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242集
第242集

感应篇汇编第242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6/24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24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七句,【..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3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242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242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四二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7/06/24  台孝廉講堂    档名:57-109-024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零七句,【每好矜誇,常行妬忌】。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八百五十七頁,我們看這一段的經文,『每好矜誇,常行妬忌』,這個是我們現在世間人最容易犯的毛病。第一個,「矜誇」就是自誇、誇大,傲慢心。「妬忌」就是嫉妒,嫉妒心。所以它的白話解說就是常常喜歡自誇,經常心存嫉妒。
我們看第一段的經文:
【老子曰。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易曰。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大禹不矜不伐。愚夫愚婦。皆謂一能勝予。而鑿龍門。排伊闕。地平天成。功被萬世。周公不驕不吝。勞謙下士。而東征破斧。卒安周室。故曰。真正大聖大賢。都從戰戰兢兢。臨深履薄處。做將出來。如大禹周公。聖人也。何曾矜誇道德於人。然則今人妄有矜誇。亦何意哉。多見其不知量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這一段其實非常重要,對我們學佛人、對世間人都非常重要,關係到我們的禍福吉凶。「每好矜誇,常行妬忌」這八個字,其實都是修行人的大毛病,一個是傲慢,值得驕傲這叫傲慢,值得驕傲就是要矜誇嘛,另外一個,見不得別人好,嫉妒。所以這八個字我們要好好來探討,它對我們修行太重要了。矜誇、傲慢剛好是謙虛的相反,所以矜誇會帶來禍害,謙虛會帶來福報,受福。嫉妒這跟瞋恚在一起的,所以嫉妒心,我們說,「火燒功德林」,所以嫉妒心就不能夠隨喜,剛好跟隨喜是相反的,隨喜是功德,嫉妒是造業,最後都變成修羅,因為嫉妒跟瞋恨往往在一起就變成修羅心。
所以這一句經文,第一百零七句,末學想分兩集來把它講完。第一集,上集著重在「每好矜誇」,談一談如何降伏傲慢心,如何培養謙虛的心。《了凡四訓》裡面講,「謙德之效」,你看《了凡四訓》,了凡先生跟他兒子勉勵的四個步驟,「立命之學」、「改過之法」、「積善之方」,最後特別叮嚀「謙德之效」。下集我們就來探討「常行妬忌」,就是嫉妒心,尤其老法師跟我講,親口跟我講,這個末法時期嫉妒心非常地重。老和尚這一生也都被人家嫉妒,所以他就變成四處講學,從美國、澳洲、新加坡到香港,現在到英國辦漢學院,一路走來,講經六十幾年,回首過去,老和尚也是被人家毀謗、被人家嫉妒,這個我們都很清楚。所以下一集我們要好好探討嫉妒心,怎麼修隨喜功德。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老子』,道家的祖師,我們以前都介紹過了,就是太上老君。老子講這一句經文,『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這三句從哪裡出來的呢?從《道德經》二十二章出來的,它的原文是這樣,我們把它念一下,老子在《道德經》二十二章裡面說,「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老子這一段其實講得非常地好,這個「不自是故彰」,其實《感應篇彙編》裡面,它中間沒有逗點,其實應該是「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應該要這樣才對,文句解釋起來比較通。這一段其實在講什麼呢?就是世間人喜歡爭鬥,我們現在講說,選擇競爭就是鬥爭,最後戰爭。這個世間怎麼會這麼混亂呢?就是競爭、鬥爭,最後發生戰爭。競爭不一定指戰爭,我們現在講的飛機大炮的國與國戰爭,人跟人的戰爭、公司跟公司的戰爭也都是。最後就是玉石俱焚、同歸於盡,我毀滅你,你也毀滅我。
有我為了做生意、為了爭地盤,黑道人物火拼,也是用這一種置人於死地的這種方式。譬如說,暗殺,譬如說,狙殺,狙殺,埋伏把對方殺害,或者公然的攜帶槍枝登堂入室,把同行的或是競爭的對手一槍斃命,造成無量無邊的罪業都從哪裡開始?從競爭開始。最後就進入鬥爭,最後就是同歸於盡,戰爭。所以老子這一段很適合我們現在人修的,問題是現在人因為科技太發達、網路太發達、生活太富裕,著重物欲的享受,所以為了追逐名利就不擇手段。他一開始,老子跟你講,「曲者全」就是我們所謂講的,俗話講,委曲求全。「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惟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這什麼?就是我們講的吃虧就是福。
所以這一段經文白話的解釋,我們把它解釋一下,《道德經》二十二章這一段講的意思是說,虧缺的人反而會得到保全,曲枉的反而會得到正直。虧缺就是人家虧欠你的上天補償你,反而得到保全。被人家冤枉了,最後水落石出,還他清白,曲枉的反而得到正直。低窪的反而倒能夠充盈,就像地勢比較低的那邊都可以累積這些水,低窪的反而都能夠充盈,朽舊的反而能得到新生。這句話現在就是很多,三十年前、四十年前誰會想到說,那個破房子現在是都更以後,建設公司跟他合蓋以後,他變成大財主呢?四、五十年前誰也沒有想到,我們臺北市基隆河截彎取直。以前,四、五十年前,臺灣光復以後,那個地方一坪不到一百元,沒有人要買。基隆河把它截彎取直,就是把本來有彎度的把它畫直以後重新建堤防,原來一坪一百元的,現在一坪最少臺幣三十萬、五十萬,甚至更多。
在五十年前,你怎麼曉得這個「敝則新,少則得」呢?你怎麼曉得這個朽舊的、老朽的、老舊的反而能得到新生呢?誰也沒想到。我們常講說,早知道我就買了,沒有人知道,這是上天公平,反而能得到新生。少取的反而多得,孔融讓梨,留得大家的讚歎他的胸襟。貪多的反而會自我迷惑,貪官汙吏就是一個例子,鋃鐺入獄,最後賠出名譽,毀了自己的前程。所以聖賢之人必是與道合一,做為天下人的典範,就是第一段,「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式」就是典範,「抱一」就是心與道合一。
下面這一段,我們也把它解釋白話,不要以自己的見解為見解,就是不要自以為是,這個叫做「不自見,故明」,不要以自己的見解為見解。這是《金剛經》裡面跟你講的,教你破我見。我們佛法上有講,煩惱障跟所知障,所知障跟煩惱障就是障礙菩提,所以「不自見,故明」。你拿掉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不要說是這四見,你只要拿掉見惑,你就是初果須陀洹了。所以「不自見,故明」,不要以自己的見解為見解,所以能看得很分明。我們現在講說,不要太主觀,要客觀,那就看得很清楚。「不自是,故彰」,不要以自己的是非為是非,所以是非反而能夠彰顯,可以這樣解釋。或者說,不要自以為是,那就能夠彰顯它裡面的真理跟道理出來,還有它的是非出來。
「不自伐,故有功」,不要以自己的功勞為功勞,反而得到更大的功勞,大家的讚歎。「不自矜,故長」,不要驕傲自大,反而會得到別人的,反而會得到別人的敬重,尊你為長。「夫惟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正因為你不競不爭,你不競爭,所以天下沒有人能跟你競爭。當然這個是老子的標準,到現在來講,以現在的社會來講,大家都是競爭。我們說不要輸在起跑點上,所以現在哪個人不競爭呢?所以老和尚教我們忍讓、謙讓、禮讓。所以你不競不爭,不競爭,天下就沒有人跟你競爭。古人所說的,虧缺的反而會得到保全,這句話哪裡有半點虛言呢?這句話確實跟道合一,不以曲枉為曲枉,天下便全是歸他的,就是這一段的整個的白話的意思。
因為現在的人,可以講說對文言文非常陌生,所以看不懂文言文。所以現在人雖然也有白話翻譯,但是也沒有多少人會瞭解老子所要表達的微言大義。所以我們看不懂老子的《道德經》,不是文字的問題,也不全然是文字、文言文的問題,而是觀念的問題跟思惟的問題,還有悟性的問題。為什麼?因為現代人被人類的慣性思考,慣性的邏輯束縛太久了,跳不出這種習性,就是慣性的邏輯思惟模式。只要違反人類所認定的邏輯就會認為荒誕不經,認為難以思議而嗤之以鼻。
昨天我到我的母校大隱國小,因為我們孝廉講堂捐了我母校一個圖書館臺幣一百萬。他們校長請我在畢業生致詞,我就跟他們講孝道,還有禮讓、謙讓,還有培養福德叫厚德載物。我教他們要做一個,保持一個慈悲心,隨時都能幫助人的一個菩薩。那我們其他地方官員致詞就不這樣致詞的,哎呀,各位小朋友,你們就是人生的起點,你們要好好競爭,將來可以功成名就了,今天你們以大隱國小為榮,改天大隱國小以你為榮。他如果變成黑道人物,你能以他為榮嗎?對不對?所以就是我剛才講說,人類的習慣性的慣性邏輯跟思考就是這樣,他們把功成名就,就開名車、住豪宅,這叫功成名就。
所以人類的邏輯思惟具有很高的排他性,你從事競爭就是排他性,就是我存你亡。所以對於整個萬事萬物,他把它分成二元或是多元對立,其實這個是《華嚴經》講,是多元的社會。然後建立起什麼觀念呢?非此即彼或是此是彼非,這種對立的推論方式,這就是競爭的由來。而老子剛才講的這些概念,「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這個在世間人講,不敢去想像。他說,你不搶功勞,自然有功勞。你不去誇大自己,自然是自己的長處。然後你不自以為是就能彰顯你的德行。世間人說這個完全是對立的。
老子的用意,把「不自見,故明」,你不要以自己的見解為見解,你就能看得清楚,他把這兩個極端合而為一,這是什麼?就是老子他的用意是把對立合為一體,把兩個相互矛盾的概念統合在一起。明明是少的,他偏偏說是多,其實在《華嚴經》裡面講是一多不二。明明是大的,他偏偏說是小的。明明是有的,他偏偏說是無。老子這種智慧,一般人實在是很難去體會。所以老子這裡講說,「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這些話的微言大義,它不就是道破了人類因所犯的偏執毛病帶給人類所有的無窮禍患嗎?就是競爭帶來的禍害嗎?
