症、痴呆症。我有碰到蓮友來求、來問我怎麼辦?我也沒辦法,因為業果已經成熟了,他生出來的小孩就是這樣。就是這裡講的「痴惡」,愚痴,「尫狂」就是精神病,精神病就是精神錯亂。為什麼會這樣?佛陀說,因為他「前世不信道德,不肯為善」,「不信道德」就是不信倫理道德因果,他不肯斷惡修善。前生造的這些殺業,「強者伏弱,欲為眾惡」。這個王老姥就是「欲為眾惡」,每天賣布都在騙人,就是「欲為眾惡」。那為什麼這一世有人是「尊貴、豪富、賢明、長者、智勇、才達」?都是因為他宿世修善積德所致,所以修善跟積德很重要。當然我們修善必須按照佛陀教我們的要離一切相,行一切善,用清淨心去行善,感得的是自在的福,樂報,自在的福德、自在的果報。
所以《無量壽經註解》,黃念祖老居士《註解》裡面跟你講,世間有這些事情,所以壽命結束以後,他的神識、靈魂進入幽冥世界,他必須要去受報。《玉曆寶鈔》就在講這個故事,江逸子老師畫的「地獄變相圖」在講這個故事,必須到幽冥世界去報到。然後受完地獄的果報以後怎麼樣?最後受盡苦報以後,有機會得人身,「轉生受身」。轉生不一定轉到人身來,可能還要去還命債,可能是轉到畜生道去,這可怕就可怕在這裡。
《無量壽經》跟你講「改形易道」,所以人不可能永遠是人的形狀。人的形狀跟畜生道的形狀是不一樣,畜生道裡面的形狀也有不一樣。你看牛跟豬跟羊,狗跟貓的形狀都不一樣,老鼠形狀也不一樣,牠們的引業跟滿業都不一樣。所以在畜生道裡面,牠也有福報好的,也有福報不好的。你看有些好命狗,他主人開,坐賓士的、坐朋馳車、坐寶馬的BMW的,牠一樣可以享受,牠也是坐在那邊,也是吐著舌頭,窗戶拉開,牠也是向外吐舌頭,也是在享受那個福報。牠跟主人上餐廳,牠也有椅子可以坐,現在臺灣有些餐廳還特別體貼,還給你準備寵物的餐桌。現在更好了,還有寵物的醫院,還有寵物的美容。
我上次在中國大陸演講,在高鐵上碰到一位年輕人很善良,跟他聊天。他跟我講,他是當狗的美容師。我說,你做什麼?幫狗剪頭髮,美容,生意好得不得了,也是一樣到畜生道去。有的流浪狗還要被政府捕捉,最後去把牠關起來,最後讓牠安樂死。有些狗就很好命,主人疼得不得了,還有狗旅舍,主人到國外去玩,還把牠寄放在旅館裡面,跟人有什麼差別?牠的食衣住行都跟人一樣,牠有那個福報。牠的福報怎麼樣?帶到畜生道去享。
老和尚講過,六道裡面只有地獄道是不能享福報,其他各道都可以享福報。鬼道裡面也有好命鬼,那就有人供養了。那沒有福報的鬼,連一滴漿水解渴都沒有辦法。「改形易道」,我們看到這個「改形易道」就要很警惕,而且要警覺、要覺悟。你這個相貌是你前世修的善因感得的果報,它也是「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縱使你這一世長得再莊嚴,再英俊瀟灑,佛陀說的,也是畢竟空,不可得,無所有。哪一樣我們可以得得到?你今天所得到這樣的,剛才講的「賢明、長者、智勇、才達」,那是你前世修來的,你沒有好好把握這一世的因緣再繼續積功累德。
所以「轉生受身,改形易道。故有泥犁、禽獸、蜎飛蠕動之屬。」「泥犁」就是地獄,「禽獸」就畜生道,「蜎飛蠕動之屬」就是什麼?就是溼生跟化生。「譬如世法牢獄,劇苦極刑,魂神命精,隨罪趣向。天地之間,自然有是。雖不即時暴應,善惡會當歸之。」這個關鍵點就是什麼?關鍵是「魂神命精,隨罪趣向」。還有為什麼會這樣報應呢?「天地之間,自然有是」。它法爾如是,他雖然現在看不到報應,但是善惡最後一定會去追究他的。
所以在黃念祖老居士這個《無量壽經大經解》裡面講,「入其幽冥,轉生受身,改形易道」。「《會疏》曰:『脫人身,受鬼畜等身,故云「轉生受身。」』」你失去人身。所以得人身,佛陀說,得人身如爪上土,失人身如大地土。而且如大海中的盲龜,一隻眼睛瞎掉的盲龜在海中要遇到一個木頭,剛好裡面有一個洞,牠可以出來,叫盲龜遇浮木。所以你到地獄去以後,你人身就失去了,你必須接受鬼道跟畜生的身,這個時候真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是「轉生受身」,所以到三惡道他可悲的地方就在這個地方。唉,不好好修行可以嗎?
