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报 错

首页  »  太上感应篇  »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  »  感应篇汇编第65集
第65集

感应篇汇编第65集(点击播放)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講 2014/2/26  台湾孝廉讲堂   檔名:57-109-006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19句,【忠孝】..

阅读量:加载中... 更新时间:2018-01-04 11:45 主讲:
请选择以下播放路线

感应篇汇编第65集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65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六十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講
2014/2/26  台湾孝廉讲堂   檔名:57-109-006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19句,【忠孝】之十九。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205頁第七行。
【明乎善。便完全那靈靈活活的。隨在生出。自有寸尺。如小杖則受。大杖則走。不告而娶等項。非有成法可尋。自家心靈必如是而始快耳。自家如是。所以服事父母者亦如是。故云事父母幾諫。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父母原來只有一善心。則盡屬吉祥善事。就做微有轉念。而此善心亦隱隱躍躍。未肯澌沒向盡。此亦是轉凶為吉之幾。事父母者。正從此處婉轉。幾未動。挑動他。幾甫動。接引他。幾有失。挽回他。是以心斡心。視無形聽無聲的工課。故不待行事不從。當見志不從時。孝子已費盡心計矣。惟如是。故能心與之一而未始有違也。】
【如此而誠。如此而順。便把親與我聯屬一本之真原。團團會在這裡。便把天地同根。萬物同體之真原。團團會在這裡。何性命之不周。何位育之不行。何天下之事變經權不在我靈明斡運中。是謂集百順以貽之親。大舜之所以德為聖人。備福尊養者。此也。武周之所以事死如生。事亡如存者。亦此也。此個是常存的。常活的。徹於重元。而貫於靈蠢的。故舜同天之命而凝天之休。以天事親也。】
【武祀乎其先而達乎郊廟。以親事天也。究竟是一生字。自有天地以來。無日不生。親與我都是一生生相續。完著這個生。便把一世有生的物事都相觸相動了。方謂之無忝所生。張子西銘全是發明此意。如王祥之孝。不免是個死法。會不思不勉矣。而未可謂之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也。得與中。是何物。是那天然活潑的。操無形之規矩。能盡天下之方圓。故云。規矩。方圓之至也。聖人。人倫之至也。從容中道。聖人也。】
【然即不會得。不會中。則亦謂之思勉可也。思勉者。意也。識也。性真不和盤捧出。則傍在意識上用事。若動著性諦。雖如舜之號泣怨慕。不可為人。不可為子。這樣困勉之極。依然不思不勉耳。吾人既不能生而渾全。與堯舜一般。當思親所與我是何物。原不是目視耳聽的空髑髏。酒囊飯袋的臭東西。何堪將此抵塞。糊塗。過了日子。且以此奉其親也。思及此。一躍躍出。渾身作汗。便不肯把天下第一等饒與別人做。自家做得一分。便是孝弟盡得一分。到完完全全修德備福。則舜武為君之孝與周公為相之孝。孔子素王之孝。莫不殊途同歸矣。】
好,我們回到前面,來看字句解說。『隨在』就是隨處、隨地。
再下來,『小杖則受。大杖則走』,「小杖」就是我們做小孩子的時候,做錯事情父母會給我們責罰。這個「杖」就是,比如說我們小時候父母會用棍子打手心,這就是「小杖則受。大杖則走」。這是儒家的一個教法,它是說輕打你就接受。就是父母打你的話,輕輕地打,你就接受。
「大杖則走」是重打了就逃開。儒家認為這樣是孝子,受父母責罰時應抱的態度。這個從哪裡出來呢?從《孔子家語·六本》這裡面「小棰則待過,大杖則逃走」。以前舜在事奉他父親的時候,「大杖則走。小杖則受」,從這個地方出來的。
再往下看『不告而娶』就是你沒有告訴父母就跑去結婚,這叫「不告而娶」。「不告而娶」是有典故的,它從哪裡出來的呢?從《孟子·離婁篇》上,孟子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們在小時候,長輩都給我們這個觀念,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所以變成大家都希望能夠生兒子,因為兒子可以傳香火。
淨空法師也講,如果我們站在佛門的角度來講,站在弘法利生的角度來講,「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個「後」是指什麼呢?就不是只有生兒子了,是說我們如果能夠精進用功,「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我們如果能夠破我執、破法執進而破根本無明,見法身,那我們就可以續佛慧命,承擔如來家業。
在講經弘法方面,淨空法師說,現在是老師在找學生,學生也在找老師,所以良師難求難遇。淨空法師今天如果沒有碰到章嘉大師、沒有碰到方東美教授、沒有碰到李炳南居士,那就沒有今天的淨空法師。
同樣的道理,持戒律最好的果清律師,他當時是在臺中蓮社李炳南老居士的座下,他們這些大專的學生,只有八個人在那邊「長時薰修,一門深入」,這個是有師承的。老法師他所要教育的講經弘法人才就是一門深入,依止在一個大善知識的座下,到最後明心見性。所以弘法人才是很不容易培養的。這是一個非常任重道遠的路,非常地艱辛,也可以講說非常地寂寞。
拿末學來講,原來我也不敢承擔《太上感應篇彙編》,當時在去年二0一三年的六月九日,我講第二十四集。在二0一三年的五月十二日接受定弘法師的慈示,他要我來承擔這個工作。他到正覺精舍去學戒,他也不能再講經了。他放下他的最愛,「講經」,他最喜歡的事情他也要放下。
當時我是真的不敢承擔,因為自己有沒有悟處,自己很清楚。但是當時就跟佛菩薩發願,弟子有一顆虔誠的心。所以在二十四集講到二十八集的時候,就有一些狀況產生了,弟子就有一點想打退堂鼓。
老法師當時是在斯里蘭卡講經一個月,我遇到一些困難,就寫一封電子郵件給遠在斯里蘭卡的師父上人,請示師父該怎麼辦?師父很慈悲,就叫他的弟子說,把臺灣黃警官所講的二十四集寄給他。師父就在斯里蘭卡的飯店裡面帶著眾弟子看。其實我講得並不是很好。
後來我有去斯里蘭卡聽師父在斯里蘭卡的總統府開示,聽那些同學跟我講,師父在飯店聽我講的《太上感應篇》二十四集,師父只聽大概二三十分鐘,聽完就站起來說:「好,可以,就照這樣講下去」。因為師父這樣的一句話,就等於提拔我,拉拔我。使我能夠「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來研討這個《太上感應篇彙編》。
我本身自己也是學生,也是同學。這樣一路走來到現在,現在也已經差不多二月,快二月底了,差不多再隔四個月就一年了,日子過得很快。自己在這裡面得到很大的受用,真的能夠把萬緣放下來,除了處理公務以外,每天所接觸的就是跟《太上感應篇彙編》講座有關的這些功課。事實上是对我的一個鞭策力量,佛菩薩的加持,所以走到現在能夠很順利。這就是佛菩薩給我們的福報,老法師給我們的福報,非常感恩師父!