其實人類的邏輯上所謂的二元對立,本來就是一體的兩面。譬如說,你知道的有多大,無知就有多大。那有些博士很有學問吧,但是他有些地方的道德,他有些的愚昧無知就是非常地大,這就是你知有多大,無知就有多大。富有多大,貧就有多大,有些人很有錢,可是他的行為、他的慳貪,他心量的貧乏、他智慧的貧乏那就很大了。有些人很有心機,巧計多端,但是最後弄巧成拙,這巧有多大,拙就有多大。所以大智若愚,大巧若拙,這是處世哲學,就是老子所要教導大家的葵花寶典。
古人所謂的吃虧就是佔便宜的明訓,鄭板橋所說的難得糊塗。有些人喜歡掛這標語,或者這句法語都掛在自己家的廳堂,難得糊塗,其實他哪一件事情都不糊塗,他精算得不得了,斤斤計較,但是他家客廳就掛一個難得糊塗。你能去體會鄭板橋所說的難得糊塗,難得糊塗就放下了,我們俗話講裝傻。有些人他是大智若愚,他裝傻,他很清楚、很明白,但是他選擇放下。他看得破、放得下,所以他難得糊塗,他不是真糊塗,他很清楚。所以吃虧就是佔便宜,難得糊塗,還有《易經》裡面講的謙受益,滿招損,不都是在詮釋老子講的這個道理嗎?
所以我們今天這個社會為什麼會動亂?就是大家以自見為明。老子教你不自見則明,「不自見,故明」。那現在人是以自見為明,我們臺灣的媒體會成為社會的亂源,大家對於臺灣的這些媒體的政論性的節目,這些名嘴的,這些名嘴輿論的是非的混淆,已經到無可復加的地步,已經到是非混淆不清了。所以有很多民眾就選擇眼不見為淨,我不要看你這個節目,這是一個很無奈的選擇,這叫做什麼?現在大家都以自見為明、以自是為彰,我們臺灣的政論性節目這些名嘴好像是有通天的本領,上自天文地理,他什麼都知道,他又像政治家、又像經濟家、又像倫理家、又像宗教家,他什麼都知道,好像救世主一樣。我們臺灣,你注意看它臺灣的電視界有幾個名嘴是真的是,哎呀,沒有辦法去解釋,他是賣弄文字,他讀了幾本書,比如說,蘇格拉底、柏拉圖,賣弄這些數他人財寶的東西,根本就不是他修行的境界,這叫做以自見為明、以自是為彰。
人家老子教你是,以「不自是故彰」,他現在剛好相反是以自是為彰,自以為是,以自伐為功,大家都是什麼?搶功勞。我們現在,我們看官場,我以前在當副分局長,我們就深深有那個體會,就什麼?叫爭功諉過,有功勞趕快報我一份,我也有參與破案。有過錯,啊,都是那一組的、都是那一隊的,跟我無關,老子教你「不自伐,故有功」。現在人不是,以自伐為功,诶,這都是我破案的,這都是我做的,以自伐為功。以自矜為長,不斷的秀自己,尤其像現在的臉書facebook、微信,難道都不是這樣嗎?以什麼,以自伐為功,以自矜為長。
我們現在有個名詞取得不太好,網紅,網路紅人都是像花朵一樣,幾個月就消失掉了。這沒有德行,沒有厚德載物,就是以自矜為長,這現在社會的亂象就是以自見為明、以自是為彰、以自伐為功、以自矜為長。尤其現在的一些透過網路、透過微信、微博、臉書曝露自己,尤其是女生,曝露自己的一些,譬如說,在電腦上、電視上做這些網路購物的,實在是不堪入目,真是教壞小孩,這個叫做以自矜為長。他這裡面為什麼這樣呢?都是處處充滿了爭,做為他的作為跟他的言詞。大家只知道爭的好處,卻不知道不爭的妙用,關鍵在這句話,這是我們要探討的,只知道爭的好處,我趕快拿到利益,我只要能成功,我只要能出名,我不在乎後面的結果是怎麼樣,後果如何我已經不去管了,就是只知道爭的好處,卻不知道不爭的妙用,這個是現代人的毛病,叫眼光短淺。
古代,我們都會朗誦這首詩詞,「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歷史人物今何在呢?自古英雄,荒塚一堆,墳墓那邊一堆。所以「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如流水,共看明月應如此」。看哪一輪明月?看我們這一念自心。每一個人都有一輪明月,本自清淨的明月,本有的智慧,所以青山為證,明月為鑑,古人今人來來去去如流水,紅塵滾滾,是是非非,「蝸角虛名」,我們凡夫在娑婆世界就像蝸牛躲在那個窩裡面,叫「蝸角虛名」。利祿雲煙,功名利祿就利祿雲煙,誰智誰愚?到底是誰聰明還是誰愚笨呢?誰弱誰強?誰能瞭解老子《道德經》中的深邃的哲學奧義嗎?