「四生轉變」,所以「改形」。「四生」就是胎生、卵生、溼生、化生。像鳥就是卵生,人跟牛、豬都是胎生的嘛,就「改形」嘛。黃念祖老居士說,六道生死,他四生轉變叫「改形」,六道生死叫「易道」。「四生」,例如「胎卵溼化」。「例如捨麻雀身而得狗身」,你看牠畜生道裡面,牠轉麻雀身又跑去當狗身,牠沒有辦法馬上來得人身,「捨麻雀身而得狗身,是為『改形』」。這也是「改形」,因為鳥的形狀跟狗的形狀不一樣。「又如捨人身而作狗,則從人道轉為畜生道,是為『易道』。眾生輪轉於六道之中。」
「『魂神命精』見《漢譯》。《魏譯》叫做魂神精識。」《無量壽經鈔》裡面說,「『有云第六識名魂神,第八識曰精識。』今此『命精』,即第八識阿賴耶」,第八識阿賴耶識就是什麼?就是李炳南老師說的,去後來先作主公,也就是「去後來先作主人」。人斷氣以後,最後離開身體的、肉體的就是那個阿賴耶識,就是一般世間人講的靈魂。「來先」就是有機會來當人了,要準備來投胎了,就在父母的閨房那邊等,等父母要懷孕的時候,他去入胎,這叫「來先作主人」,所以稱為「命精」。「命精」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
第八識阿賴耶識「相似相續」,這個「相似相續」,因為我們這個念頭是沒有生死的。老和尚有講過,他說,因果這個東西是相續不空、輪轉不空、循環不空。所以靈性是不死的,靈魂也不滅的。所以它是「相似相續」。「捨命之際,隨重投墮」,就重者偏墜,就是我們一般講重者偏墜,重的話,強者先拉。李炳南老師說,臨命終的時候最後一口氣,最後一口氣斷的時候,他那個念頭,最後出來那個念頭是什麼個念頭,就決定他的投生的法界了。最後那個念頭,最後那個斷氣的時候,他那個念頭是念佛的,他就到極樂世界去了。他斷氣的時候,他最後那個念頭起了貪心,他就到餓鬼道去了,起了瞋心就到地獄道去了,起了愚癡就到畜生道去了,隨他業力的輕重而投墮,所以叫「隨罪趣向」。
這個按照世間法講,就完全自動導航的,可怕就在這裡,自動導航的。我們現在開車都是導航系統,你到國內國外開車都是要靠衛星給你自動導航。這個阿賴耶的導航,絕對不會導航錯。我們《地藏經》裡面講的,佛經上講業感緣起,依其罪報投入到惡趣。「自然有是」,「自然有是」就是什麼?「義寂云:『作惡雖不樂欲苦果』」,你做壞事,雖然你不想要有苦果,「苦果自應」,那苦的果報它自然就回應你,就好像你用三十磅的力量去打牆壁,那手一定會痛的,那就是「苦果自應」。
「修善雖不希望樂果,樂果自應。」因果之妙就在這幾句話裡面充分顯露無疑。「作惡雖不樂欲苦果,苦果自應。修善雖不希望樂果,樂果自應。義同影響。」「影響」是什麼?「如影隨形」,「如響應聲」,就像那個鼓,你敲它,它一定會有鼓聲出來。所以因果它是真理,《玉曆寶鈔》裡面觀世音菩薩說的,哪怕是諸佛如來,都不能改變這個因果,為什麼?因為它是「如影隨形」,「如響應聲」。你造惡一定有苦報,你造善一定有樂報,這個叫做「自然有是」,用現在的話叫自然規律。
所以這個地方,《無量壽經》講,「『言自然者,為顯因果決定法爾。』又《會疏曰》:『因果必應,故云自然。』」它說,因果一定回報你的,這個叫「自然」。所以不是閻羅王加的,也不是玉皇大帝給你的。「『暴應』,『暴』乃是猛急突然之義。『應』指報應。」所以「善人行善,惡人作惡,應受之果報,或不當時立即顯示。但因果不虛,於其後世」,就是他的後代,到他的後代「必受其報」,「故云:『善惡會當歸之。』」這地方我們就把《無量壽經》的理,我們把它講出來,就是剛才講的「去後來先作主人」,「魂神命精,隨罪趣向」,「入其幽冥,轉生受身,改形易道」。
那麼我現在是用現在的故事來印證這一條,廣陵這個王老姥轉生投生到牛這個故事。在我編的《現代因果報應錄》,我有編一本《現代因果報應錄》,是在二OO一年,我記得那個時候是在二OO一年九月,淨空老法師離開臺灣四年,到新加坡去弘法。回來在臺灣,因為當時有一位電影界的人要拍城隍廟的故事。感恩老法師那時候囑咐我編一本近代的因果報應錄,也就是一九一一年以後的報應故事,民國元年以後的報應故事。因為我平常都準備好了,所以老和尚當時到臺灣,回到臺灣來以後,大概停留十幾天,我一個禮拜就把整個資料交給師父。師父帶到新加坡,新加坡的善心人士,好像是新加坡觀世音學佛會,就把它編到《玉曆寶鈔》的後面,叫「附現代因果報應錄」。它是用簡體字印刷,我才知道我給老和尚的這一本《現代因果報應錄》一百則,到新加坡已經編入《玉曆寶鈔》後面的「現代因果報應錄」。
我的朋友,老法師的弟子,陳娟娟居士拿這本,新加坡所印的《玉曆寶鈔·附現代因果報應錄》給我看。我說,诶,這個道昇居士就是我,怎麼刊出來?我都不知道。我就把它交給臺灣南部的和裕出版社,就開始流通正體字的《玉曆寶鈔·附現代因果報應錄》。所以二OO一年,我那時候就跟因果結下不解之緣了。用俗話講說,冥冥中自有安排。用世間話說,命中註定的必須要講因果。二OO一年,現在二O一七年了,將近十六年了。我那時候一個禮拜就編好給師父,我的意思是怎麼樣?早就準備好了啦。因為我對這個很有興趣,對這個因果很有興趣,我資料很多啊,加上因為從事警察警官的工作,也碰到很多這些感應的故事,加上我有心在蒐集。
所以早期的時候,老法師都是在《華嚴經》啦,在《無量壽經》裡面常常提到我,我都不知道老法師有提到我。後來老法師在二OO九年,在華藏衛視告訴我,你開始出來講因果了,我就在華藏衛視講因果。後來就在蔡禮旭老師的桃園的至善教育基金會,當全省的,臺灣省的各地的因果的巡迴講師。我跟周泳杉老師還有蔡禮旭老師,當時就是至善教育基金會臺灣的部分巡迴講座的,我是擔任因果講座的老師。那時候我剛開始學講,因為講座跟講經不一樣,我講經是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講經它有一定的講經儀軌。講座它是兩個小時、一個半小時,它必須跟現場的聽眾、觀眾有共鳴。所以講經跟講座它是不同的,不同的一個表達方式。