我剛開始講因果的时候,在二00九年,師父叫我講因果。當時我在「華藏衛視」講第一場的時候,自己很洩氣,而且很難過。其實準備得很用心,可是講得自己有沒有法喜,其實心裡有數。
那個法喜沒有辦法去解釋,就是你跟性德相應,跟定慧相應。但是因為我們習氣重,毛病多,所以性德相應以後,很容易我執跑出來。很容易我貪跟我愛跑出來。你有一點夾雜,一點汙染的時候,那個相應的定慧三昧的那一种,領受的那一種,有一點小小領悟的那種相應,突然間它就不見了。
在學講的過程裡面,你會發現它事實上是在修「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你在講的當下,甚至講完以後,你要隨時學習放下來。所以我們很容易落在得失心裡面,我們就有能見、所見。有能見、所見的時候,它煩惱就會出來,很容易落入能所。
我現在每一集要講的時候,當然會先做一個扎根的工作。我自己會先把要講的整個課目,包括原文、註解、解釋,先會把它準備一遍。準備完了以後,我一定會跟阿彌陀佛,跟地藏菩薩祈禱說,「弟子現在開始要準備作講經的資料整理,請三寶給我加持」。不管要找什麼東西,找哪一個祖師的開示,找哪一部經典,好像冥冥之中佛菩薩都在跟我們作指引的工作,很不可思議。
所以這樣走下來以後,因為老和尚的一句祝福的話,讓我們能夠有勇氣走上這一條菩提道路。為什麼說修行一定要依止在大善知識的座下,就是這個道理。否則你便會「盲修瞎練」、「見少為足,以管窺天」,就是用管子來看老天一樣。
你看的只是個人的我見而已。所以這樣走下來以後,佛菩薩就派邱居士來幫我們錄影。也要剪接上字幕,上字幕需要費用,佛菩薩就派「東北共修網」的李居士,來幫我們上字幕。李居士發心啦,所以現在開始都有字幕可以看。這個叫什麼?這叫「至誠感通」、「感應道交」。
以前師父講經講過一句話,他說:「最大的靠山就是阿彌陀佛」。以前在基隆,師父講經的時候,有一位老法師在下面聽師父講經,師父就講:「佛氏門中有求必應」。講完以後,那個老法師就問淨空法師,他說:「老法師你講『佛氏門中有求必應』,可是我求一個冰箱,到現在一臺冰箱都沒有人供養」。他那個廟裡面沒有冰箱。
師父就問他說:「請問一下貴寶剎」,(他這個佛寺,貴寶剎),「有多少個常住啊?」就是多少個出家師父啊?那個老法師說:「就只有我一個人」。師父就說:「你一個人,當然不需要冰箱。佛菩薩知道你不需要冰箱啊」。
最後師父就講一句話,他說:「如果你真的真修實幹,你就老實聽話真幹,韋馱菩薩會護持你,龍天護法會擁護你。如果你真幹,你真修行,沒有護持你,那韋馱菩薩要負責任」。所以,佛力的加持跟感應道交,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前幾天老法師來我們講堂上,音樂《弟子規》的那位王老師前天打電話給我。她在檢察官系統裡面擔任檢察事務官,是一個法務人員。她修得非常精進,讀誦《無量壽經》行菩薩道,去利益眾生。把佛法跟音樂結合在一起,為了弘法利生、為了普度眾生、為了行「六度波羅蜜」忘記自己的青春,忘記自己的幸福。到今年三十五歲了還是待字閨中。她長得也很莊嚴,像天女一樣,非常莊嚴,她們兩個姐妹都長得很莊嚴。
結果前天打電話跟我講,她說:「黃警官,我跟你講個事情,你心臟能不能撐得住啊?」我說:「什麼事啊?妳升官了嗎?」她說:「不是」。她說:「我要結婚啦」。「啊?!妳要結婚?」她說:「對啊。這個是善因緣啦。」你看多麼不可思議。她為了眾生,她忘了自己的幸福跟青春。
她還沒有遇到現在要結婚的這個男朋友以前,前一天晚上她就做了一個夢,夢見媒公媒婆到她家去敲門,她把門打開就見到媒公媒婆。完了以後就看到一幕,結婚的那一幕,女主角是她本人,男主角她還沒看到。可是在夢中已經先看到男主角,長得很有福相,而且夢中告訴她是學佛人,是一個深入經藏的淨土行人。
因為她是老法師的學生(我們這位王老師是老法師的學生嘛)。結果最近就出現一個因緣,就她媽媽的一個學佛朋友,帶了這位男生來跟她認識。兩個一見如故,一談起來,他們不是談戀愛,是一談就開始談佛法,就談得法喜充滿。說,怎麼那麼相應?這你怎麼去解釋呢?前一天先見到,然後因緣又這麼殊勝。他本身又是一個中醫師,懸壺濟世。又可以用中醫去度人,幫助人,本身又是淨土行人。
所以我們要多為眾生、多幫助眾生、多為利益眾生。你在這個過程裡面,你在修無我,慢慢把我貪、我愛、我瞋、我癡放下來,你慢慢地在行菩薩道的過程裡面,慢慢地就會把自私自利放下來了,把貪瞋癡慢疑放下來了,把五欲六塵放下來了。你把名聞利養放下來了,最後得到利益的是誰?你本人啊。這「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佛陀走示現給我們看過。
這是提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舜他『不告而娶』。舜是一個聖賢,我們知道他家裡有三惡,他媽媽很囂張,他弟弟很傲慢,他弟弟是象,他爸爸是瞽叟。「瞽叟」不是說他眼睛瞎了,是說他爸爸實在是很沒有智慧,迷迷糊糊地。所以有眼睛等於沒有眼睛,這叫「瞽叟」。
「叟」就是老人。他兒子,他也想害他,他叫他兒子去修房子,叫舜到屋頂的時候,他把梯子拿開,從下面放火;叫舜到水井裡面去挖泥土,再把泥土丟下去要把舜掩埋。舜他家裡有三惡,但是舜他用至德、用至孝,面對這三惡。最後他轉惡為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他度了他們。同生極樂國。
舜當時「不告而娶,為無後也」。因為舜接受堯的女兒,這個二女是堯的女兒,嫁給舜。舜不告訴他的父母而娶堯的女兒。這裡面講說,他如果告訴他父母,就沒有後代。如果告訴他父母的話,就不能夠娶堯的女兒了。
《孟子·萬章篇》上,萬章就問孟子說:舜「不告而娶」他為什麼不告訴他父母呢?各位同學,我們如果有年輕的朋友,是不能學這一條,舜是比較特別。你不能說,舜可以不告,那我也可以不告。舜是很特別的一位。孟子就說「告則不得娶」,他說,如果告訴他父母他就不能夠娶啦。「男女居室,人之大倫也。如告,則廢人之大倫,以懟父母,是以不告也。」萬章就問孟子說了,他說:《南山篇》裡面說娶妻是怎麼樣呢?一定要先告訴父母,如果真的照這樣來做的話,舜好像也沒有去落實,舜並沒有告訴他父母自己要娶妻。這什麼意思呢?