我講到這裡,我就來講一個昨天才在臺北發生的案子,槍擊案。昨天剛剛發生在臺北,在臺北縣,現在新北市,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角頭,我們臺灣叫黑社會的角頭,黑社會老大,參與土地買賣糾紛,掠奪了很多的利益。大概人家看不下去,嫉妒了,再請了一個殺手埋伏在他的車子後面,等到他昨天要去開他那一輛進口的保時捷跑車的時候,休旅車的時候,那個槍手馬上從後面跑出來,連續對駕駛座連續開好幾槍,當場把他擊斃在駕駛座上。就是這裡講的「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你賺了一億又如何呢?「轉頭空」,變成子彈下的亡魂。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所以後面那句話,「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教我們怎麼樣?佛陀在《金剛經》裡跟我們講的就是無爭,離一切相,行一切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所以老子講的這三句其實綜合來說,就是剛才講的整個的核心,我覺得老子教你忍讓,他的微言大義教你忍讓。你不自以為是,其實也是一種忍讓,也是修忍辱。「不自伐,故有功」,也是忍讓,明明是你的作為、你的功勞,你不搶功勞,「不自伐」,不自己表現自己,這也是一種忍讓。「不自矜,故長」,你不去表現自己,不張揚自己,這也是一種忍讓,是一種忍辱的功夫,「故長」表示你智慧增長。
所以我們就談談這三句,老法師怎麼來跟我們開示忍讓。老法師說,古人說,處事難,處人更難,這是真的,做事很容易,做人很困難。人都是凡夫,凡夫的心是千變萬化的,凡夫的念頭隨境界轉。凡夫的心為什麼千變萬化?因為凡夫的心是用心意識,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末那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是習氣在做事嘛,是跟著感覺走嘛。凡夫的念頭呢?是生生滅滅,是用妄心,他不是用真心。所以凡夫的念頭是生滅心,所以心隨境轉,所以隨著境界轉,住相生心。所以人跟人相處就相處得當然很困難,那怎麼辦呢?大家都還是凡夫、都還在修行,唯一的辦法、唯一的原則就是忍讓。我們總是期待對方忍讓,以前我們曾看過一個小時候讀書的一個教材,一隻黑羊、一隻白羊在橋上兩個都不讓,對不對?所以唯一的原則就是忍讓,要放寬自己的心量,學著能夠容忍、能夠忍讓就可以避免一切的衝突、一切的摩擦。那麼這一點,末學不斷在學習,我自己都能夠做到,我就是能夠容忍,也能夠忍讓。
護持,我們講說,我們護持道場,我們護持這個道場的戒律精神,我們一般講就六和敬。我們常講說,建立一個六和敬的道場,六和敬的護持就是忍讓。你不能夠忍、不能夠讓,和敬就被破壞掉了,就是戒律所講的破和合僧。老和尚就講了,一個佛寺裡面有兩個岀家人,他就不合了,不要說四個人的僧團,他兩個就合不來了,老和尚親自這樣講。五逆罪裡面也有破和合僧,這是墮阿鼻地獄的業因。在五逆罪裡面,其他四條不容易犯到,就是殺父啦、殺母啦、殺阿羅漢啦、出佛身血啦,老和尚說,這四條比較不容易犯到。只有後面那一條,破和合僧很容易犯,而且不知不覺的就犯了。
我最近聽到一個大陸的蓮友跟我分享,某一個也是老師級的,也是一個蓮友,他跟另外一個蓮友在對話說,他老是說僧眾過,他說,他老是說僧眾過。他也在修戒律的,他本身也常常過午不食,他對戒律也是相當的堅持,可是他就容易見到那個出家人的過。然後他就跟另外一個蓮友講說,哎呀,我老是去說僧眾過,他說,現在怎麼辦?這是我的,我有時候太堅持了。老和尚說,你修持戒律不是要用一把尺去衡量對方的缺點。
後來我就跟這個蓮友講一個道理,我說,《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裡面佛陀特別跟我們開示,佛陀說,不能夠毀謗僧人,不能說僧人的過錯。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裡面,鬼子母都不忍心也不敢去吃那個,因為鬼子母會吃人,祂不敢去吃那個破戒的僧人,為什麼?因為祂恭敬他是一個僧寶的形相。佛陀就用這個道理,說鬼子母都不敢去吃那個破戒的僧人,何況是我們凡夫呢?佛陀說,他有一天,他還是會回頭的。那為什麼不能批評呢?因為他現僧寶形相,代表佛住世。各位這樣就瞭解,不能夠毀謗僧人。所以海賢老和尚特別叮嚀,唯有僧讚僧,佛法才會興,「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所以老和尚說,破和合僧這一條很容易犯,那怎麼辦呢?老和尚說,唯有一心向道,能忍讓的人才得以避免,就像惠能大師所說的,「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
我今天放生的時候,我就跟蓮友講,我說,我們其實我們整個修行就是在累積我們的能量,我們習總書記講的正能量。什麼叫正能量?就正念。那我們現在不是啦,我們現在接受別人的都是負能量,我們給別人的也是負能量。什麼叫負能量?嫉妒、瞋恚、傲慢、憤怒、生氣,這些都是負能量的。那你接收進來的也是這種負能量,你的身體怎麼會好?你的心怎麼會好?像惠能大師,「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他全部都是正念現前,他就是正能量。六祖大師只為生死大事,所以有這麼高的警覺心,一心一意的要了生死、出三界,世間一切跟他不相干,順境、逆境一切都隨順。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一心一意的為了了生死、出三界,世間一切跟你不相干,順境、逆境一切都隨順,以了生死為重要,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的話,老子這三點你就做到了。你何必自以為是呢?你何必自伐功勞呢?你何必自矜所長呢?不需要啊,這跟生死無關啊,對不對?順境、逆境一切都隨順,以了生死為最重要。
所以老和尚說,我們念佛人以往生為第一要務,除了求往生以外,沒有任何一件事情值得放在心上,這一句話,好好把老和尚的話記起來,我們念佛人以往生為第一要務,除了往生以外,沒有任何一件事情值得放在心上,你就牢牢記住。如果人家侮辱你、毀謗你、嫉妒你,你就把這句話朗誦一遍,放在自己的心裡。這些事情都跟往生無關,我不需要放在心上,這樣就好了,你就放下來了。真正慈悲的人遇到違規、破戒、作惡的同參道友,不僅要容忍,而且要用智慧、善巧去感化他,這就是大慈大悲。老和尚這一段開示非常有深度,境界更高,所以我們要好好學忍讓的精神,從不見世間過開始。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句字句解說:
「自是」就是自以為是。
「自伐」就是自誇。