在我編的《現代因果報應錄》裡面有一則故事,是在我們臺灣屏東恆春鎮發生,發現了一隻母牛生產一隻小水牛,牠的背上浮起了三個字,上面還有名字,比這個還更讓人家觸目驚心,這個只是一個王字,他連名字都出來,叫林新教。一樣跟這個一樣是毛,但是它浮出來這三個字林新教,新舊的新,教育的教。他說,這個現代科學難以置信,神祕的怪事發生在屏東縣恆春鎮山海里農民尤萬金的家裡,尤萬金養了一隻母牛生下一隻小牛,牛背上浮顯林新教三個字。原來這三個字裡面有因果故事,有輪迴的故事在裡面。這個事情當時轟動了整個南臺灣,在一九五六年,臺灣的「民聲日報」,還有臺灣的「東臺日報」都有去採訪,所以這個可信度非常高,是真實的,真人真事的因果故事。
那麼記者就到屏東恆春這個地方去採訪,訪問了四位將近六十歲的老人,他們都非常地單純而且非常地忠誠。這些老者透露這一頭牛的飼主,這主人尤萬金有一個小弟叫尤萬達,因為家境貧困,在臺灣日據時代,日本還沒有戰敗的時候,臺灣後來割給日本,馬關條約割給日本,八年抗戰日本戰敗以後臺灣就光復了。在臺灣還沒有光復以前,尤萬達就到屏東恆春鎮,有個醫生叫林新教,雇他做長工。
以前臺灣早期的話,在地方上兩個讓人家尊敬,一個是醫生,一個是老師。那時候坦白說,那時候的醫生都是老和尚講的,都有仁心仁術的,都很有慈悲心的,很值得人家尊敬的。但是這個林新教本身沒有智慧,而且瞋恨心重。那麼尤萬達在他家做長工,林新教的家裡剛好有一天丟掉了稻穀兩千多斤,事實上丟掉這個稻穀是林新教的妻舅陳清江偷去的。但是案子發生以後,這個可憐的尤萬達,就被林新教寃枉的誣告他偷這個兩千斤的稻穀,被當地的刑警人員將尤萬達嚴刑拷打,逼他、逼供。
這個我相信,早期臺灣,刑警都會逼供,花樣很多,灌水啦,不然就是指甲裡面給你用針,扎針啦,再撒鹽巴,要不然就倒掛,或者吹冷風,花樣很多,嚴刑拷打。尤萬達受不了,屈打成招,後來就承認是他偷的,抱恨終身,帶著一股非常憤怒的冤氣離開人間,當然是到閻羅王那邊去投訴。他因為沒有辦法申訴寃情,所以就自殺身死來表達清白。結果不久,尤萬達死掉以後,不久林新教也死掉了,命歸陰府。其實應該是什麼?造了這個極大的罪惡,他的福報被減損了。為什麼尤萬達死掉以後,林新教就接著也死掉呢?命歸陰府呢?因為他造殺人的極惡之罪業。
《太上感應篇》裡面也有講,「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以奪人算」是奪什麼?是奪你的,奪紀跟奪算。奪紀是一次十二年,一紀是十二年。奪算是一百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算就結束你一年的壽命。那害這個人命就不得了,這不止是一紀,所以他當然就命歸陰府了,陽壽就盡,他福報用盡了。
結果光陰似箭,事隔十多年,這個十多年應該林新教在地獄受極苦的苦刑,在那邊受報,他地獄還沒有受盡,他連「改形易道」都沒機會。我們剛才有提到「改形易道」。結果事隔十多年,尤萬金的家,就是尤萬達的哥哥,尤萬金的家,母牛所生產的小牛,你看,叫你投生到我哥哥家去當牛,來去還這個債。欠命要還命,欠錢要還錢,一報還一報,因果循環。
換成林新教投生到尤萬金的家的一隻母牛生的一隻小牛出來,背上突然浮起林新教字跡。事後被林新教的兒子林榮觀,林榮觀當年是二十三歲,人家這個都是有憑有據的,記者是有去考證的。林榮觀,他的兒子,林榮觀就拜託鄰居,因為不好意思嘛,自己的父親犯了這麼大的罪業,怎麼好意思去跟人家去承認說,那頭小牛是我爸爸?他不敢講啊。但是上面確實人家有去看,看到林新教三個字。所以這個林榮觀,林新教的兒子林榮觀就拜託鄰居向飼主尤萬金以一萬五千元,臺灣光復前一萬五千元是相當大,也就是那個幣值非常高。以前光復的時候,臺北市信義區一坪地都賣不到兩、三百元臺幣,這一萬五千元是非常多。要買回來收養,不料飼主尤萬金拒絕。你看他也知道,尤萬金也知道這是你林新教來投胎了,來還這個命債了。林榮觀想買這隻小牛,消息傳出去以後轟動遐邇、轟動附近,讓人家驚訝不已。
這是一段真實的因果故事,確實有因果報應之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這個是登載在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八日臺灣的「民聲日報」,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七日臺灣的「東臺日報」,還有一九七一年五月臺灣佛教的「觀世音雜誌」第十五期登載出來的。寫這篇文章的人是李瑞烈這位老者,長者修得很好,留了鬍鬚。這位李瑞烈先生現在還在,年紀也很大了,專門講《金剛經》跟《六祖壇經》,在我們宜蘭老家,算是我宜蘭人。我曾經看過他的講座,講得非常好,你看到他就彷彿看到什麼?看到古代人再來的。這是他寫出來的現世果報,我在這邊講出來,讓各位確實要相信因果報應真實不虛。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萬歷(曆)間。揚州一大南貨店。其主臨死。囑子曰。我平生起家。在此一秤。此秤乃烏木合成。中空內藏水銀。秤出。則將水銀倒在秤頭。秤入。倒在秤尾。入重出輕。所以致富。子心怪之。而不敢言。父死。即將秤燒燬。烟中化一龍昇天。無何。子之二子皆死。因怨曰。父用心不平。反獲平安。今出入公平。不敢瞞昧。反喪二子。天道豈如是乎。忽恍然至一官府。主者諭之曰。汝父平生輕出重入。欺人肥己。所得雖奢。亦是分中固有。但以欺心造業。獲罪於天。上帝故遣破耗消散二星。為汝子。長成花費爾產。仍繼以火。俾爾產盡嗣絕。以示其報。今汝能改惡蓋愆。且事事公平和善。上帝因將二星取回。不久將換好子二人。光爾之家。爾當勉力為善。毋妄怨尤。醒而一一記之。愈加力行善事。三年中。生二子。俱中進士。子孫繁盛。張拱辰曰。予在邗關。與此公後人相善。故知之甚詳。而逸其姓名者。為親知諱往過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萬曆』,這是明神宗的年號。