孟子就說,他說:「告訴了他父母,就不許他娶堯的女兒。可是男女成家是人類的大道,如果等待告訴,娶不成,那將來就沒有兒孫。那豈不是傷了人的大道了嗎?那反而成了父母的怨懟,(怨懟就是埋怨啦),所以不告訴他」。
萬章就說:「那舜娶妻不告訴父母,但帝堯為何不告訴舜的父母呢?」堯為什麼不告訴舜的父母呢?孟子說:「堯如果告訴舜的父母,堯也沒辦法把女兒嫁給舜」。這就是「不告而娶」的由來。
現在很多年輕人就會有這種現象,本身我們還是要聽聖賢的話,要依孝道,最重要的就是要結好緣。
接下來看這個『成法』,「成法」是既定之法,就是有一定的這個規則可循。
再下來看206頁,這個『事父母幾諫』它是從《論語·里仁篇》出來的,它說:「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這個「幾」就是說微細的地方,人有過錯的時候都是在幾微發動之時。
為什麼我們要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淨空法師在開示裡面跟我們講,黃念祖老居士在註解裡面也講,我們眾生迷惑顛倒,所以用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的聖號,來取代百千萬億的妄想雜念。我們做不到不起心不動念,所以我們在起心動念的時候,就是那個幾微發動之處。
老法師常講「念念成形,形皆有識」,每一個念就是一個種子。在幾微發動的地方,你馬上發現的時候很容易改正,「易於改正」。所以,「故為人子者」如果做人家子女的,見到父母親有過錯,在剛剛起來的時候,在「微起」的時候,應該當面勸諫,「即當諫之」;「不俟形成大過」,你不要等形成大的過錯了,你才要講,那就來不及了。
「若見父母之志不從其諫」,它的意思是父母不接受你的勸諫,你要怎麼樣?這裡講說,你要保持尊敬。但是你還是不要放棄,「不違其諫勸之初衷」就是還是不要放棄。你要勸告父母,不要放棄「繼續進諫」。
如果「屢諫不從」呢?甚至受到父母的怒斥,則你要忍受,要「不辭勞苦」,你要能做到什麼?「不怨父母」而且要「諫之不已」,就是不要停止,還是要勸諫。
可能會比較辛苦,會擔心。但是如果你勸諫不能夠被父母接受的話,恐怕父母造成大過,這才是真正讓你憂愁的地方。這個地方就是講「事父母幾諫」。怎麼去勸告父母這裡有講,最隱微的地方發動的時候,就要去對他勸諫。
再下來『隱隱躍躍』就是隱隱約約;
『澌沒』就是消亡、泯滅。第四行『幾甫』,這個「甫」就是開始,剛剛發動的時候。『是以心斡心』,這個「斡」就是旋轉、運轉,就是斡旋。
再下來『故不待行事不從』,這個「不待」就是不用;『見志不從』就是剛才我們講過的「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就是你的意見表達了,但是父母不願意聽從,這叫「見志不從」。
『未始有違』,這個「未始」就是從來沒有,未曾這個意思;『團團會在這裡』,這個「團團」是全部的意思。
最後一行,『何性命之不周。何位育之不行』。這個「性命」是中國古代哲學的範疇,它是指萬物的天賦跟稟受。在《易經》裡面講「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乾」就是天道,我們講「乾坤」,乾道就是天道變化,各正性命。
這個「性」就是天生之質。比如說,有人比較剛,有人比較柔,有人動作比較快,有人動作比較慢,這個叫「剛柔遲速之別」,這個是天生之質。「命者,人所稟受」。比如說他富貴、他卑賤、他長壽、他短命,這個就是「命」。這個「性者」、「性命」在這個地方解釋,如果用佛家的角度,「性者」就是正報,「命者」就是依報。老法師常跟我們講「依報隨著正報轉」。正報就是我們的心。
這個是這裡講的「何性命之不周」。再看下面,這個「周」就是完備。
「何位育之不行」這個「位育」就是《禮記·中庸篇》裡面的「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表示說,「人君所能至極中和,使陰陽不錯,則天地得其正位焉,生成得理,故萬物其養育焉」。
「位育」的意思就是如果君王能夠推行「中和大道」,天地能夠安於其所,萬物能夠發育滋長。天地萬物跟我本為一體,我們的心正,天地的心也正;我們的氣順,天地的氣也順。所以足見修道的方法,全在「反求諸身而自得之,以去夫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中和大道」就是佛法的不二法門,就是中和。
所以佛法在講什麼?凡夫會落一邊。凡夫執著有,我們執著這個色身,我們執著五蘊的這種感受,「色、受、想、行、識」。凡夫因為他迷惑顛倒,所以凡夫他執著有。
佛陀跟我們講,這個「假有」,我們這個身體,色身是「四大五蘊」的和合。「四大」就是什麼?就是「地、水、火、風」,那「五蘊」呢?就是我們的「色、受、想、行、識」。
二乘人,聲聞乘的人,他執著空,他執著有一個涅槃。所以他認為這個世間無常、無樂、無我、無淨。那凡夫他執著什麼?他執著有常、有樂、有我、有淨。他認為這個世間都不會變化,我的房子就是我的房子,我的太太就是我的太太,那我就是我。這個身體是屬於我的,我的錢就屬於我的,他認為這個世間的一切,他所擁有的東西都不會變化,這叫凡夫執著這個常。
世間人執著這個樂,五欲之樂。比如說喝酒、賭博、好色、吸毒,我們都看了很多了。這個吸毒、喝酒的、醉酒的,或產生意外,性命都賠出去了,樂極生悲。
所以凡夫執著這個樂,五欲之樂,常、樂、我、淨,他認為這個有真我。他不知道我們這個身體是個假我。凡夫執著我們這個身體很乾淨,但是佛陀說我們是九孔不淨。你看我們眼睛有眼屎,我們鼻子有鼻屎,我們耳朵有耳屎,我們九孔不淨。所以凡夫執著常樂我淨。
二乘人呢?他認為這個世間,無常、無樂、無我,無淨,生死輪迴非常恐怖,所以二乘人他透過修行,破了見惑,再破了思惑,貪瞋癡慢疑。他從「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羅漢」,最後他證得無生,破我執,證得「我空真如」。
他入涅槃了,他不受後有,「所作已办,不受後有」,他入涅槃。但是阿羅漢他並沒有破法執,他也沒有破根本無明。所以佛陀就跟阿羅漢講、聲聞乘的講,說,你入的是「偏真涅槃」。
因為涅槃是本具的,涅槃又叫作「圓寂」。「圓」就是圓滿一切功德,寂滅一切煩惱。你把見思惑破掉,把塵沙惑破掉,你再把四十一品根本無明破盡了,你離了執著,離了分別,離了妄想。斷了,你證入一真,你本具的涅槃就現前了。
本具的「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五分法身香」就現前了,你就圓滿戒定慧的功德了。你就息滅了貪瞋癡。你今生的分別我執、分別法執,俱生的我執、俱生的法執都斷了,你轉識成智了,也就成佛了。那才是真正的大涅槃。
所以佛陀所證的跟法身大士所證的,叫大般涅槃。(般若那個般)。什麼叫大般涅槃?他不住生死,他也不住涅槃。這個生死跟涅槃是不二。佛陀住不二法門,他沒有能所。我們如果以淨土來講的話,叫常寂光淨土。常者不變,寂是清淨,光者智慧。所以我們叫「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三德祕藏」證得了。所以凡夫執著世間的假有,這四大五蘊的常樂我淨。這真的會執著。如果你沒有開智慧的話,你就會執著。
我以前去碧潭(新店碧潭),助念一個也是我們承天禪寺的一個師姐。你看她也是念佛的,這個師姐本身還是助念團的,平常在幫人家助念。她也會叫人家放下,可是問題輪到她的時候,她放不下。他們已經助念一天一夜了還是沒辦法捨報,為什麼?因為她執著放不下。她執著有一個常樂我淨,她放不下。
所以我去的時候,我就看到一個法師趴在那邊睡著了。我認識一個馬居士,他在那邊也睡著了,他趴在那邊。因為念累了,往生者還沒有往生,活的人已經累了,下面繼續念阿彌陀佛。
因為她是肝癌,肚子脹得大大地,肝癌到後來肚子都會膨脹起來。她蓋陀羅尼被,但是臉沒有把她蓋住,因為她還有一口氣在。她是已經一天一夜沒辦法斷氣。
我們這邊有個禮坊禮品公司(就是結婚的時候,會賣禮餅那種禮坊)。那個食品公司的老闆娘(张師姐)很發心,都在幫人家助念。她是董事長的夫人,樂善好施,喜歡護持三寶,喜歡助念。她認識我,她說:「黃師兄,你來跟師姐開示好不好?她都走不了,放不下,怎麼辦呢?」她就叫我去。
她住在新店的別墅也滿漂亮,我進去先看一下。她們家的這個裝潢算是一個也不錯的房子。我先瞭解問題出在哪裡。我看她先生沒有學佛,是一個凡人。那我就知道等一下要怎麼講了。