『易曰』這一段很重要,《了凡四訓》裡面也有這一段,在《感應篇彙編》裡面也有這一段經文,「《易》曰:『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它原來整句、整段的文其實不是只有這樣,在《易經》謙卦裡面,這裡還少掉一句經文,在《易經》謙卦裡面它是講,「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在《易經》謙卦裡面有多這麼一句,叫「人道惡盈而好謙」,這裡沒有,「人道惡盈而好謙」。下面這一句,《易經》講,『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那這一段一樣,這一段《感應篇》裡面,只有少掉「人道惡盈而好謙」。
這一段我們就來討論一下,這一段實際是非常重要的。為什麼叫「天道虧盈而益謙」呢?我們先解釋一下,這個是在《周易譯註》裡面,有講「日中則昃,月滿則虧,損有餘以補不足,天之道也。」所以什麼叫天道呢?就是「日中則昃,月盈則食。」什麼叫「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呢?「昃」就是太陽已經快要接近西邊了,偏西了,太陽到正午的時候就要偏西了,月亮到了最圓的時候就必定開始虧缺了。「月盈則食」就是我們所謂的月蝕。「日中則昃」就太陽經過正午以後就向西斜,月亮盈滿了就要虧缺了。它這「日中則昃,月盈則食」表示什麼?大地的自然的現象,天地萬物跟你講一個事實就是盛極必衰,或者發展到一定的限度就會向相反的方向轉化。所以你在這個世間,你一定要記得這個原則,盛極必衰,或發展到一定的限度就會向反方向變化,這叫「日中則昃,月盈則食」,也就是我們一般講,日中則昃,月滿則虧。
我們來解釋「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這個是在《了凡四訓》裡面也有講到,「謙德之效」裡面也有這段經文,這一直強調的「謙」。所以「每好矜誇」,喜歡誇大自己,它的反方向,它的相對面,相對的修辭就是謙讓、就是謙德。所以謙能夠保持善果,否則雖然積也保不住。所以你要積福德要怎麼樣?要謙讓、要謙虛。所以你如果不謙的話,你雖然有積但是也保不住,是枉然的。善真正能夠保持要靠怎麼樣?要靠謙,「謙德之效」。所以《金剛經》裡面講布施,布施就是修善啊。佛陀跟你講說,要用忍辱來保持,不能夠忍辱,修積再多都會落空。儒家的保持方法就是謙德,佛家教你忍讓、忍辱。
我們來解釋「天道虧盈而益謙」這三句經文的意思,我們再加一個「人道惡盈而好謙」,這個「盈」就是滿。我們看月亮的盈虧就能體會到這個道理,滿月以後,月亮的光度必定一天一天的減少,月亮未滿的時候,光明會一天一天的增加,增加一點就是「益謙」,就是裡面講,「天道虧盈而益謙」。「滿招損,謙受益」,我們從這個地方就能體會到天道、大自然的定律。現在人都是怎麼講呢?哎呀,勇於秀自己、勇於表現自己。我們要好好學天道,虧盈而益謙這個道理、這個哲理。
老法師說,「地道變盈而流謙」,「盈」是盈滿。你看水滿了就往低漥地區流,這是地道的形象。「鬼神害盈而福謙」,鬼神看到你得志就生起嫉妒心,他就想辦法加害於你,找你麻煩。當你什麼也沒有的時候,鬼神反而憐憫你、同情你,想幫助你一點。人也是如此,「人道惡盈而好謙」,「惡」就是厭惡。尤其現在我們現在講說,我們臺灣有很多這種名詞,我想大陸其他世界各地也都一樣,叫仇富心態,對富有的人有一種敵視跟仇恨的心理,這叫仇富心態,就「人道惡盈而好謙」。
所以有很多富有人士,他用什麼來去培養他那個謙讓?你看美國那個比爾蓋茲,他從事行善工作,全世界落後地區、貧困地區的所需要使用的醫藥,全部都是由比爾蓋茲,Microsoft的比爾蓋茲他負責提供的。你看他是很有名的電腦廠商Microsoft,他是從有電腦到現在,你有沒有聽過哪一個人在批評比爾蓋茲?沒有。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比爾蓋茲做到這裡了,他瞭解「人道惡盈而好謙」,他就是謙德,他謙卑,他行善及時,他樂善好施,他擁抱貧困、擁抱貧窮,擁抱天下苦命的人及生病的人,他這種悲心顯出他的謙德的光芒,所以大家讚歎他。美國的股神巴菲特,他的好朋友就是比爾蓋茲,巴菲特雖然在股市,股海裡面呼風喚雨,不過他有一個好處,他會隨喜,隨喜比爾蓋茲做好事,所以他所賺的錢,他全部都捐給比爾蓋茲去做好事,好事啊。所以比爾蓋茲就代理股神巴菲特到中國北京舉辦慈善餐會,鼓勵中國新崛起的首富能夠出來共襄盛舉,一起去做好事。我很喜歡這樣,我認識的昇恆昌公司的江松樺董事長就是這種,就是跟比爾蓋茲一樣,以社會公益為導向,造福群倫,造福蒼生,這個就什麼?這是一個謙德的修養,所以惡是人家很討厭也厭惡的。
老法師說,清朝曾國藩先生,官位最高曾經做到四省的總督,真的像小皇帝一樣,他書唸得很多,學問很好,但是他知道他已經,他這個功勞跟這個名位已經過頭了,太大了,不是好事情。他也懂得「人道惡盈而好謙」,曾國藩懂,因為他讀很多書。他說,什麼叫做至誠心?他說,「一念不生謂之誠」,你看他有讀過佛經,不然曾國藩怎麼講得出來?「一念不生謂之誠」是什麼?菩提心,「一念不生」就是不起心、不動念,那是法身大士的境界,曾國藩先生講得出來。那表示他有讀過佛經。所以曾國藩先生他知道自己已經過頭了不是好事情,就在他的書房題名為「求闕齋」,「闕」就是什麼?就是缺少,就是不足啦,以明其志。人家都求圓滿,曾先生求闕,曾國藩先生求不圓滿,他要求欠缺一點,不能夠盈滿。地位愈高愈謙虛,所以他能夠保得住福報。所以提到這裡大家就明白,謙德原來是保住福報最好的妙方。一直到現在,他的後人都相當的好,這是他自己有德行,修善積德,後人能夠遵遺教,遵照他的遺教,所以富貴能夠常保。
「故謙之一卦,六爻皆吉」,這是講到《易經》六十四卦的問題。《易經》六十四卦裡面,每一卦都有吉有凶,總是吉凶參半,就是吉凶相參,只有謙卦,六爻皆吉。六十四卦裡面只有這麼一卦,這個卦象稱為「地山謙」,上面是坤卦,坤是地,下面是艮卦,艮是山,山反而在下面,地反而在上面,高山是在地底下,這樣表謙虛。所以德位愈高,愈要卑下。所以這一段我們,「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我們特別引用老法師的開示,太好了,老法師跟我們講出一個光明的方向就是什麼?要保住福報、保住福德唯有謙讓、唯有謙德就可以保得住。
好,再看下面這一句,「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在《周易譯註》裡面講,謙虚的人無論地位高低均可受益。《集解》裡面孔穎達說,「尊者有謙而更光明盛大,卑者有謙而不踰越」就是君子他處在尊貴位子的時候,更顯得他德行的光明。君子要是處在卑下的位子,他因為有謙德,也不會去踰越這個範圍,就是謙德這個範圍。「君子之終也」,君子才能處尊卑,均不改其謙。「終」有兩個意思,一個是君子始終守謙,第二個,君子終獲謙福,獲得福報。