『烏木』是喬木的一種,它木質非常堅實細緻,顏色是黑色的,可以做精緻的器具或是工藝品。
『無何』,沒有多久。
『奢』就是多。
『蓋愆』就是修行,修德行,修德行善以彌補過去的罪惡,叫「蓋愆」。
『邗關』叫邗城,在今天江蘇揚州市西北蜀岡上。
『逸』,逸去就是隱遁,也就是隱其姓名,就是不講他的姓名,就叫「逸」的意思,是不講出他的姓名。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神宗萬曆年間,在江蘇揚州有一家大型的南貨店,就賣南北貨的。主人在臨終的時候,囑咐兒子說了,我一生起家就在這一支秤裡,這支秤是用烏木合成的,中間是空的,內裝有水銀,當要秤出的時候,就將水銀倒入秤頭,當要秤入的時候,就將水銀倒入秤尾,所以秤入就重,秤出就輕,因此而致富。這什麼道理呢?他這個『秤出』,「秤出」就是他要賣東西,他秤出就是要賣東西出去嘛。比如說,他賣一斤菜,他秤出的時候水銀是倒在秤頭,秤頭會比較重,就是勾住菜那個地方會比較重。本來是一斤菜,它因為水銀加重,所以那個一斤菜就變成三斤菜了,就變成那個菜很重了。他秤頭就必須要往右邊挪才能平衡,秤頭那邊有水銀嘛,所以那個秤錘就必須要往右挪,事實上是一斤菜,他變成三斤菜,他賺那個兩斤的暴利,這個叫做偷兩。我們講說,偷斤減兩,他這叫偷兩,可以多賺錢。
那『秤入』的時候就是買貨進來,買貨進來當然,比如說,我跟你買一百斤的皮料,他把水銀倒在尾巴,秤桿的尾巴。那秤尾巴就比較重,我秤你的貨的時候,我那個秤錘就必須要往中間或往前面挪,這樣才能平衡兩邊的重量。那你貨本來進來是一百斤,到我這邊一秤剩下,可能剩下五十斤、六十斤,我偷賺你四十斤出來,這叫減兩。用這樣賺錢,因而致富。他的兒子心中就覺得怪怪地,可能小時候都跟著爸爸在賣菜,賣東西,都天天在看,但不敢說出口,兒子善良。等到他父親死後,他就將這支秤燒毀,在燒煙中化成一條龍昇到天上。
後來無緣無故的賣南北貨的這個主人,他的兒子的兩個兒子都死掉了,也就是這兩個孫子都死掉了。因此他的兒子就怨恨的說了,我父親用心不公平,反而獲得平安。現在我出入公平,不敢欺瞞世人,反而死了兩個兒子,天道難道是這樣的嗎?這是一般人會埋怨,老天有眼嗎?還是老天無眼呢?忽然之間,他恍惚之間,就好像應該是作夢,他恍惚之間到一處官府,這裡的主官就告訴他說了,祂說,你父親平生就一生都是輕出重入的,欺騙別人,肥了自己的,所得到的雖然很多,但也是他命中應有的。
這就是老和尚說的,「君子樂得為君子,小人寃枉做小人」。他用這種欺騙的手段賺來的錢,原來是他命中所有,他本有的福報。只是他以欺心騙人的方法取得而造惡業,已經獲罪於天了。所以上帝派遣破耗、消散二星出生到你家做你的兩個兒子,長大以後就花費你家的財產,然後繼承你的薪火。等到你的財產耗盡的時候,就子嗣斷絕,兩個就死掉了,以顯示上天報應的公平。現在你能改過遷善,以補罪孽,而且事事能夠公平和善,所以上帝才將這兩個惡星取回、收回。不久將換兩個好兒子來,光耀你家的門楣,你應該再更努力的行善,不要口出怨言。當他醒來以後,將這個事情一一記錄,更加努力去行善。三年之中,他生了兩個兒子都中了進士,後來子孫都很繁盛。
張拱辰說了,我當時在邗關的時候,我認識這個人,我跟此公的後人,就是他的兒子熟識,所以知道得很詳細,不將他的姓名說出來,是避諱說出長輩過去所犯的過失。這一段很有意思,就是一般人講說惡有善報,惡人善報,善人惡報,所以不相信因果。為什麼說這個?這個人「輕出重入」的時候,他的兒子知道他爸爸做得不對,所以他就把那一支秤子,他就把它燒掉了,他把它燒毀了,結果他反而變成他兩個兒子是死掉了。
後來上天善神給他託夢,說那兩個是上天派來遣散他們的家產的破耗、消散兩星,所以會再派兩個兒子給他。那這表示什麼?表示說,《無量壽經》重重誨勉第三十六品裡面有講到這個經文,叫「天道施張,自然糺舉」。我們剛才講到因果報應是「自然有是」,天道報應也是「自然糺舉」的。「天道施張」,「施」就是張開。「自然糺舉」,「糺」就是正、察,就是端正糾察,來舉出你罪過的地方,「舉其非」就舉出你惡事的地方。這是自然之理,就法爾如是,法爾之道,這叫「天道」。
《淨影疏》上說了,「天下道理,自然施立。是故名為天道施張。」這個人他一念善心,把他父親那個秤烏木的秤把它燒掉,他斷惡修善。所以已經出生的那兩個兒子,本來是要來敗盡他家的財產,然後最後兩個兒子也死掉,這是上天派下來的破耗跟消散兩個星。你看他這樣斷惡修善,上天馬上回報給他,安慰他、鼓勵他,再派兩個好兒子下來。後來又當了進士,子孫繁盛,這叫做什麼?這叫「天下道理,自然施立」,這個叫做「天道施張」,就老天有眼。它彰顯什麼?彰顯「造惡必彰」,故名曰「糺舉」。「《會疏》云:『今所言天道者,但是因果報應之報。』」講「天道」就是因果報應。
這個人只不過是他想賺一點錢,他用這種偷斤減兩的方式,想說要成為鉅富,要賺這個暴利。那我們就來探討說,怎麼樣保持家道不衰呢?他的祖父造業,上天派兩顆壞星要來壞他的家,投生到他家做他的兩個孫子。這位賣南北貨的主人,他的兒子知道父親做錯了,把秤燒毀掉了。他這個斷惡修善,就把他的家道救起來了。本來這個家道是要滅掉的,是要滅門的,但是他這個兒子一念善心,這個敬畏因果的心,把他的家道又拉起來。
所以我們就來探討如何保持家道不衰呢?我們都想說要富過三代。現在富都過不了二代,一代就結束了。俗話說,富不過三世,富貴能保三世是正常的,老和尚說,這是正常的,為什麼?因為有老人在教,聽老人言,肯聽老人的話,也就是說,肯聽老祖宗的話。你相信傳統文化可以救你家,你就可以富過三代。因為他們的家積德累功,積德積得深厚,能夠傳幾十代。在中國最有名的印光大師常常說的孔老夫子,孔家到孔德成已經七十幾代了,我們李炳南老師就做過孔德成的奉祀官府的主任祕書。孔子的後代,子子孫孫都特別受到人家的尊敬。范仲淹先生也傳了將近一千年,也有說八百年的福報,也是幾十代。了凡先生也傳了十幾代,都不錯啊,這是為什麼?因為他們的祖先、祖宗功德積得厚。