我就把那個師兄先叫到旁邊。我說:「師兄,你等一下就跟師姐講」。(我先用臺語講,再用國語講,因為那個師兄聽懂臺語)。我說:「你跟你太太說,太太,妳免煩惱啦,我不會再娶細姨啦,妳就安心去阿彌陀佛的世界啦」。
我翻成國語就是說:「太太啊!」(臺灣叫太太,大陸叫愛人啦)。他說:「愛人啦,妳不要擔心啦,我不會再娶二太太啦」。(我們臺灣話叫細姨,細姨就是第二個太太。再婚這個臺灣叫作細姨)。「妳不用擔心,妳往生,我絕對不會再娶太太的,這個房子永遠是我們的,兒子也是我們的,我們的錢絕對不會落到別人家去的,所以妳放心。」
我說你就這樣讲就好,因為他也不懂佛法。我說你講完就換我來講佛法。她放不下情,情執嘛。所以老法師講,最難斷就是情執。對先生的情執、對小孩的情執、對這個房子的情執、對這個「我所」的情執,我的家,我的財產,不能落到別人的手中去。「我所」,有「我」就有妳所愛的東西,依報世界。
結果她先生講完以後就退到旁邊去,換我下去講佛法。我就開始講「四聖諦」,「苦、集、滅、道」,講佛陀的十二因緣:「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然後再講發菩提心,信願行,求生極樂世界,脫離生死輪迴。我大概原則是講這樣,但是我每一次跟亡者說法是千變萬化,是看現場的情況再把它切入,往往都產生不可思議的效果,都是佛菩薩給我加持的。
我講完回到我家,從新店到我家開車大概二十分鐘到三十分鐘,我才剛下去要吃一碗麵,那個師姐就打電話跟我講說:「黃師兄真的很好用呢,你跟她講完以後,她就捨報了,已經往生了。」放下啦。就那個關鍵。
那你要怎麼辦?你要幫助她轉識成智,安她的心。她煩惱一品都沒斷。她執著放不下來,你要安她的心。「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這佛陀教我們的,你不要硬梆梆地。如果講到助念,我都很有心得。我回到家的時候,那個詹師姐打電話跟我講說:「師兄,她真的捨報了」。幫助她放下這個塵緣。
所以我們平常真的要有念佛的功夫。那念佛功夫在哪裡呢?我常常跟各位蓮友講,老法師講,「你做不到不住色聲香味觸法布施,但是你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法,你要把它全部轉成阿彌陀佛」。好吃的也是阿彌陀佛,不好吃的也是阿彌陀佛,好聽的話也是阿彌陀佛,你就不起貪了。不好聽的話你也轉成阿彌陀佛,你就不起瞋了。你久而久之你就把這個憎愛放下來了,這個叫作「暗合道妙」。
你念到功夫成片的時候,你就是可以做到八風吹不動了。你就不受一切境緣的影響,不受到一切好壞境界的影響,你的煩惱就伏住了,煩惱伏住就帶業往生了。因為叫你放下憎愛,你做不到,因為你沒有明心見性,沒有開智慧。
所以「阿彌陀佛」是不可思、不可議,暗合道妙,巧悟無生。是不思議的佛特別開設的一個方便法門。鍋漏匠就是這樣,他把一切萬法轉成阿彌陀佛,最後站了三天三夜往生了。深圳的黃忠昌也是這樣,修無法師也是這樣的,這個就是佛法,它是講不二法門。
最後的究竟是空有不二,證得我們這一念心,也就是《金剛經》裡面講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個「應無所住」那個「無所住」就是真空。「生其心」就是妙有,就是講我們這一念心。它的體是真空,它的作用是妙有,無量無邊。
這個是講到這裡這個「中和大道」,提到佛法裡面的「不二法門」。
再看下來『事變』就是事物的變化;『經權』就是通權達變,通權達變;『斡運』就是旋轉運行。
我們看207頁的第一行,剛才講的「事變經權」。現在講『靈明斡運』;『尊養』第二行這個「尊養」就是尊奉侍養;『武周』就是周武王跟周公;『靈蠢』就是蠢動含靈;『凝天之休』就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福報福祿,就叫「凝天之休」。
『郊廟』,『達乎郊廟』這個「郊廟」是古代天子祭天地跟祖先的地方。《書經舜典》裡面講「汝作秩宗」,這個「秩」就是秩序,「宗」就是尊也,擔任郊廟的官。古代的《周禮》,所謂「天神人鬼地祇之禮是也」。祭祀先祖叫「郊廟」的地方。
『無忝所生』就是不辜負父母的意思。沒有對不起父母,叫「無忝所生」。
『張子西銘』,「張子」是誰呢?是宋朝的張載,他又叫橫渠先生。他喜歡談兵事,軍事。范仲淹勸他讀《中庸》,后来他博覽群籍也講授《易經》,因為碰到程頤,認為自己程度跟不上程頤,覺得很慚愧,就停講了,去學別的。
「西銘」是他的著作。張載他寫了一個《正蒙·乾稱篇》,這個《乾稱篇》,左書叫作《砭愚》,右書叫《訂頑》。後來程頤把他的《砭愚》稱為《東銘》。把他的《訂頑》這本書改成《西銘》,這是張載作的。
張載的《西銘》裡面,他提到很多「民胞物與」,就是天地萬物跟我是一體的,這叫「民胞物與」。老法師講過,「虛空法界一切眾生就是我自己」。這個就是「民胞物與」的思想,把宇宙看作一個大家族。這個就是《西銘》的意思。
再看『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也』,這我們上一回有提過是《禮記中庸》,「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這個「至誠心」就是我們佛家講的菩提心。所以它是說,如果要契入天道,不是靠勉強的,不勉強而能夠跟善相應。
「不思慮而自得於善」就是不是經過你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這叫作「不思慮而自得於善」。從容「閒暇而自中乎道」的意思就是說聖人他契合天道。『不思不勉』就跟剛才講的這一句是一樣的。
《大乘起信論》裡面有講,它說:「一切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別;若離妄念,則無一切境界之相」。一切的境界,一切的諸法,都是因為我們有這個妄想,而有這個差別。
所以它說:「一切法從本已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我們這一念真如心,它是怎麼樣?老和尚講說,我們這一念心意識緣不到。為什麼緣不到?因為我們現在有「我所」,我們有「能所」,我們有「我執」、「法執」。
為什麼它是「離言說相」呢?因為我們這個「真如心」它是本自清淨的。「言說」在佛經上的解釋叫「以指標月」。你現在必須要怎麼樣呢?你要借修德顯性德,你不借文字般若,你沒有辦法契入。為什麼?因為我們的習氣毛病很多,我們有無量無邊的習氣種子,都在我們的阿賴耶識裡面。我們很不容易轉這個心念,很不容易轉境界。又習氣很難斷,所以我們現在就是要薰習般若,老法師叫你讀《無量壽經》三千遍。有人讀三千遍,有人讀四千遍,到後來其義自見了,他契入了。
劉素雲居士用十年的功夫一門深入,只聽《無量壽經》,讀《無量壽經》、念佛,她契入了。她用老法師講的方法「不夾雜、不間斷、不分別」。劉素雲居士講說「老實、真幹、聽話」,她做到了。她這個叫作什麼?叫作不思不勉而自得。
我們都是借文字般若,再進入觀照般若,再進入實相般若,實相般若是我們本來的智慧,所以是借修德顯性德。你念到功夫成片的時候,你煩惱不現行的時候,你自然而然就相應了。這個境界就是你可以「不思不勉而自得」。就這裡前面有講了『從容中道』,從容中道是什麼?你就契入了,你就相應了。「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這是儒家這裡面講的「從容中道」。
「從容」就是萬緣放下的意思。「中道」就跟我們真心相應,跟我們的自性相應,跟我們的菩提相應。這個叫「不思不勉而自得」。所以它「離言說相」,也「離名字相」。
你真有一個名字又不對了,那你心中有一物。法達禪師讀誦《法華經》三千部,他覺得很傲慢,見到六祖大師頭不著地,為什麼?他心中有一物。六祖大師就知道說,你心中有一物啊。頭不著地,你心中有一物。他為什麼有一物呢?他覺得很傲慢。
他覺得說我讀三千遍《法華經》。這很不簡單呢。《法華經》是一個大部頭的經,所以他有名字相。那他有名字相,他有這個「法華經三千部」的名字相,就著相了。一著相就跟「真如」不相應了。
那更不思「心緣相」,這個心緣相就是我們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就是「三时繫念」裡面講的緣慮心。就不思心緣相,所以你要離開这個,它「畢竟平等,無有變異」,「在聖不增,在凡不減」,這永無變異。「不可破壞」,為什麼不可破壞呢?它水不能淹,火不能燒。