再看下面這一個,『大禹不矜不伐』,「大禹」是我們古代一個偉大的水利工程專家,他原來是古代部落聯盟的領袖,姒姓,名文命,又稱大禹,或是夏禹,原來是夏后氏部落的領袖,奉舜的命令治理洪水,領導人民疏通江河,興修溝渠,發展農業,治水十三年中,三過家門不入。後來舜禪讓王位給他,舜死後大禹即位,建立夏代,後世尊他為聖王。「不矜不伐」,大禹不表現自己的功勞,「不伐」就是他不自誇耀。《易經·繫辭上》講,「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這一段就是有功勞,但是他不表現自己,有功德他不表現,更顯得他這個德行不平凡,這是厚德到極處。孔子說了,孔子告訴我們是什麼?就是你能夠任勞任苦卻不自居,有了功勞卻不在別人面前誇耀或是傲慢。孔子說,這個人的氣度跟人品,實在可以說是敦厚到極點了。一個人有了功勞,但卻又能在無形之中讓給別人,而自己願意屈居在他人之下,這就是謙道的最高表現。一個人如果能夠如此,那麼他的德行就必定極其盛,就會到達非常讓人家尊敬的位子,就是則其德極其盛,無滿假自賢之意。
再看下面這一句:
『龍門』是在山西省河津縣西北跟陝西省韓城市東北,黃河流到這個地方,兩岸的峭壁對峙,形同門闕,所以叫做「龍門」。在《書經·禹貢》裡面記載,「導河積石,至于龍門。」聽說是大禹所開鑿的這個龍門,所以現在的名詞叫禹門口。
下面看『伊闕』,「排伊闕」,這個「伊闕」也是個地名,在今天河南洛陽市南,在《水經注》裡面有記載,「昔大禹疏以通水,兩山相對,望之如闕。伊水歷其間北流,故謂之伊闕。」就到伊闕這個地方,伊水流過那個地方,向北流,故稱為「伊闕」。
『地平天成』,「地平」就是水土得以治理,「天成」就是合於自然。
再下面,『周公不驕不吝』,「周公」我們上一回有介紹過,這邊我們就不再重複介紹,我們簡單講一下。周公是西周初期政治家,姓姬名旦,世稱叔旦,周文王的兒子,周武王的弟弟,周成王的叔叔。他輔佐周武王滅掉商朝。周武王駕崩,周成王年幼,周公擔任攝政王,他東平武庚、管叔、蔡叔之叛亂,繼而訂定典章制度,我們說制禮作樂,然後再遷都洛邑為東都做為統治中原的中心,天下以致大治。為了平定三叔之亂而東征,滅五十國,定了東南,歸而制禮作樂,天下大治。這是周公的功勞。
再看下面,『勞謙下士』,「勞謙」的意思叫勤勞謙恭。《易經》謙卦裡面有講,「勞謙,君子有終,吉。」這是在九三爻裡面講,「勞謙,君子有終,吉。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繫辭》的解釋裡面,「勞謙,君子有終,吉。」子曰,孔子說,「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這一段的大概的意思,我們解釋一下:
辛勞的謙虛,君子可以有始有終,這是很吉祥的事情。辛勤勤苦,辛勤勞苦,苦行式的謙卑感化群眾,讓大家心服口服的追隨,這樣的吃苦耐勞,謙虛而不居功,又能持之以恆,有始有終,吉祥。九三爻裡面為互體,坎卦的中爻,坎為勞卦,所以說「勞謙」。《周易》有終之象有二,一是以艮為終,二是第三爻亦是有終之位。如「乾: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坤:六三:無成有終。」「睽:六三:無初有終。」《繫辭》裡面所引用孔子的話的意思大概是這樣。孔子的意思是說,勞動人民而不傷民,有功而不居德,這是仁厚的極致。能夠有功勞,而謙卑居於人下,以德性來說可謂豐盛,以禮來說可謂恭敬,這是能以恭敬來保存其地位的人,這是孔子所讚歎的,這叫「勞謙」,《易經》裡面謙卦裡面所講的意思。
再看下面:
「下士」是屈身交接賢士。
再來『東征破斧』,在《詩經·豳風》篇裡面的一篇,有提到周公討伐殷、徐、東、奄四國,將士們的刀斧都缺了口,歷史記載,周朝殺紂滅殷後,封紂子武庚於殷國,而令管叔、蔡叔、霍叔監視。周武王駕崩以後,周成王即位,武庚、管叔、蔡叔及徐奄等都反叛周王朝,周公帶兵東征三年平息了叛亂,所以叫做「東征破斧」,是這個意思。
再來『臨深履薄』就是謹慎戒懼。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老子在《道德經》抱一章說,不自以為是的人,他的思想作為才會彰顯;「不自伐」,不自我誇大的人,他的功勞才會受到肯定;不自我驕矜的人,他的事業才能持續發展。《易經》謙卦裡面說,天道的法則是使盈滿者虧損而增益謙虛的人,地道的法則是使高盈變化而流向低謙者,鬼神的法則會破壞驕盈而造福於謙下的人。謙虛的人若位居尊貴,他的道德更顯光明,雖位居卑下,他的道德也不可超越。這是君子能始終保持謙虛的美德。
大禹不驕矜、不自誇、不伐善。「不伐」就是不自誇,不驕矜。常說了,縱使『愚夫愚婦』都有一樣長處勝過我,而他開鑿龍門,排除伊闕障礙的豐功偉業,夷平山地使成為自然的水道,功德潤澤萬世。周公不驕傲、不吝才,治國勤勞謙和且能夠禮賢下士,而為了平亂東征,受到世世代代的讚美,最後能夠安定周室的基業。所以說,真正大聖大賢的人,真正大聖大賢有德行的人都是從「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精神中所做出來的,就如大禹、周公這種聖人,何曾向人家驕傲誇大自己的道德呢?然而現今的人卻隨意的妄自尊大,這又有什麼意義呢?只是更加暴露他是多麼不自量力。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漢顧雍。封侯三日。而家人不知。晉謝安。對客圍棋。捷書至。而客殊不覺。宋曹武惠克江南入見。閤門所進榜子。止稱奉敕江南勾當公事回。文潞公至和中。首議立英宗為嗣。及神宗立。公但言韓琦之功。上由是知其不伐。諸公皆人品極其上。勳業極其大者。尚謙退不矜如此。人何不知所法耶。】
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漢朝『顧雍』,這位「顧雍」我們特別來介紹他一下。他是三國時代吳國的大臣,吳郡吳人就是今天的江蘇蘇州人。孫權的時候,顧雍,顧雍在做太守的時候,懲賊驅寇,郡界安寧就是能夠肅清盜賊、安定家鄉,安定他這個郡縣,安定會稽地方的治安就郡界安寧,吏民擁戴,得到官民的擁戴。後來數年後被孫權提拔為大司馬,孫權自稱為吳王的時候就封顧雍為大理奉常,大理奉常就是九卿之一。
封陽遂鄉侯,顧雍這裡講說,『封侯三日』就是這裡講,他被封陽遂鄉侯,他封侯三天了,他的家人都不知道,故時『家人不知』。他有如此的高官顯爵,當了這麼大的官了,他的家人是後來聽說的,也是聽人家說的。皇帝就是吳王孫權非常地敬佩顧雍,顧雍不飲酒,他不喜歡講太多話,不喜多言。這個我們要學,我們念佛人、我們學佛人常常講止語,少講一句話,饒你法身活。多念一句佛,讓你法身活過來。多念一句佛,饒汝法身活,就教我們儘量學佛人、修行人儘量話不用說太多,我們說,言多必失。
孫權就曾經讚歎顧雍了,「顧君不言,言必有中。」它這裡講,「封侯三日,而家人不知。」除了顧雍不喜歡講話以外,最主要是什麼?他不自矜誇,他不好矜誇。簡單講,這個人德行很好,他有謙下的心才有辦法做到這樣。所以孫權說,「顧君不言,言必有中。」平常不說話,一說話都是非常重要的話。黃武四年起任丞相,執政達十九年。所以你看他,他就有做十九年丞相的福報,至少怎麼樣?他口業清淨,為人清正。所以你看他的操守是很清廉的,為人清正,善於依據各人能力,選拔文武官員,這個叫什麼?這是前面老子說的,不自見則明,才有智慧。不自以為是,「故彰」,這是前後呼應的。