那德要怎麼修呢?老法師說,你把《弟子規》落實了,你的家誠心誠意的奉行《弟子規》,奉行古聖先賢善良的教誨,你自己誠心誠意的去做,教導你的家親眷屬、你的後人,像你一樣誠心誠意的去做,你的家道就可以保持代代不衰。簡單的說,你要把傳統文化,要把這些聖賢的道理,要把這些《弟子規》的道理,要落實在你家,而且要真幹,要真正的去落實,要以身作則,要誠心誠意的去做,這樣就可以改變你的家運、家風、家業、家學、家運,那就可以家道就可以富過三代,可以家道不衰。
有人要問了,他說,今天是個亂世,整個世間的人都在騙,都在欺詐。就像我們臺灣現在很流行,普遍的就是詐騙集團。大家都在欺詐,我要做老實人,我在這個社會上還能生存嗎?老和尚說,說得好像挺有道理的,聽起來好像說,欺騙別人好像是應該的。老和尚說,殊不知錯了。你能夠老老實實地不欺騙別人,你這一生會過得很幸福、很平安、很吉祥、很圓滿的。問題是你相不相信呢?因果報應是真理,古今中外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把這個東西、這個真理推翻。我們講法爾如是,「如響應聲」,這就叫自然之理,沒有一個人可以把它推翻。佛法常說,「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善因還是有善果,惡因還是有惡報。無論在什麼時代、無論在什麼地區,它都適應到,都能夠適用,一體適用,這叫真理,這是因果報應。
所以我們講這一段老法師的開示,主要是說出揚州這位商人他們,因為兒子的一念善心斷惡修善,而挽救了他們的家道的一個故事。我們用老和尚的開示來印證這個事,用理來印事,印證這個事。這是老和尚在《大方廣佛華嚴經》裡面的開示。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鬱林謝秀林。尺度斗秤。輕出橫取。一日被雷震死。屢葬屢發。肉潰乃焚。腹中得一雷楔。】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鬱林在今天廣西省境內,有一位叫謝秀林,對於量出的尺度斗秤都以輕少蠻橫獲取。有一天被雷震死,多次下葬又多次暴露,屍肉潰爛,最後將他燒毀。在他的腹中找到一個『雷楔』,「雷楔」就是雷神使用的發霹靂的工具,形狀像斧頭一樣,所以叫「雷楔」。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王良孺。死而復甦。言至陰府。見壁懸斗斛秤尺。問其何用。冥吏曰。低昻輕重。欺心規利者。得罪於此。良孺得生後十日。凡牙行所用斗秤等物。不合式者皆遭回祿。】
好,我們看字句解說:
『斗斛』是古代的兩種計量器,十斗叫一斛。
『牙行』就是古時候買賣雙方,說合交易從中獲取佣金的商人,叫「牙行」。
我們看白話解說:
宋朝王良孺,死後又復活,他說他到陰府去了,看到牆壁上懸掛著斗斛秤尺,問冥官說,這是做什麼用的?一位冥官就跟他說了,平常在人間使用高低輕重不等的量器,欺昧良心以圖利的人就會到這個地方來受罪。王良孺復活後十天內,他將他的生意場所所用的斗秤等東西,不合規格的,不合規格標準的統統將它放火燒毀。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廣陵李珏。貿易為生。見同業者。出輕入重。小放大收。心惡之。且勸止焉。珏出入如一。微取薄利。以資口食。歲月既深。家亦富裕。後一江淮制置使。名姓相同。夜夢入洞府。見仙籍中有李珏姓名。乃大喜。以為他日登仙。忽二童子曰。此李珏。非相公。乃廣陵部民也。寤而物色其人。問其所修何事。曰。無他。但平心應物而已。後壽至百歲。尸解成仙。朱貞曰。世言不欺神明。吾謂非天地百神。但不欺心神。即不欺神明也。嗚呼。能曉此者。有幾人耶。】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口食』就是口糧。
『部民』就是縣民。
『尸解』就是修仙者死後成仙,丟下遺體成仙去了。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時的廣陵,有一位叫李珏這個人,以經營貿易為生,看到同業的人都出輕入重,小放大收,心中非常討厭這樣做,並且經常勸止他們。李珏出入所用的量器規格都一樣,只是從買賣中取得一些微薄利益以做為餬口。日積月累,家中也尚稱富裕。後來有一位江淮制置使,姓名跟他一模一樣,晚上夢見自己進到洞府,看到仙籍中有李珏的名字,非常高興,以為自己以後可以登上仙籍。忽然有兩位童子說,這位李珏不是相公你,乃是住在廣陵的百姓。醒來以後李玨就去尋找這位同名同姓的人,問他是怎麼修行的?他說,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只是以平常心待人處事而已。後來這位李珏活到一百歲,羽化成仙了。朱貞說,世間人說不欺騙神明,我所說的神明,不是指天地間的百神,是不欺騙、不欺瞞自己心中的神明,就是『不欺神明』。哎呀,能知道這個道理的能有幾個人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蜀人黎永政。善造斗秤。輕重增減。惟人所命。倍取其值。無不為也。小人不顧天道者。往往求之。為司察神糾奏。永政與二子俱盲。皆五指傷殘。手節零落而死。吁。代人造作其報如此。蓋懲本之法也。凡一切營生者。孰不欲養身養家。而乃每去干犯天怒。何也。安得盡鑑此案。而猛改焉。則幸矣。】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四川人黎永政善於製造斗秤等量器,要求輕重增減,只要有人叫他做,給他加倍的錢,他沒有不做的。那些不顧天理道義的小人,往往去請求他製造。