以前我講過那個禪師的故事,兩個師兄弟在山上修行,那師弟有一點功夫就下山,想要去利生,去弘法。就到客棧裡面去打坐。他有一點功夫,打坐以後就入定了。入定以後,他氣息就很薄弱,幾乎沒有了。店小二,客棧老闆就看這個人好像往生啦,就放一把火把他燒掉了。然後等到那個禪師他出定的時候,他找不到身體,屍體被燒掉啦。所以晚上就在客棧鬧鬼,叫;「還我身體來,還我身體來」。他找身體啊。
這個消息傳到山上他師兄那裡,他師兄就從山上下山了,要來捉鬼。就跟客棧老闆講:「我來幫你收一收,這個閙鬼的我的師弟」。他就到房間裡面叫店小二給他準備一盆水,一把火。他先取一把火出來,他就跟他師弟講。
他半夜的時候,他師弟又來找身體,说:「還我身體來」。他師兄說:「在火裡面啦」。然後那個禪師就鑽到火裡面去找,找不到。後來他師兄又準備一盆水,他又再講了,他說:「還我身體來啊」。師兄說:「在水裡面啦」。他就跑到水裡面找,又找不到。他跟他師兄講說:「水裡面沒有,火裡面也沒有,在哪裡呢?」師兄說:「當下就是」。他悟了。那個想要找身體的那個心是誰呢?迷的時候叫「阿賴耶識」,叫靈魂,悟的時候叫「真如」。就是我們的這個真心理體,本來的面目,那是真我。他找到啦。找到以後他當下頓悟,我執破了,他入涅槃了,解脫了。
這是什麼?水不能淹,火不能燒。所以叫作什麼?剛才講的「不可破壞」。所以殺人命案,你殺死他,他是會冤冤相報的。你是殺他的肉體,但是你殺不死他的靈性,靈性是「不可破壞」的。你殺死不了他,所以他會報仇。你躲得了一時,你躲不了今生今世。你躲得了今生今世,你躲不了生生世世。那怎麼辦?輪迴受報。
「唯是一心,故名真如」。當你把我執,法執破了,再破四十一品根本無明,你能所不二的時候,你就證得「真如」了。就是六祖大師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動搖,本不生滅,能生萬法」,它的體「無所住而生其心」了,你就入常寂光淨土了。
這個「從容中道」剛才我們也提過了,舉動都合乎中道。
再翻過來208頁第四行『性真』,這個「性真」是真性。
『和盤捧出』,沒有任何隱瞞說出來。這在佛法裡面也會用到。佛陀要入涅槃的時候,文殊師利菩薩就跟佛陀說:「佛陀你最後還有沒有什麼交代?還有什麼沒有說的啊?」佛陀就跟文殊師利菩薩講:「文殊啊,我毫無保留,我和盤托出」。就是這裡講的「和盤捧出」。
佛陀所講的眾生本具的性德,「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佛陀在《法華經》裡面講,「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我們在上一集裡面,我們講了很多,很清楚。佛陀為我們眾生毫無保留,這叫「和盤捧出」,和盤說出。
『性諦』這個「諦」是佛教的用語,它是真實無謬的道理。
再下來『號泣怨慕』這個「怨慕」,它是在《孟子·萬章篇》上,「萬章問曰:舜往於田,號泣於旻天,何為其號泣也?孟子曰:怨慕也」。這個意思就是說,萬章問說,舜在歷山種田,他放聲大哭,朝著上天來跟上天禱告。他為什麼會這樣大哭呢?因為他不能夠,「不得其親而思慕也」。他為什麼會有「怨慕」呢?因為他想念他的父母親,他希望得到他父母親的親情,這叫「怨慕」。
『困勉之極』這個「困勉」就是刻苦勤奮。原文是在《禮記中庸》裡面,它說,「君臣也、父子也、夫婦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這五者,天下之達道也。智仁勇三者,天下之達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或生而知之,或學而知之,或困而知之」,(這裡講的這個「困勉」就是從這裡出來的)。「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所以這個「或困而知之,或勉強而行之」就是這裡講的「困勉」的由來。「及其成功,一也」。
這一段的意思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智、仁、勇」三達德,還有「五常」:君臣有義、父子有親、夫婦有別、兄弟有悌、朋友有信,這個叫作達道,五常的達道。全靠一個誠字,真誠。
有的人生出來就知道「達道達德」。有的人是經過學了以後,才知道「達道達德」。我們就是這樣,要經過學「聖賢傳統文化」才知道達道達德。有些菩薩再來的,乘願再來的,有的生出來他就知道達道達德。
有的困學才知道達道達德,有些人他學得很辛苦。他就沒有一個很好的學佛環境,障礙很多,這叫作有的困學才知道達道達德。但是等到他知道了,都是同樣一件事情,就是明心見性。就是成為君子,成為聖賢。那是同一個標準,最後的目標。所以叫作,他知道的都是一樣的道理。
有的安然行這達道達德。有人怎麼樣呢?他就是很歡喜去做法布施,去弘揚達道達德,那就是菩薩。有的有利益我才要去做,就是「有利而行之」。有的很勉強才去做達道達德。剛開始學做菩薩的時候,都覺得很困難,沒有耐心。現在同學在幫我錄影,在幫我場記。我都會跟他們叮嚀,你們要「安然而行之」。但是一定會碰到一些困難,或有「勉強而行之」,菩薩道上都會這樣的。
就像我還沒有助念以前,我很怕死人,我也講過笑話,現在助念三四百個都習慣。現在是因為講經比較忙,沒有時間,只要有因緣我都會去。以前我看到那個棺材跟死人,我馬上就躲開,眼睛不敢看。那時候沒有學佛。剛開始學的時候也是很勉強。所以我剛開始的時候是很怕這些東西。
我以前有講過,我在開車的時候,剛好經過中山高速公路泰山收費站。前面有一臺車,那裡面剛好裝了一副棺材。那棺材裡面到底有沒有死人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們就會,「一切法皆因妄念而有差別」,就這個道理。
「一切法從心想生」。所以我們一看到棺材就想到死人,心裡就不舒服,就起執著。剛好,巧不巧,回來就感冒了,那時候我還沒有學佛。我家兄就帶我到一個算命卜卦那邊去,那算命卜卦就跟我哥哥講,(那是很久以前,差不多二十幾年前)「你這個弟弟」,(我們臺灣人講沖嘛,沖煞)。「你這個弟弟,沖到東北方的這個陰公」。陰公我也聽不懂。什麼叫陰公啊?我們都會想當然爾,會穿鑿附會。所以我那時候就想,有道理。林口那個方向,是臺北的東北方。有道理,這叫穿鑿附會。
所以剛開始去學助念的時候,去行菩薩道的時候,就有勉強去行達道達德。儒家講的「三達德」、「五達道」,剛才我們提過,「五達道」就是五常。我們佛家講什麼?就是「六度,三學六度,戒定慧,六度波羅蜜」,一樣的道理。這也是達道達德。
再看下來『抵塞』第八行「抵塞」就是搪塞;最後一行『饒與』就是讓與;翻到最後209頁『素王』,這個「素王」就是空王。
「空王」是什麼呢?就是他有帝王之德,但是沒有居帝王之位,這個叫「素王」。漢代春秋公羊家的說法,他說孔子身雖無位,但是他修春秋以制明王之法,故稱孔子為「素王」。佛法來講的話,釋迦牟尼佛叫什麼?叫法王,對不對?所以法王是什麼?法王就是佛,佛的意思。
好,再翻過來,這一段來解釋白話。看205頁這個原文
「明乎善。便完全那靈靈活活的。」我們真正明白悟透,孝是至善圓滿的性德。「隨在生出。自有寸尺」如果我們能夠真正明白領悟這個孝的性德,你就會用在日常生活裡面活活潑潑的。「靈靈活活」就是活活潑潑的。你跟父母相處,待人處事,就會怎麼樣?就會圓融無礙。「隨在生出」就是說不論在何時何地,只要念頭一動。「生出」就是只要念頭一動,做子女的就知道分寸的拿捏。
可不是嗎?我們對待父母,我們只要看父母的一個臉色,看父母今天心情不好,父母今天好像悶悶不樂,我們馬上念頭一動,就知道分寸了。講話小聲一點,爸爸今天不高興啦,媽媽今天心情不好啦,弟弟你不要鬧,媽媽今天心情不好。這叫「隨在生出,自有寸尺」。
這什麼意思?孝嘛。這個小孩子孝順才會這樣嘛。他如果不孝,他才不管你,媽媽心情不好,爸爸心情不好。所以這個是不思議的,所以它講說「靈靈活活的」,沒有人教他就會。小孩子知道分寸拿捏在哪裡。這什麼意思?沒有辦法去解釋。只能說儒家講的血性,天性。我們佛家講性德,只能這樣去解釋。
再下來,「如小杖則受。大杖則走。不告而娶等項。非有成法可尋」,比如說,儒家說的,父母如果小小地杖罰你,你還可以接受。如果父母親給你大杖罰,你就要走開啦。為什麼?父母打你是不得已,他是要教育。我們一般俗話講,打在手裡,痛在心裡。哪個父母願意打小孩?