所以來講講我們自己,如果三年不講話保證開悟,這個我們已經講第二次了,那我們今天就把它講完整一點。夏蓮居老居士在《淨語》這本書裡面說了一句話,老和尚說,他印象非常深刻。夏蓮居老居士說,我們淨宗同修如果三年不講話保證開悟。不曉得有沒有人願意這樣實驗就是去閉關三年都不要講話,或者不要說閉關了,去閉門潛修,手機也不要帶,最好電腦也不要帶,三年不講話保證開悟。這個話說得很有道理,三年不說話,你口業清淨。所以喜歡說話的人,你的功德都從這兒漏掉。這就是李老師說的,李老師跟淨空老法師說,修行人所修的功德,全部都是口業流失掉了。老和尚說,你不能不知道。
如果說,這個世間對眾生,特別是在現在這個時代,你造的業都是地獄的罪業,為什麼?今天這個社會大家都曉得,動亂不堪,動亂不安,將來歷史上會記載這一段,這個時期是天下大亂的時代,這個動亂誰造成的呢?喜歡說話的人造成的。你天天批評人,天天說這個不是、說那個不是,你在那裡製造糾紛、你在那裡製造矛盾、你在那裡製造對立,你就是破壞社會安定、破壞世界和平,你讓全世界眾生都在受苦受難。尤其現在的媒體,什麼叫狗仔隊,英國那個王妃黛安娜,就是被狗仔隊要蒐她的證據,在隧道裡面發生車禍就死掉了。臺灣也有這種狗仔隊,有些報紙用狗仔隊,專門去捕,去揭人的隱私,或者去捕風捉影。就是這樣,唯恐天下不亂,製造對立、製造矛盾、製造糾紛。你天天說話,批評這個、批評那個這個有罪過,你說他們,你會說,大家都在批評啊。沒錯,大家都在批評,所以才有世界末日,這是共業所感的。
你真正要覺悟,我從今天以後,不再批評人了,那你就是修大功德。為什麼?從此以後我不會破壞社會安定,我不會破壞世界和平,你這個功德大,雖然世間人沒有人稱讚你。為什麼?世間人不知道。老和尚說,他知道,他稱讚你,老和尚再跟你說,諸佛菩薩都知道,天龍善神都知道,所以先從口業修。《無量壽經》一開端就教我們「善護口業,不譏他過」,佛真的是慈悲到極處,不但口不能言,不能說別人的過失,心裡頭不能夠記,不能有這個念頭。我們要養自己的清淨心,我們的心要像這個茶杯一樣,這個茶杯希望都裝一切眾生最善的、最美的,我們的心就善、就美了,千萬不要裝一切眾生的垃圾。我剛才講的,不要去裝那個負能量的,你要去裝那個正能量,正能量就是清淨心、就是慈悲心、就是包容心,就是謙讓的心、就是忍辱的心,這個叫做正能量。你不要去裝一些眾生的垃圾,去人我是非,去批評對方,去造口業,這個都是負能量的,這是最不善的、是最壞的、是最骯髒的、是最惡的能量,我們的心就變成壞心了。
所以我有時候看到有些人甚至蓮友要講某某事情的時候,我都不要說了。老和尚也常做這種動作,你不要說,我就不會聽,我也不想聽。所以我都會阻止對方說,不要說了,這樣就好了。有些學佛人在大陸傳微信給我家師姐看,哎呀,這某某法師怎麼。我說,妳趕快告訴他,不要再傳了啦,這是謗僧,不要再做了啦。我說,這是謗僧,對方不知道,你傳一個,另外一個再傳下去,那還得了?怎麼收回來?收不回來,你都是裝那個最不善的、最壞的、最骯髒、最惡的念頭,最壞的負能量,我們的心就變壞心了。
這個道理不難懂啊,可是問題大家都在犯,時時刻刻自己要注意,看到一切不善的絕對不放在心上。你如果能做到這樣,你就不會幸災樂禍嘛。對不對?絕對不要放在口上,修行從這個地方下手,你不放在心上,就不會放在口上的啦。你放在心上一定會放在口上,嘴巴一定說出來的啦,造口業。所以這一段,「顧雍,封侯三日,而家人不知」,我們特別來探討,孫權對他的讚歎,「顧君不言,言必有中」。我們要好好跟古人學,這個是真的很有德行,所以怪不得做丞相做十九年。
再看下面,『晉謝安,對客圍棋,捷書至,而客殊不覺。』這個「謝安」更了不起了。我們來介紹「謝安」,他字安石,他是晉孝武帝的時候位至宰相,他派謝石跟謝玄。謝玄是他哥哥的兒子,打敗了前秦苻堅,獲淝水之戰勝利。謝安在歷史上非常有名,就是淝水大戰。當時因為苻堅他平定北方,他要南下,要滅掉晉朝,要統一中原,百萬大兵就南下了。等一下我們來探討一下這個歷史的戰爭非常有名。晉朝的名臣謝安他小時候就很有名氣了,「少有重名,徵辟皆不就」就是他很早就被人家要提拔他出來當官,他不願意,他隱居在東山,多少?到四十歲才出來,「年四十餘,始出為桓州司馬」,淝水之戰,謝安為征討大都督,指授策畫,「克敵有功,累官至太保」,最後往生的時候追贈為太傅,故稱謝太傅。
歷史上很有名的淝水大戰是東晉的八萬大軍打敗了前秦苻堅的百萬大軍,在《晉書·謝安傳》裡面這樣記載,「玄等既破堅」就苻堅,「有驛書至,安方對客圍棋,看書既竟,便攝放床上,了無喜色,棋如故。客問之,徐答云:『小兒輩遂已破賊。』」這謝安實在是了不起,換成我們就喜形於色,大叫一聲,打贏啦,人家都沒有啊。它說了,《謝安傳》裡面記載,說他哥哥的兒子就是他姪子、姪兒,謝玄帶領部隊打敗了苻堅,那麼有戰書,戰情驛書就是有專門快馬加鞭送戰書過來的通報的通令兵、通報兵就過來,有驛書送到。當時送到戰書的時候,謝安正在跟客人下圍棋,他看了戰書以後,看完以後他也沒有說什麼,就輕輕地走幾步路放在床鋪上,好像若無其事一樣。 
他這個是存亡之秋,他們國家差一點滅亡,那百萬大軍。當時苻堅堅持要攻打南方,他所有的部將全部反對,他的弟弟苻融也反對,最後苻融也死掉了,苻堅落荒而逃。苻堅怎麼說呢?他說,我現在有百萬大軍,我每一個人把馬鞭丟在那個大江裡面,統統可以斷河流。結果這麼大的戰事他了無喜色,就表示說謝安的禪定功夫實在是一流的。他這個沒有很深的禪定功夫是做不到的。那為什麼有禪定功夫呢?他有德行。他下圍棋如故,繼續下圍棋。那麼客人就問他什麼事啊?謝安就慢慢地回答,他也不是很快,他就慢慢地回答說,沒有啦,這些小孩子侄子輩的去把敵人打敗了,「小兒輩遂已破賊」,兩句話就結束了。
那我們現在講一下淝水之戰大概的一個典故,謝安為什麼會八萬大軍打敗百萬雄兵呢?就是他們有一個部隊叫北府兵,北府兵是怎麼由來呢?當時為了充實長江下游的軍事力量,保衛首都建康跟制衡上游桓氏勢力的東山再起,還有抵禦要南下的苻秦的部隊,所以謝安就打算成立一個新的部隊,新軍。在晉孝武帝太元二年,朝廷就任命謝安的侄子謝玄為刺史,負責籌組新軍。謝玄是擔任南兗州刺史,謝玄就把南兗州的軍事治理機關,從京口就今天的江蘇鎮江市移到廣陵,就今天江蘇揚州市,然後那個地方的南徐、南兗兩州的僑戶紛紛地應徵入伍。
當時的彭城還有劉牢之等數人以驍勇應戰,謝玄任命他們最會打仗的就是劉牢之。《晉書》裡面還有「劉牢之傳」。這劉牢之很會打仗,他率領精銳部隊做前鋒,所以當時老百姓都稱他們這支部隊叫做北府兵。這部北府兵它是怎麼構成的呢?那是東晉的大門閥就是那個大家族,那些大官的,那些謝家就是謝安他們這個家,是謝安、謝玄啦,他們是屬於大家族的,是大官的大官府的家庭,這叫大門閥。他把北方的流民跟流氓以及原駐軍精銳整合成一支新的拱衛京師,以對抗北方的騎兵,然後間接聽命於大門閥謝家的軍隊,叫做北府兵。謝家對北府兵的整合,對自己的家族,東晉的政治,乃至於中國政局都產生很大的影響。
在公元三八三年八月,前秦苻堅親率步兵六十萬、騎兵二十七萬、羽林郎三萬,共九十萬大軍從長安南下。當時苻融反對就是他的弟弟苻融反對,苻堅就稱了,說以我百萬大軍,即使將馬鞭扔到長江中也足以讓長江斷流。你看苻堅堅持要攻打晉朝。謝玄就派劉牢之率領五千個北府精銳襲擊洛澗,大破前秦軍五萬,殺敵一萬五千人,北府兵第一戰就告捷。然後淝水決戰是謝玄的八千名北府騎兵趁苻堅軍隊撤退的時候,繞過淝水猛攻前秦的軍陣的部隊,那麼前秦的部隊就崩潰了。苻堅的弟弟苻融戰死,苻堅本人中箭落荒而逃。淝水一戰,八千個北府兵大破秦軍的主力。歷史記載,殺敵殲滅前秦的軍隊有七十萬人,苻秦的王朝就崩潰了,這是歷史上非常有名的淝水大戰。這個地方我們就介紹到這裡。