這件事被司察的神明糾察,並上奏天庭,使得黎永政和他兩個兒子都眼瞎,五根指頭都傷殘,手關節都殘廢,最後死去了。唉,代替人製造不合規格的量器受到如此的報應,這是懲罰的根本道理。凡是人間一切營生的人,誰不想養活自身、養活家庭呢?因而導致去觸犯天怒,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如果能完全瞭解到此案例,猛然悔改,那就萬幸了。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近來市肆貿易之物。幾至偽多於真矣。此亦世道人心之變也。凡食飲之需。藥品之用。金帛器物等類。稍有欺悞。則喪心害人。莫此為甚。至於使用假銀。其惡更甚。天誅尤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近來市面上買賣的東西,幾乎仿冒品多於真品,這也是世道人心的變化。凡是飲食的需求、藥品的使用,以及金屬、布帛、器物之類,如果稍微有欺誤,那就會喪失良心,傷害他人,沒有比這樣更嚴重了。至於那些使用假銀的人,他的惡性更為重大,上天的誅譴更為快速。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清康熙庚戌。閩人顧姓。寓江陰。潛賣假銀。攜以適市。莫能辨者。但不可過十日。過則復現本質矣。某甲以六金。易二十金。至閶門買紗緞。歸舟。夜過華蕩。風作舟覆。寸絲無存。甲幸善泅得免。裸身而歸。顧亦於是日震死。造銀鑪錘。俱碎如粉。嗚呼愚哉。顧以奸術受誅。理所應得。甲以一念之貪。頓失其本有六金。而衣被行李更不知所值幾金也。生意至此。可謂折本矣。且其性命不喪於波浪中者。岌岌矣。無知小人。可憐若此。愚有一言醒人曰。我貿易。欲求生也。我欲生。人不欲生乎。我欲養家活口也。人獨不欲養家活口乎。況且欺心逆天之人。報應昭昭。無有不身死而害家滅口者。殆非貿易者之本心乎。】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清聖祖康熙庚戌年,有一位姓顧的福建人住在江陰,暗中販賣假銀,帶到市場,沒有人能辨認出來。但不可以超過十天,超過了就會回復本質。有某甲用六兩金子換了二十兩假銀到閶門買紗緞,在乘船回家的路上,晚上經過華蕩的時候,狂風大作,船隻翻覆,一點東西也沒有留下來。某甲還好能游泳而免於滅頂,赤裸著身體回家。顧某也是在當天被雷震死,用來造假銀的火爐和鐵錘都被雷擊得粉碎。
哎呀,真傻呀,顧某因使用奸術被上天誅滅,在道理上是罪有應得。某甲卻以一念之貪,突然失去本有的六兩金子,而且衣服、行李不知道還價值多少錢呢?生意做到這樣子可說是虧本,雖然他沒有喪命在波浪中,但也是很危險了,這不知道理的小人可憐到這種地步。我有一句話要提醒大家,我做生意是為了求生存,我要生存,他人就不用生存嗎?我想要養家活口,他人就不想要養家活口嗎?況且那些欺心逆天的人,報應是很明顯的,最後沒有不遭遇本身死亡又害家滅口的報應的,這大概不是做生意人的本意吧。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孫蜃川尚書之祖。一日貨物。得銀二兩。公持以示人。則假銀也。念此銀既不可用。豈可留以悞人。至東河之濱。復從水中走數十步。投之深處。子登第。為副使。孫。即蜃川也。孫公得銀棄湖。其心與呂祖合矣。子孫顯貴。猶是報之小者。】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孫蜃川尚書他是明朝人,嘉靖年間的進士,擔任工部尚書,其心與呂祖合矣。這是一個典故,這個流傳於民間就是八仙的故事,叫「金石循環」。在廣州有一間道觀叫純陽觀,它建在清道光四年,道觀的朝斗臺上面有一個橢圓形的大石頭斜放着,上面刻着「金石循環」四個大字,這一間道觀是供養呂洞賓祖師。據裡面的純陽觀的道長說,他說,八仙裡面的漢鍾離和呂洞賓,有一天來到珠江南岸的萬松崗,現在改成叫漱珠崗。漢鍾離就想試一下呂洞賓對功名利祿是否有貪戀之心,就指著一塊橢圓形的大石說了,你跟我學法,我教你把這個石頭點成金。呂洞賓就問了,這塊大石頭變成金,還會再變回石頭嗎?漢鍾離說,「金石循環」,這塊大石變成金以後,會在五百年後還原為石頭。呂洞賓說了,我把它變成金,不就害苦了五百年後的得到它的人嗎?我不學了。這個就是在《了凡四訓》裡面也有講,呂洞賓因為這一念心,後來就成道了。所以這個純陽觀裡面有一副對聯在形容這個故事,它說,「點石成金慮及將來仍變石,學僊由聖就知此念是真僊。」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孫蜃川尚書的祖父,有一天賣東西得到二兩銀子。孫公拿去給人看,證實是假銀。他想這假銀既然不能用,怎麼可以留給後來的人,來誤人呢?就拿到東河的河邊,在水中走數十步,就把假銀投到最深的地方了。後來他的兒子考試上榜,擔任副使的官職。孫子就是孫蜃川,孫公把所得到的假銀丟到湖中,他的存心和呂洞賓祖師一樣。他的子孫獲得顯貴的善報,這還算是小的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宋廬山盧常。賣油燭。以魚膏雜置其中。建隆觀黃禹。以牛脂入油為燭。二人皆為天雷震死。吁。今之賣鹽攙沙。賣酒攙水等人。其亦旁鑒於斯。】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廬山的盧常以賣油燭為業,他將魚膏攙雜在其中賣出。建隆觀的黃禹,以牛脂,牛的油脂攙入油中做火燭。兩人都被天雷震死。唉,現在有賣鹽的人將沙攙入鹽裡面,賣酒的人將水攙入酒裡面,這些人都應該好好地將這兩個案例引以為借鏡。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海鹽倪某。用雜木剉末。做香貨賣。一夜香末內忽起烟焰。