他是很不得已才打你,才要教誨你。可是打下去,他自己也很後悔,也很痛苦。事實上你受傷了,父母親比你更心傷。我們所謂的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哪個父母願意這樣做呢?所以這個「大杖則走」的意思是說,不要讓父母起大煩惱,不要讓父母起了非常大的一個心裡的痛苦,這是一種孝順。
「不告而娶」就是剛才我們講舜的故事,因為他父母不同意他娶帝堯的女兒,就沒有告訴他父母。他說,這個東西,實在講沒有一個固定的規則法則,可以去遵循的,可以去依循的。但是不管怎麼樣?「自家心靈必如是而始快耳」,一定要怎麼樣呢?一定要你自己的孝心,你要存什麼樣的心念,你自己很清楚。
你總是要做到你的心靈要恭敬順承,你自己才會快樂心安,對不對?我們對父母如果恭敬順承,我們才會感覺好像心安理得。今天我們跟父母頂撞,講一句話惱怒了父母,我們都覺得也悶悶不樂。哪一個小孩子不是這樣呢?你惹父母生氣,其實小孩子本身也很痛苦,這個叫什麼?就是你「自家心靈必如是而始快」。
「幾者。動之微。吉凶之先見者也」這一段,「所以服事父母者亦如是」。它說我們服事父母也是要用這種心,什麼態度呢?就是我們前面講的,我們要恭敬順承,自己才會心安快樂。要用這種心。所以它說「事父母幾諫」,就是說,父母如果有過錯,我們要對他勸諫,要委婉勸諫。
這裡講的,「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各位看206頁這個原文「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其實它少掉一個字,就是吉「凶」之先見者也,這個在哪裡呢?各位如果去看《感應篇彙編》紅色的這一本的原文,二十三頁,在「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這個二十三頁的第四行,它這裡面就有了「易曰。幾者。動之微。吉凶之先見者也」,從這裡面出來的。
這一段裡面「幾」,「動之微」就是說,它在微微地發動的時候。人如果有過錯的話,在那個心念啟動的時候,已經念頭起來了,叫作「動之微」。這個時候容易改正。你只要在這個時候把他糾正,把他勸諫。他念頭放下來,念頭改過來,那「吉凶之先見者也」,就是好的吉祥,不好的凶惡,就在這個地方見分曉了。這叫作「吉之先見者也」的意思。
「父母原來只有一善心」,父母對小孩事實上不管怎麼樣,縱使父母生氣,父母對小孩那個愛心還是沒有變。那個善心還是永遠都是這樣的。這叫作「父母原來只有一善心」,都是屬於吉祥善事。因為父母跟子女有這樣的一個性德天性,所以一切都是最後會轉為吉祥好事。這個意思。
「就做微有轉念」,就只有在這個念頭轉動的時候,父子有親的那個善心,那個天性,它就會隱隱跳出來了。它不可能就這樣地淹沒殆盡,因為有這個父子有親的天性。所以在任何一個不好的因緣,它最後都可以轉凶惡為吉祥。
這一段其實嚴格講起來很不好解釋。我看一兩本註解講起來,覺得就很不容易去契入它那個味道。我想我剛才這樣的一個解釋,大概跟這裡的意思就有一點點接近了。最主要是怎麼樣?就是要把我們那個善的性德,把它彰顯出來。
再下來「服事父母。正從此處婉轉」,服事父母就從這個地方,利用這個父子有親的天性,下去婉轉勸諫。
「幾未動。挑動他」,在這個過錯還沒有發動以前,就是說不管是父母親或是小孩子,尤其是父母親如果有過錯的話,如果「幾未動」就是他還沒有發動的時候,你就要去把這個天性,要把他挑動出來。如果他徵兆已經出現了,「幾甫動」就是他過錯的那個行為已經出現了,就要去把他導引,去接引他,把他導引到善的方向。
「幾有失」,如果他這個心念有偏差了,「有失」就是有偏差。就要挽回他,怎麼挽回他?你態度就要軟化。你就要用善的心念,要用包容的心念去把他挽回來。你不用在那邊堅持,你只要聲音再放軟一點。我們講說「家裡只能講理,不能講法」。你講那個情理,講那個情,你就把他的心拉回來了。這叫「挽回他」。
就是用什麼呢?是「以心斡心」,就是用我們這一念真誠的心,來運轉他的心。也許他的心是在生氣,可是你用真誠的心,用孝順的心,你就可以轉他那個瞋恨的心。這個意思就是「以心斡心」。
這完全是怎麼樣?「視無形聽無聲的工課」。「無聲無形」是什麼?就是我們這一念心。我們以前常常講過,你說它有,你找不到;你說它沒有,你感受得到那種痛苦,它有見聞覺知的作用,這叫「無形無聲」。所以,完全要在無形無聲的機會下去做工課。
不要等待父母行為不依這個道理,就是「故不待行事不從。當見志不從時。孝子已費盡心計矣」。我們剛才一再強調說,父母如果有過錯,你勸諫的時候,父母不能接受,你還是要尊敬。但是你不要放棄勸諫,你還是要繼續,尊敬父母,孝順父母,你等待機會再跟他勸諫。就是這裡講的,不必要等到父母行為不依從道理。要在見到他們心意,有不依從道理的時候,孝子就要費盡心機,去盡力的下工夫了。
「惟如是」,惟有這樣,才能使自己的心跟父母的心合而為一。從一開始就不會違逆,能夠這樣的誠心去順從。「如此而誠。如此而順」,能夠用這樣的真誠心跟順心,就可以將雙親跟我的心共同聯屬在這一個本性的真原上。「團團會在這裡」團團地圍聚在這裡,就可以把天地同根的萬物同體的本性真原,團團聚會在這裡。
這個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以前講過,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七聖財。第一個我們有信財、有捨財、有聞財、有慚愧財、有精進財、有定慧財,我們性德裡面都有慚愧財。就是這裡講的「聯屬一本之真原」,這是我們的「七聖財」。
你不管做子女的或者是做父母的,因為他有這個天性在,你只要誠心跟順承,孝順跟真誠,一定可以把他這個本有的性德把他挑出來,挑動他,接引他,最後挽回他。
大陸的「傳統文化講座」裡面,那位胡小弟(胡斌小弟),他不就是這樣的嗎?他父母離婚了,他當時在家鄉的時候,也是一個失去父母愛的小孩子。所以他開始學壞。
學壞以後他就到北京去了,就跟一群惡少在一起開始就學壞了。就學了一些電影的情節,就拉幫結派,當老大,吃喝嫖賭樣樣都來,後來累得一身都是病。他甚至學那個電影情節,把人民幣做成菸捲用來抽菸,把菸草放進去這樣來抽菸。來彰顯他自己的比別人高一等。後來他得到一身都是病,覺得內心很空虛。
但是他父母沒有放棄他,後來用《弟子規》來接引他。這就是接引他、挽回他,沒有放棄他。因為他母親的這麼一個真誠,他父母親是順他,就是「如此而誠。如此而順」,終於把這個小孩子的心拉回來。所以不見得就是父母的錯,有些是小孩的錯。
陳大惠老師就把胡小弟帶到大會上去,說法利益眾生。他每一場講得都非常地感動,他自己講得滿臉都是淚,連我聽了我都很感動。在「聖賢教育改變命運」光盤裡面,他講得真的很感人,在網路點擊率最高。那為什麼?感應道交嘛。