再看下面的『曹武惠』,「曹武惠」是曹彬,他是北宋開國名將,在歷史上很有名,是非常仁慈的一個將領。宋朝的曹彬,他是靈壽人就今天河北省石門市,他輔佐宋太祖平定天下。他的個性清介仁恕,就非常地仁慈、慈悲、寬恕,他去攻打四川,然後又南下江南去攻打江南,不妄殺一人、不妄取一物,被封為魯國公。他死後被封為武惠,所以叫做曹武惠,就是曹彬。
我們來講一下曹彬的歷史,因為這個人很值得我們來給他讚歎。他是以德帶兵,道家講說,不能做將領,為什麼?因為將領要打仗,所以道家人不太喜歡去做將領。但是曹彬打破這個道家的說法,他以德帶兵,可以消業滅罪,所以我們可以說,曹彬就是將軍菩薩。曹彬他幫助宋太祖平定天下以後,他有汗馬功勞嘛,有一天碰到當時一個很有名的算命師叫陳摶,叫陳希夷先生,這個大家都曉得,陳希夷先生很會算命的。陳希夷先生他對面相特別有研究,他就看完曹彬的面相以後講下面這一段話,他說,你的邊城骨隆起,印堂寬闊,目長光顯,必主早年富貴。他的意思是說,你的邊城骨隆起,印堂很寬,眼睛很長,很銳利,眼睛很銳利,就表示你這個人早年就會大發、早年就會富貴。比較忌諱的是頤削口垂,就是下巴這裡稍微瘦了一點,嘴巴這邊有一點尖尖地垂下去,沒有晚福,所以他告訴他說,你出兵作戰應該要網開一面,或者可以培養一些晚福。曹彬聽過以後他相信,為什麼相信?因為他善根深厚。有些人說,哎呀,算命不可信,但是他相信。
曹彬帶兵攻打四川佔領遂寧,他部下將士都主張要屠城,曹彬嚴令禁止屠殺,士兵所抓來的婦女,他下令關在一個房間裡面保護,不許他們姦淫,非禮行為。到戰爭結束以後,對有家可歸的婦女,他給她一點錢送她們回去,沒有家可歸的幫她嫁出去,民眾都很感謝他的德政。所以他這就是積陰德,我們說公門好修行,他就在積陰德,這陰德很大,可以庇蔭他的子孫。
後來曹彬就奉命攻打江南,他已經攻打四川,他坦白講,他就覺得這會造殺業,他因為要去攻打江南,他就認為會生靈塗炭,他就假裝生病不肯就職。那他的部將就去探病了,曹彬就對部將說了,我的疾病不是吃藥能夠治好的,只要你們誠心誠意的燒香發誓,攻打江南的時候不能夠妄殺一個人,我的病就好了。部將聽完以後焚香發誓了,跟他們的元帥發誓,他們就焚香發誓。結果把江南攻下來那一天,沒有想到曹彬這麼慈悲,人家早已傳遍這個消息到江南的老百姓的心中。老百姓都簞食壺漿以迎王師,就是列隊歡迎了,簡單說就是拿著這些水啊、飯啊、菜啊、物品啊,在道路兩旁迎接王師就是很仁慈的部隊,就朝廷的部隊過來,保全千萬人的命。
等到凱旋了回去以後,曹彬就跟陳希夷見面了,陳摶對他說,诶,數年前我看你的相,「頤削口垂」就是你這邊下巴很瘦,我認為你沒有晚福,可是你現在已經改變了。所以證明什麼?我們這個四大是聽我們心念的改變,我常講說,你能量好,器官都聽你指揮,你身體的功能都聽你指揮。曹彬改變他的業力,他下巴就厚,口角頤豊,金光聚耀於面目鬚眉,必能增祿延壽,後福無量,這是陳希夷給他的評價。他除了下巴很豐腴以外,他那個金光已經閃在、亮在他面目鬚眉之間了,已經有光了。
曹彬就很好奇問了,說什麼叫金光呢?陳希夷就說,金光就是德光,就是你的德行有開發出來,它就是金色的光,其色如紫光晃亮,就像紫色一樣。人如果有陰德,有感,人若陰德有感,面現金光,如果你有積陰德,臉上會有金光,眉間會現彩光、眼睛會現神光、頭髮會現毫光、顏色會現祥光。你身上的氣外明而內澈,裡面很清澈,外面非常明亮,不獨增壽,當蔭子孫遠福。曹彬果然應了陳希夷的預言,晚景很好,享壽六十九歲,高壽而卒,追封為濟陽郡王。兒子九個人,四子瑋、七子琮、長子璨都是一代名將,子孫昌盛無比。
所以曹彬他就是假裝生病,所以《歷史感應統紀》裡面,讚歎曹彬有說了,將來有機會我們也希望能夠把《歷史感應統紀》這個故事能夠講出來,老和尚很讚歎《歷史感應統紀》。《歷史感應統紀》有讚歎曹彬說,「其示病也,正如《維摩詰經》所謂,因眾生病,是故我病」,一切眾生病好,我病也好,「存心仁厚如此。古稱三世為將,道家所忌,若彬之為將,正可廣作功德,何忌焉!」這句話講得很好,因為曹彬假裝生病、示現生病,就如同維摩詰因為眾生煩惱深重,所以維摩詰假裝生病。所以佛陀就派文殊師利菩薩去探病,探訪維摩詰居士,維摩詰居士再講出一部經叫《維摩詰所說經》,《不可思議解脫經》就是《維摩詰經》,就是《不可思議解脫經》。維摩詰說,眾生有病,所以我才有病,一切眾生病好了,我病也好,眾生有煩惱,佛陀才需要說法,眾生沒有病,佛陀何需要說法?
《金剛經》裡面講,說法者無法可說,你等到煩惱都斷了,無明斷了,你成佛了,佛陀還需要說什麼佛法?對不對?一切眾生病好,我病也好了,這就是佛菩薩的大慈大悲。存心仁厚如此。所以古代說,「三世為將」,道家很忌諱,但是曹彬做為將軍,正可以廣作功德,這有什麼好忌諱的呢?所以事在人為,在你的存心與否。所以算命所講的是定業,但是曹彬改變了定業,為什麼?他有變數,他的變數是什麼?他積陰德,不妄殺一個人,他搶救了千萬人的生命,這個陰德太大了啦,這個變數改變了他的定業。
『閤門』就是宋代負責官員朝參、飲宴的官員。
『榜子』就是奏摺。
『勾當』,主管料理。
『文潞公』就是文彥博,宋朝的名將文彥博,宋朝的名臣文彥博,他出將入相將近五十年,歷任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宋哲宗。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漢朝末年三國時代吳國的顧雍,被封侯三天了,家人還不知道。晉朝的謝安和客人在下棋,淝水之戰已戰勝的、已勝利的消息傳到,客人都還不知道。宋朝的曹彬曹武惠攻克江南,他只稱說,我是奉聖旨到江南料理公事回來了,他打勝仗他也不講。文潞公文彥博在宋仁宗至和年間,首先建議冊立英宗為皇太子,等到神宗即位的時候,文公只說是韓琦的功勞,皇上於是知道他不自誇功勞。以上所說諸公都是具有極高尚的人品,勳業都非常地偉大,尚且如此謙虛退讓不驕傲,世間人為何不知道去效法他們呢?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器量大者。福澤必厚。器量淺者。福澤必薄。謙虛盈滿。禍福之分。豈可不慎。且富貴才能等事。有何足恃。以此驕人。固無論有禍。先已喪心。不知恥矣(也)。】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心胸氣度寬大的人,福澤一定豐厚,氣度心量狹小的人,福澤一定淺薄。居心是謙虛或是盈滿,常是招致禍與福的分界點,怎麼可以不謹慎呢?而且富貴才能之類的事情,有什麼可以依恃的呢?況且以此來向人驕傲,姑不論會有禍事來臨已先自喪心了,這實在是不知恥啊。
接下來剩下一點時間,我們來報告淨空老法師對於這第一百零七句,「每好矜誇,常行妬忌」,我們先討論「每好矜誇」,老和尚對「每好矜誇」的開示。老和尚說,世間人做好事不能夠成就,多半的原因是因為姿勢太高,就太驕傲了,傲慢引起別人的嫉妒。所以我們說,我們這一集先探討傲慢,你會傲慢才會引起別人後面的「常行妬忌」,就會引起別人的嫉妒,所以產生了阻力,到最後招架不住,事情就毀於一旦,功敗垂成。