倪欲出戶。烟迷不得。人屋俱燼。】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海鹽在今天浙江省,有一位倪某這個人,用雜木剉磨成粉末,做成香來賣。有一天晚上,香末內忽然燃燒起來,煙霧瀰漫。倪某想衝出去屋外,衝出到屋外,但是因為煙霧瀰漫而無法逃出來,最後人跟屋子都被火燒光了、燒盡了。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明張安國。知撫州日。以市人多市假藥。出榜戒曰。陶隱居。孫真人。因本草千金方。濟物利生。多積陰德。名在列仙。自此以來。行醫貨藥。誠心救人。獲福報者甚眾。不論方冊所載。只如近時。此驗尤多。有只賣以真藥。便家資鉅萬。或自身安榮。享高壽。或子孫及第。改換門戶。如影隨形。無有差錯。又曾眼見貨賣假藥者。其初積得些少家業。自謂得計。不知冥冥之中。自家合得財祿。都被減剋。或自身多有橫禍。或子孫非理破蕩。致有遭天火。被雷震者。蓋緣買藥之人。多是疾病急切。故此將錢告求。孝子順孫。只望一服見效。卻被假藥誤賺。非惟無益。反至損傷。平時殺一飛禽走獸。猶有因果。況萬物之中。人命最重。無辜被禍。其痛何窮。可不戒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張安國在撫州當知縣的時候,因為市面上有很多販賣假藥,於是就貼出告示的榜文來告誡民眾說了,南朝的陶隱居陶弘景先生,唐朝的孫真人孫思邈先生,他們都是因為著作《本草經集注》、《千金要方》之類的書籍,救濟了很多人,積了很多陰德,所以後來名列仙班。從此以後行醫賣藥,誠心救人,獲得福報的人很多。姑且不論過去方冊所記載的,就如同今天的這個時候,這種應驗的事情也很多。有些人只是賣真藥而已,便可以積蓄鉅萬的財富、家產。有的人本身過著安樂的日子,享有高壽。有些是子孫中榜當官,光耀門戶。這種報應就「如影隨形」,一點差錯也沒有。又曾親眼見到賣假藥的人,最初可能積蓄一些家產,自己以為得計,卻不知道冥冥之中,自家應得的財祿都被削減剋除掉了。有些人本身多遭受橫禍,有些人的子孫,不合理的出現傾家蕩產,遭致天火,遭致回祿之火燒毀,或者是被天雷震死的都有。
這是因為會買藥的人,大多是因為家裡有生病的人,急切的想要治病,所以將這些錢到處去求好藥。這些孝順的子孫不顧花多少錢,只是為了希望能夠一服見效,卻沒有想到,卻被賣假藥的人賺了錢,服了假藥把命給耽誤了,不但對病沒有什麼幫助,反而導致身體損傷。平常的時候殺一隻飛禽走獸都還要遭受因果報應,何況是萬物之中,人命最為重大,無辜受害,他那些痛苦是無窮盡的,是無窮的,可以不以此為戒嗎?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取以採言。利以姦得。則其用心之忍刻。無所不至矣。今之一切躧船頭。撞木鐘。說事過付之類皆是。不必獨指私鑄私鹽。方云採取奸利也。故衣冠中。亦有此惡。豈可獨責市井小民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忍刻』,「忍」就是殘忍,「刻」就是刻薄。
『躧船頭』,「躧」就是踩、踏,就是壓榨船主,壓榨船的主人。
『撞木鐘』就是欺詐、矇騙,假借官勢欺人。
『說事過付』,「說事」就是說情,「過付」就是雙方交易,由中人經手交付錢財或貨物。
『衣冠』就是地方上的仕紳或者士大夫。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取得是用採這個字來形容,利益是用奸詐的手段而得到,那他用的心是殘忍苛刻的,是無所不用其極的。現在社會上有些,社會上有壓榨船主的,假借官勢欺人的,從中關說以賺取中間利益之類的事情都是,不只是指那些私鑄銀錢、販賣私鹽才叫做『採取奸利』。所以在仕紳之中也有做這些壞事的,怎麼可以只責罵那些市井小民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古人詩曰。越奸越巧越貧窮。奸巧原來天不容。富貴若從奸巧得。世間呆漢吸西風。】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古代的人有一首詩說了,『越奸越巧越貧窮』,就是愈是奸詐,愈是耍技巧愈會貧窮。『奸巧原來天不容』,奸詐、奸巧的人原來是上天所不容許的。『富貴若從奸巧得』,富貴如果是用奸巧的方法得到。『世間呆漢吸西風』,世間上的呆漢不就要喝西北風了嗎?就喝「西風」了嗎?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張奉。習刀筆。熟知境內田賦戶口。能使連阡陌者。空其囊。無立錐之家。籍輒盈焉。境苦其毒。而不敢言。朝言則夕賦至矣。尤工剝民之術。凡長吏至。輒召問之。既而執手相歡。終乃頤指惟命。日教長吏。窮取民財。長吏取其二。七歸於奉。巡撫唐公。廉其狀。驅武豪縛之。械至途。厚賂縛者不許。乃計逸去。縛者追之不及。時四野無雲。虩然雷震於東。奉斃於西。腹若刲五臟若刳。人厭弗收。狗彘棄焉。】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刀筆』就是專門從事法律訴訟的工作,這個叫「刀筆」。
『連阡陌』,田連阡陌就是形容他土地很多,田地廣闊。田間的小路用來區分田界,東西叫「阡」,南北叫「陌」。
『工』就是擅長。
『長吏』就地位較高的官員。
『廉其狀』,「廉」就是考察、查訪。
『武豪』就是武功高強的人。
『械』就是拘禁、逮捕。
『逸去』就是逃走。
『虩然』,恐懼。
『刲』就是割,刺割的意思,割肉,割五臟就「刲」。