最後,你看他在「聖賢教育改變命運」的大會上,他當場跪下去跟他父母懺悔。它這裡面也有很多其它的個案,也都是一樣,向父母親當下跪下去懺悔。最後胡小弟這樣的善行跟孝心,感動了他離婚的爸爸回來跟他媽媽重歸舊好。
胡小弟的故事是這裡講的最好的註解。《太上感應篇》離開我們已經這麼久了,幾千年的老祖宗的智慧。到現在,你看,一印證,不謀而合。胡小弟不就是給我們解釋,這個活生生的例子了嗎?這個叫作什麼?「把親與我聯屬一本之真原。團團會在這裡」,就是什麼?是血性,那個天性啦。父子有親的天性,他把它拉回來了。
「天地同根。萬物同體」都同一個性體,十方三世一切佛同共一法身。為什麼叫同共一法身?同樣都有這個覺性,同樣都有這個靈性。我們這個覺性就是見聞覺知,現在是因為迷了以後「背覺合塵」。
如果能夠做到這樣「何性命之不周。何位育之不行」呢?如果能夠做到這個地步,還有什麼天性、性德不能夠恢復呢?我們用俗話講,還有什麼深仇大恨不能夠化解的呢?還有什麼地方不能夠教育呢?還有什麼地方不能夠化育呢?有哪一個人不能夠敎好的呢?還有哪些天下的事情不能夠通權達變呢?不就「在我靈明斡運中」,不就都在我們這一念靈明的本性的斡旋妙用之下恢復了嗎?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
這寫得很好。這跟佛家的性德是一樣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轉煩惱為菩提」是不謀而合,完全一樣的境界。「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迷的話叫眾生,悟的話就是佛,一念之間而已。所以眾生跟佛迷悟之間只有一念而已。
再下來,「是謂集百順以貽之親。大舜之所以德為聖人。備福尊養者。此也」,「是謂集百順」,這個「百順」的意思就是無量無邊,無量的孝心善行來報答我們的親恩,報答我們的父母。
「大舜之所以成為聖人」是因為他有豐盛的德行,儲備了這個福德資糧,才受到人家尊敬供養。為什麼呢?「此也」什麼意思呢?因為大舜開發了「天地同根。萬物同體」的真心根源了。也就是說大舜他已經成就聖賢了,他無我了。他無我以後就跟性德相應了,也就是《金剛經》裡面講的「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我們前面有提過,他把他的父親(那個瞽叟)當成聖人。他把他的父親當成至真至要的一個真理,他就把他當成佛,所以他沒有怨恨。雖然他父親對他這樣,要放火把他房子燒掉,要把他落井下土,他沒有怨恨。那是舜做到什麼?「普賢菩薩十大願」裡面講的,第一個「禮敬諸佛」。他真的把家裡那兩位,雙親當成兩尊活佛當成「釋迦牟尼佛」跟「阿彌陀佛」在禮敬。
舜的這個忍辱波羅蜜,跟佛陀在因地菩薩行的時候很像。佛陀在做菩薩的時候,歌利王帶著他的嬪妃到山上去玩。佛陀在入定修行的時候,歌利王的嬪妃就很高興的來聽佛陀開示。佛陀為這些嬪妃講苦集滅道,如何離開世間的五欲六塵,如何離開這個生死輪迴。佛陀講得很好,這些嬪妃聽得法喜充滿。
「歌利王」翻成中國話叫暴君的意思,非常暴虐。他醒過來以後,(他睡著了嘛),他就來問佛陀,他說:「你一個出家修行者,你怎麼可以跟我嬪妃講話呢?」佛陀說:「我沒有起貪愛之心,沒有妄想,沒有妄念,沒有愛欲之心」。歌利王說:「怎麼可能?五通仙人都會有,你怎麼會沒有呢?」。
「五通」就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就是還沒有漏盡通。「漏盡通」就是煩惱斷盡了叫漏盡通。
他說,五通仙人都會有,你怎麼可能沒有呢?佛陀說,我真的沒有。歌利王拿著刀子割佛陀的耳朵啦、手啦、腳啦,把他劃,一刀一刀這樣劃。佛陀沒有動一個念頭,沒有起一個瞋心。佛陀就跟歌利王講:「我就像剛才跟你講的,我沒有起愛欲之心,就像我現在沒有起瞋恨之心。我最後成佛的時候,我要度你」。
所以到這一世來的時候,佛陀示現成道「釋迦牟尼佛」,第一個度的五比丘,「憍陳如尊者」,《無量壽經》裡面講的那一位法身大士。佛陀已經「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他怎麼會有愛欲之心呢?他怎麼會有貪瞋癡慢疑之心呢?他已經沒有四相,所以佛陀成就忍辱波羅蜜了。跟舜是不是一樣呢?
舜把他父母當成諸佛禮敬。這裡講「大舜之所以德為聖人,備福尊養者」,他就是有這個德,有這個福德,所以被稱為聖人。他有這麼大的福報,接受人家的尊敬跟供養。為什麼?因為大舜已經開顯出來了「天地同根,萬物同體」的真心根源。周武王能做到「事死如生,事亡如存者」。我們前面有討論過這個「至德」,是因為周武王也開發這個性德了,這個至德要道了。
接下來,「此個是常存的。常活的」這個至親的本性是常存的,永不變易的,是活活潑潑的覺性。它徹悟萬事萬物的根源,貫穿一切眾生,包括蠢動含靈。所以舜帝他大德能夠承擔上天的使命,而成就上天所賜與的美德福報。這是因為他能夠以天性來事奉至親,周武王祭祀他的祖先,他的聖德能達到天地祖先。就像佛陀教阿難尊者超度父母,要超度七世的父母。那個「七」就是無量的意思。
周武王不只是祭祀他的祖先,他祭祀天下、天地祖先。所以老法師講的「萬姓先祖」就是這個境界。這是他能夠以至親的本性,來事奉上天的緣故。說到究竟一個生字,自有天地以來就是這一個生字。這個生字,「自有天地以來,無日不生。親與我都是一生生相續」。
這個地方我把它解釋,這個「生」字是什麼意思呢?如果你從佛家角度解釋不是生滅的生。它應該是當作什麼?我們的覺知性,我們的靈性。我們的靈性沒有生滅,但是它永遠是生生不息的,所以我們稱它叫永生。這個至親跟我之間也都是生生相續的,完成了這個人生,就把這一世相關的事情,相關的事物,整個都牽動了。
「完著這個生」,瞭解到這個道理,這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跟父母親的因緣,有些可能是善緣,有些是惡緣。我們所謂的「報恩、報怨、討債、還債」,但是因為我們有這個性德。每一個人都有這個覺性,我們透過這一世的這個眷屬的因緣學佛修行,來度我們的家人也來學佛。到最後都能夠怎麼樣?同生極樂國。
能夠發菩提心,同生極樂國,圓滿這個功德。所以不管是善緣的,不管是是惡緣的,我們都轉為清淨。這個叫作什麼?這是「一生生相續。完著這個生,便把一世有生的物事都相觸相動」,這樣你把它做到圓滿了,到圓滿是成佛。到成佛以後你才有辦法,孝才做到圓滿。這樣叫作「方謂之無忝所生」,這樣才做到說不辜負父母。「張子西銘」張載在他《西銘》裡面,他「民胞物與」的概念就是跟這裡一樣,天地萬物跟我是一體的。