古人作善事為何能夠成就呢?為何那麼順利呢?又得到許多人的幫助呢?就是謙虛。自己不居功,功德都是大家的,功德都歸大家,過失都是歸自己,事情就能夠成功。功德歸自己,過失歸大家,沒有不失敗的。我們要怎麼樣呢?我們要虛心受教,「虛心曲己」,「受福之基」,「謙則受教」,「取善無窮」。袁了凡先生在《了凡四訓》裡面有勉勵他的兒子要學謙虛,了凡先生說,「虛心曲己」,「受福之基」,你能夠虛心、能夠委屈自己就是受福報的基礎,虛心、委屈自己這是受福的基礎。你貢高我慢,不可一世,瞧不起人,那是禍害的根源,你現在得志可以傲慢,有一天你失志了,人家遠離你,不再理你了,你就有苦受了。
所以人在得志的時候,要愈謙虛恭敬,愈要誠心誠意利用這個機會去幫助別人,去利他,去修福積德,到自己年老體衰,報恩的人、照顧的人就多了。這個我相信,我都去關懷臨終病人,臨終的亡者,關懷了好幾百人,我媽媽往生,很多人來幫助我媽媽助念,就這個道理。我自己造的福,我福報可以送給媽媽,所以我們現在要怎麼樣?年輕的時候要培福,要多布施,要多修供養,要修淨業三福,多培福,培養福德的基礎,要修淨業三福,培養扎下好的根基。這個時候在什麼時候教?要小孩子的時候開始教他,小學的時候就要教了,父母、老師要一起教,一個人成就都是得力於當時的栽培,所以父母、老師恩德最大,小時候要這樣開始累積福德。那到中年的時候,進社會以後要修福、要造福,也就是要去行利他、去行菩薩行。
積福的時候,《禮記》裡面有講,「七十而致仕」,七十歲就是退休的年齡了,老和尚說,退休以後就享福,培福、造福、享福。享福要到什麼時候?老和尚把它定的標準是七十歲,退休年齡。現在的社會顛倒了,兒童時候享福,父母寵愛,中年的時候戰場拼命,晚年墳墓,這個悲哀啊。所以老和尚說,「謙則受教」,「取善無窮」,謙虛才能受教,這個我們上一回講過。老和尚告訴我們,一個人有沒有辦法成就,不管是世間法或是出世間法,尤其是出世間法,第一個要依止善知識,第二個要能夠受教,有恭敬心,老和尚是講受教,第三個,老和尚說心量要大,這三個條件很重要。然後我個人覺得再加,老和尚也常在講的要加恭敬心。
有些人問說,我怎麼受教?你都不教我,你沒有恭敬心。李炳南老師以前在上課的時候,老和尚說,聽課裡面只有一個人有恭敬心,其他人全部得到利益,為什麼?李老師針對恭敬心那個學生講課,其他人全部得到利益,所以恭敬心很重要。我們要學什麼?我們要學東漢魏昭為郭林宗做稀飯、做粥被呵斥三次,三次都退下來,他沒有埋怨。到第三次的時候,郭林宗說,你剛開始來的時候,我只知道你這個人的外表,現在我已經知道你的心了,你剛開始來的時候,我只知道你的面、你的長相,現在我已經知道你的心了。所以謙虛,這個魏昭就是謙虛,所以善福無有窮盡。
人只要傲慢不謙虛,再好的老師都沒辦法教你。為什麼?你傲慢又不恭敬,你喜歡自己誇大,誰要教你?老法師說,他跟李老師十年,看到老師對學生的教學,凡是學生傲慢,毫無謙下之心的,老師對他就很客氣、很恭敬。他有過失,老師也不責備。你要聽清楚喔,就是說很傲慢的學生,沒有謙卑心的這些學生,李老師對他很客氣,把他當客人,對他很恭敬。我曾經問過一個,老和尚在香港的時候,我問過他,我說,師父,那個蓮友很凶,他很霸氣,老和尚你怎麼對他那麼好?老和尚說,這種人不要得罪,對他很恭敬就好,不要跟他結惡緣,老和尚親自教我。他說,不要得罪,這種人不要得罪。跟李老師,他都有繼承李老師這種精神。
李老師說,對他很客氣、很恭敬,他有過失,老師也不責備,老師也不說,為什麼?講了沒有用,反而得罪結冤仇,變成惡緣,變成負能量,全部給你送過來,在外面給你批評、毀謗、攻擊。淨空老法師說,能接受的、肯聽話的老師又打又罵,沒有一點好臉色,這是真正在教導,這叫什麼?這叫人師,這才真正的人師,他改變你的命運、改變你的業力,彰顯你的德行,讓你脫胎換骨,這個就是人師,不是經師,經師易遇,人師難逢。所以李老師對那個能接受的,肯聽話的,老師又打又罵,沒有一點好臉色,這是真正在教導。不肯接受的,將你當成客人,肯接受的才當成學生,老師不是偏心,完全看學生肯不肯接受。
所以印光大師說,「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老法師說,有一分誠敬,肯接受一分就教你一分,有十分誠敬,肯接受十分就教你十分,不能接受就不教了,教了沒有用。所以我當時在學講經的時候,在佛陀教育基金會,那老師教我,簡豐文老師教我講地藏三經就是《地藏菩薩本願經》、《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還有《占察善惡業報經》。我講《占察善惡業報經》到下卷的時候講實相,我講不出來,我那時候習氣很重,還有一點惱羞成怒,自己講不出來,滿頭大汗了,就很害羞啊,就跟老師說,我講不出來啊。講不出來,臉色就不好看。老師就當場就呵斥我,啊,你這個要講經的人都沒有大慈悲心,怎麼能夠承擔如來家業呢?
我回去跪在地藏菩薩面前懺悔,我跟地藏菩薩說,地藏菩薩你教我,地藏菩薩後來教我恭敬心,回來以後第二個禮拜,我就會講實相,稍微講一點點門面了,就是可以沾到邊了。老師就很高興,為什麼?老師當時在呵斥我的時候就像郭林宗在罵魏昭,我沒有反嘴,我頭低低地給老師罵,我接受老師的教誨。就是這裡講的,李老師對那些肯接受的,又打又罵,那不接受的不教了就不教了,教了沒用。這叫因材施教,因人施教,看學生的真誠心,還有謙虛心來教導。
所以這一段結尾,我特別引用老法師,怎麼樣可以學習到了凡先生講的,「虛心曲己」,「受福之基」。你只要能夠有謙下的心,你就可以得到福報,老師就會教你,不只是世間的福報,出世間的福報、解脫的利益、智慧的開啟全部都得到了。今天淨空老法師,要不是李老師的這樣,淨空法師的這種「虛心曲己」,他怎麼有辦法跟著李老師修學十年,得到今天這樣的一個修行的大成就呢?這叫「謙則受教」,「取善無窮」。
老和尚修得非常地好,有一次老和尚叫我籌辦華藏淨宗學會,社團法人華藏淨宗學會,我親自在他老人家旁邊。他打電話給景美圖書館,韓館長已經往生了,老和尚到新加坡去講經五年,想念韓館長,感恩韓館長,打電話給景美圖書館的人,那韓館長的兒子。老和尚說,我想回去看你媽媽好不好?韓館長的兒子說,不用了,講得很大聲,我都聽到,不用了,你不用回來看了。老和尚說,好,好,好,沒關係,沒關係,我不要回去看,我不要看就好。「虛心曲己」,「受福之基」,其實他當下已經看到韓館長了,老和尚的心已經至誠到極處了,這樣謙卑的心。
有一次在大埔那邊,老和尚在講《華嚴經》,陳大惠老師也在那邊,我也在那邊。有一位法師進來,大概要見老和尚,可是講經已經開始了,按照講經規矩是不准進來的,護法擋下來,那個師父非常地不高興,居士不能擋出家人,照規矩是對的啦,但是講經有講經的規矩,講經是最至高崇尚的。老和尚在裡面聽到,老和尚走出來,老和尚說,你要原諒他們,他們不知道,你要原諒他們,那對方就聽不下去了,老和尚再講一次,老和尚都差一點跪下去了,弟子全部都哭成一片。這是我親眼見到的老和尚這種謙卑的心,「謙則受教」,「取善無窮」,這是太不可思議了,這一代的這種淨土宗的高僧大德,這樣的一個謙卑的心,值得我們後學的人、我們晚輩的人來學習。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