『刳』就是挖,挖空其中。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以前有位張奉,通曉法律訴訟的事情,對於轄內的田賦和戶口瞭若指掌。他能使土地很多的人,會突然之間變成一無所有,而無立錐之地。他會將別人田地的地籍資料變更為自己所有,因而這位張奉擁有很多的田地。而他的轄區內的老百姓對他的狠毒深以為苦,卻沒有人敢說,敢怒不敢言了。早上對他如有不好的話,晚上稅賦馬上就到了。張奉非常精於剝削百姓的方法,凡是縣長到任都會召見他,過了不久兩人就握手言歡,最後就看他的臉色行事了。他每天都教導縣長,縣的長官如何攫取民脂民膏,就人民的財物,長官得到其中兩分,那七分都歸到張奉的手中。
巡撫唐公到任的時候,非常廉明,知道這個張奉非常地狡詐,就派一個武功很高強的人前往逮捕他。但是在押解的途中,張奉用很豐厚的金錢要來賄賂逮捕他的人,但是逮捕他的人不接受賄賂。於是張奉就想辦法逃走,後來被他逃掉了,逮捕他的人就沒有辦法去追捕他。當天的天氣,當時的天氣四處無雲,忽然間一聲很恐怖的雷聲震響於東方,張奉卻在西方、西邊被擊斃,肚子好像就被刺割,五臟被挖空一樣。大家都不願意為他收屍,連狗豬、豬狗也不願意吃他的臭肉。
這一段《太上感應篇》一百零一句,「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姦利。」我們來看老和尚的開示。
老和尚開示的第一點,他說,這四句,講這「四句皆小人貪利之事也。尺度升秤之類,所以平物價,一人情。世人或二樣,大入小出,重入輕出,其設心只要便宜耳。孰知得半分便宜,卻損一分福德。況益我損人,必有天殃雷火之焚,未必非為此也。或有主人不知,而司出入之子弟、臧獲潛為之,其罪終歸家主,不可不察也。」
老和尚說,這一段已經把這個意思說得很清楚、很明白了。世間人尤其是現在這個社會、這種事情太多了,幾乎是不勝枚舉。以偽亂真,古時候有,但是很少,現在就連買藥買真的都不太容易。老和尚說,有一次他在美國中藥店去買兩片、兩粒的片仔癀,這是一種中藥的名字叫片仔癀。回來之後一看,裡面有一粒是假的。老和尚說,你有什麼辦法呢?然後老和尚在香港的時候,很多同修告訴老法師,說在香港買東西,不是內行人是買不到真貨的。世風到這種地步,老和尚說,我們想想鬼神所說的,天上不安全,地上不能住。這個話是有道理的,鬼神都聚眾念佛要求生淨土。這也應了李炳南老居士往生前一天下午給身邊的同學說了,世界已經亂了,諸佛菩薩、神仙降臨都救不了,唯一的一條生路,就是念佛求生淨土。這是真正有德行、有成就,有慈悲心的人說出來的話。
再來第二點,老法師說,這個地方有一段說,將來的市場裡面的東西幾乎假的比真的多。從這個地方看,世道人心是變了,凡是飲食、醫藥這些用品都有假的,而且假的數量多於真的,「喪心害人,莫此為甚」。「至於使用假銀」,我們現在講叫假鈔啦,假鈔票啦,偽造的這些證件。「其惡更甚,天誅尤速」,「天誅」就是什麼意思?「天誅」就是外國人講的世界末日。我們凡是做一件事情,總要想想看,能不能對得起天地良心?這句話比什麼都重要。我們起個念頭,這個念頭該不該做?能對得起天地良心嗎?能對得起芸芸眾生嗎?如果自己覺得,如果自己覺悟到這是不善的,要趕緊制止,決不能再做,懸崖勒馬。
第三點,末後舉了古人一首詩,說「越奸越巧越貧窮,奸巧原來天不容。富貴若從奸巧得,世間呆漢吸西風。」老和尚說,這是一首古人的詩,一首詩。我們看看想,我們看看這首詩講的話到現在應不應驗?到今天看起來,好像愈奸愈巧的人愈富貴,所以相信因果的人就少了。認為因果,講因果沒有憑據,看看世間許多積德修善的人,反而落得貧苦不堪,作奸犯科的人,好像都是洋洋得志。這是今天社會上中國、外國普遍的現象。
這一樁事情,老和尚說,佛說得最清楚。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呢?佛講說,那些作奸犯科的人,他現在有福報,是因為他過去生中有修大福報。雖然今天他奸巧,他愈奸愈巧,他現在做這個奸巧的事情,其實是損福的,是折掉他的福報的。但是他雖然折掉福報,因為他過去生的那個福報太大了,所以他還有餘福,還有剩下來的福報可以享受。所以你才看到說,奸巧的人現在在享受福報,是因為他過去生還有餘福,過去生所修的福報還有餘福。決不是說作奸犯科能夠得福報,沒有這個道理的。
積德修善的人現在很貧窮,那是過去生中他沒有修福,他如果現在不修福、不行善,那他現在的生活會更艱難。我們想想佛說的話是有道理的,如果這些前世修富貴的人,他要不作奸犯科,安分守己,他的福報太大了,他的福報享不盡。這一生到壽命終了,他的福還沒有用完,來生還有大福報。縱然這一生不修福,光享福都享不盡了。如果這一生能夠再修福,那生生世世福報更是無有窮盡。
第四,可惜現在的人不讀佛書,連聖賢書也不讀。不僅是聖賢書不讀,好話也聽不進去,看到人家勸善的話,他趕緊躲開,走得遠遠地。這是真的,我們有一個《弟子規》的老師玉卿師姐,她到我們附近金龍國小要去教《弟子規》,被裡面的一個志工責問她了。他說,妳吃飽太閒了是不是?來教《弟子規》,說她吃飽太閒了。他說,妳是信什麼教的?我們這玉卿師姐,她說,我是佛教徒。這就是什麼?你想教人家勸善,人家都趕緊躲開,離你遠遠地。如果你教他作奸犯科,他喜歡得不得了都接受。
所以現代人都是什麼?親近惡知識,遠離善知識。所以我們知道這種人,他的福報享不久的,古人所說的石火電光,福報大的能夠享受一輩子,福報要不夠大,到中年、晚年就衰了。這個我們在今天,在社會上看了許許多多,四、五十歲就衰了,衰敗了,公司倒閉了,債務累累,到處躲避。這是他過去生中福報不是很厚,作奸犯科,很快就享受掉了。所以我們看到許多作奸犯科的人,到了晚年七、八十歲福報還有,是因為他過去生積累得厚,雖然他做種種惡事折福,還沒有完全折盡。這個底子是厚的,但是他已經福報都折掉了,有折一些掉了。
這以上是淨空法師,他在講這一段我們今天這個,「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姦利」,老法師的開示。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