所以它說,王祥的孝順「不免是個死法」,就是怎麼樣呢?王祥這個孝,它並不是活活潑潑地,他是一個有依止的,也就他有能所的。他還是有他母親因為餓了,想要吃魚,他孝順,所以到冰地上臥冰來,用這個魚來供養他的母親。
前面我們有提過了,「會不思不勉矣」,他「不免是個死法」。「會」就是他契入。老和尚講說:「你會嗎?」那個「會」就是契入。他沒有辦法契入,那個不是經過作意的,「不思不勉」就是不是經過勉強的。所以王祥這個孝不能夠說是「不思而得。不勉而中」。
「不思而得。不勉而中」的是誰呢?舜的那種孝才是。因為他把他父母親跟天下父母親都當成佛在對待。「得與中。是何物」呢?得跟中又是什麼個東西呢?是一種既自然又活潑的東西。它可以操縱無形的規矩,能夠盡到衡量天下方圓的功能,方之四海而皆準。所以說「規矩。方圓之至也」,規矩是方圓的最高準則。
「聖人」呢?是「人倫之至」。「聖人」是人倫的最高成就。能夠一舉一動都依「中道」而行的人,合乎「中道」這就是「聖人」。
再下來,然而即使不會得。也不會中,也可說是思勉吧。也就是說,你雖然不能夠契入這個性德,就是「不會得。不會中」。也許你是帶一點勉強,或是你作意的,這叫作「思勉」。這個「思勉」是「意也」。這是什麼?「意也」就是我們有感情用事,有這個情執。這個「識」就是情執。我們有在意氣上用事。
「性真不和盤捧出」,那這就不是跟性德相應,就是說你那個孝是帶有感情的,有情執的、有作意的、有能所的,不是從性德流露出來的。就是「性真不和盤捧出」這個意思。
「則傍在意識上用事」這是停留你的意識上,意識上就是我們佛家講的第六識的分別,第七識的執著,第八識的阿賴耶識,叫心意識。心意識它是帶有染著的。
「若動著性諦。雖如舜之號泣怨慕。不可為人。不可為子。這樣困勉之極」,這一句話什麼意思呢?它說如果你是用意氣,或是你用情,感情用事。有時候,你也會驚動到本性的真諦。就是有時候稍稍會契入,雖然勉強,像舜帝這樣的號啕哭泣。或者思慕,「怨慕」埋怨思慕,但是「不可為人」,但是不能成為聖人。「不可為子」也不盡人子的至孝。這樣的困勉之中。「困勉」就是勉強去做,很困難地去做。
依然你沒有辦法做到不思不勉。「不思不勉」就是自然流露。父母埋怨我們,我們也是做。父母喜歡我們,我們也是這樣的態度。這是真誠、順。順境,他也是這樣做。逆境,他也是這樣做,這叫作「不思不勉」,從性德裡面流露出來的。
如果不是「不思不勉」的,有時候父母跟我們責備幾句,可能我們就不孝了。我們如果是意氣用事的話,有時候比如說父母還在的時候,你是很孝順,對不對?但是你不是性德流露出來的。萬一父母沒有把財產分給你。
比如說我一個蓮友叫洪居士,他學《無量壽經》一天一部,《地藏經》也是一天一部,他就真的做到。雖然他不是開悟的,但是他相應,會著這個「不思不勉」。他爸爸先往生,他媽媽現在還在南投,八十幾歲了。那分財產,老家的地非常地大,老家的房子也非常的大。洪居士他弟弟吵著要老家那個地跟房子,她媽媽就叫這個洪師兄說,你就讓給你弟弟吧。洪師兄就分到一塊地在市中心,一個不起眼的地方。
他坦然接受,他無怨無悔,他歡喜接受,沒有埋怨。媽媽還沒有分財產以前,他也是這樣孝順的態度。現在分財產了,他也常常回去看他媽媽。他媽媽現在就鼓勵她念佛。然後在家裡畫畫,寫毛筆字。那一天他拿給我看他媽媽畫的畫很可愛,寫的毛筆字也很好看。這叫什麼?叫「不思不勉」。
他財產沒有分到,他還是這樣的孝順,這叫誠跟順。這樣各位明白嗎?他就不是用意。他如果是用意,就是識。識就是情感,就是汙染,就是阿賴耶識,就是有執著的,這不是性德流露出來的。這樣各位明白這個意思吧?
「吾人既不能生而渾全。與堯舜一般」,我們不能夠生出來就跟堯舜一樣這麼偉大,但是我們應該想到,「當思親所與我是何物」,但是你要知道,堯舜也是這樣性德,我也是這個性德,為什麼堯舜做得到,我做不到呢?
父母不是只有生我們這個身體,我們也帶著這個覺性下來。「當思親所與我是何物。原不是目視耳聽的空髑髏」,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這個靈性,都有這個覺性,都有這個佛性,都有這個清淨的自性,都有這個慈悲的自性。不是眼睛能看,耳朵能聽的空殼子,不是這個身體。也不是這個「酒囊飯袋的臭東西」,只會喝酒,只會吃飯的這個臭皮囊,不是。我們不是這些東西。
怎麼可以把這個這麼好的一個本有的性德,「何堪將此抵塞。糊塗」,怎麼把它搞迷糊了呢?怎麼把它背覺合塵呢?怎麼會有自私自利呢?怎麼會有貪瞋癡慢疑呢?就是這裡講「何堪將此」。
這個「此」就是我們跟堯舜一樣的那種性德。怎麼把它汙染了?「過了日子。且以此奉其親也」所以你一定要經過這樣的反躬自省,用這樣的性德來孝順我們的父母親。
想到這個地方「一躍躍出」,你就想到每一個人都有堯舜這個性德,我們就要跳出來。「渾身作汗」我們就要奮勇努力。「便不肯把天下第一等」,天下第一等是什麼?最大的福報就是孝順,為什麼把福報送給養老院呢?為什麼把福報送給請一個外勞照顧你媽媽呢?你爸爸呢?把這個第一等福報送給這些外勞,養老院的人去做呢?而你自己不盡孝呢?「饒與別人做」。
「自家做得一分」,如果你好好地去做一分,「便是孝弟盡得一分」,你就性德開發一分,執著就放下一分,智慧就生出一分出來,「一分恭敬得一分功德」,印祖說的「十分恭敬得十分功德」。到最後,「完完全全。修德備福」,最後你透過這樣的孝順修福嘛。
我講過,我媽媽在二00三年火化的時候,燒出一個觀音舍利。類似觀音舍利在我手掌心。從此以後,手癢了五年。剛開始有點懷疑說,這會不會是媽媽西藥吃太多,從骨頭滲透到我的穴道裡面呢?還是穿鑿附會啊?最後我自己業障消了以後,病就好啦。原來是怎麼樣?原來是因為我孝順。我造了這麼多罪業,因為孝順,有這個福報可以滅罪消殃,可以消災免難。這就這邊講「完完全全。修德備福」。
今天我們才有這個資格來薰習《太上感應篇》,如果今天我們沒有做到這個境界的時候,我們講到這個孝順,我們會很汗顏,會很慚愧。因為我們沒有做到,這個叫作什麼?叫作「備福修德」。我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這個地方在講什麼境界,我們明白,因為我們走過來,自己做到了,自己曉得嘛,對不對?
「則舜武為君之孝。與周公為相之孝。」與「孔子素王之孝」「孔子」是聖賢,「周公」是好官,一個人君、國王,舜武是一個好帝王。不管是君,不管是臣,不管是弘法者,「莫不殊途同歸矣」,最後回歸這個覺性,這個性德,這個天性。
「堯舜之道。孝悌而已」,人人皆有這個佛性。所以我覺得這一段,當然講起來,它裡面內容是真的頗有深度的,真的文章都是非常地美好,寫得很好,意境非常地深。
我們今天就研討到這裡。如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