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当前播放:感应篇汇编第10集 报 错
请选择以下您要播放路线
摘录内容

请选择节录内容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0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2/22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10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經文,【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三十四頁,我們看經文:
【明袁了凡自作立命篇云。余童年喪父。母命棄業學醫。謂可以養生。可以濟人。且習一藝以成名。爾父夙心也。後余在慈雲寺。遇一老者。修髯偉貌。飄飄若仙。余敬禮之。語余曰。子仕路中人也。明年即進學矣。何不讀書。余告以故。曰。吾姓孔。雲南人也。得邵子皇極正傳。數該傳汝。予即引之歸。告母。試其數。纖悉皆驗。余遂起讀書之念。孔為余起數。縣考童生當十四名。府考七十一名。提學考第九名。明年赴考。三處名數皆合。復為余卜終身休咎。言某年考第幾名。某年補廩。某年當貢。貢後某年。當選四川一大尹。在任三年半。即宜告歸。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當終於正寢。惜無子。余備錄而謹記之。自此以後。凡遇考校。其名數先後。皆不出孔公所懸定者。獨算余食廩米九十一石五斗。當出貢。及食米七十餘石。屠宗師即批准補貢。余竊疑之。後果為署印楊公所駁。直至丁卯年始准貢。連前食米計之。實九十一石五斗也。余因此益信進退有命。遲速有時。澹然無求矣。貢入燕都。留京一年。終日靜坐不閱文。】
好,我們到這邊告一個段落。這一段是非常有名的《了凡四訓》第一章節「立命之學」開始的片段。我們在還沒有字句解說以前,我們先來談談為什麼《了凡四訓》,「立命之學」、「改過之法」、「積善之方」、「謙德之效」會放在《感應篇》裡面?而且是併入《感應篇彙編》裡面的一段很重要的經文。那麼《了凡四訓》這本書,它並不是佛經。了凡先生是明朝時候的寶坻縣的縣長,《了凡四訓》本身是他寫給他兒子袁天啟的,可以講說家庭的這一種教誨子弟的一篇文章,總共分四個段落。
所以《了凡四訓》它不是佛經,但是要把它當做佛經一樣尊重。在民國初年,我們淨土宗的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他一生中對《了凡四訓》極力的提倡。印光大師的弘化社印送這本書大約在百萬冊以上。末學在早期的時候對於《了凡四訓》推動得也不遺餘力。當時我的同事王警官他根據黃智海先生所編著的《了凡四訓白話解釋》,王警官先生把它再重新整理,那時候有做了很多國語跟閩南語的廣播有聲書。因為早期電腦、手機沒有像現在這麼發達,所以那個時候還流通這一種VCD,到後來才有DVD跟CD。學人護持很多,做《了凡四訓》的廣播有聲書。
所以印光大師他知道這本書對教化人心幫助非常地大,所以印光大師對《了凡四訓》的重視,不僅是大量的印送,而且還不斷的提倡,教我們要研究、要實行、要講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是諸佛的法印。什麼叫法印呢?就是所有十方三世諸佛他們所宣說的如果能符,不管任何人講經,如果能夠符合這四個重點,就是教人家斷惡修善,「諸惡莫作」,教人家「眾善奉行」,教人家「自淨其意」,那這就是佛說,這就是佛經,「是諸佛教」。所以這是諸佛的法印。佛法是講原則,是講道理的,所以佛經有五人說,有五種人說,除了釋迦牟尼佛以外,還有佛弟子、天人、仙人、化人所說的。所以這五種人說,只要符合剛才講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都可以視同佛說。
所以只要跟佛說的宗旨一樣,不違背佛的原則。當然我們要四依法,就佛陀在圓寂滅度的時候,佛陀交代的四件事情,你能夠跟佛說的宗旨一樣,但是還要依四依法。第一個,就是依法不依人。再來,依義不依語,你要瞭解它的真實義。依智不依識,你要依照智慧,而不是依照八識五十一個心所,不是依著這個染汙識,我們八識五十一個心所就是染汙識。第四個就是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什麼叫了義?教你明心見性,見性成佛的,叫了義的經典。教你出三界,了生死,往生淨土,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這個叫了義的。那什麼叫不了義呢?它沒有教你出離生死,沒有教你出離三界六道的輪迴,這叫不了義。所以這四依法也很重要,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要依真實義,依智不依識,依了義不依不了義。如果能夠這樣的話,這個都是視同佛說,佛都承認它是佛經。
所以我們看《了凡四訓》這本書的內容,都是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所以等於佛經。佛是講道理的,佛是講理的,並不是說只有佛自己說的才稱為佛經,這就是佛教值得人家尊敬的地方,值得人家讚歎的地方。因此凡是符合佛陀教育的原理原則,我們都應該看成經典。尤其是這本書《了凡四訓》,是經過祖師的證明,一再的提倡,它是我們學佛的根基。不但是學佛的基礎,也是一般人在社會上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我們習總書記都在大力的弘揚中華傳統文化,要弘揚到全世界。那麼黨中央中紀委辦公室,我就看過那個網站,中紀委辦公室的網站就公布《了凡四訓》是黨員學習的基本課程,這是非常難得,非常有智慧的政策。所以創造命運是有一套學問的,它是有理論、有方法的,這些理論、方法就在這本書中。《了凡四訓》它的分量雖然不多,但對於這方面確實掌握住綱領。所以我們想要改造命運、創造命運,乃至於學佛真正有所成就,都要依本書的道理方法為基礎,可見《了凡四訓》對我們學佛修行是何等的重要。
我們現在來看這一段經文的字句解說:
『了凡』,「袁了凡」,「明袁了凡」,袁了凡他本名叫袁黃,他是浙江嘉善人,字坤儀,號了凡,明朝萬曆十四年進士。授寶坻知縣,官當到兵部職方司主事。曾經輔佐經略宋應昌軍援朝鮮,抵禦日本。袁黃先生通天文、術數、醫學、水利,著有《曆法新書》、《皇都水利》、《群書備考》、《評注八代文宗》,他的著作很多,這只是代表性的。我們來瞭解袁了凡先生他們的祖先來歷,他是浙江嘉善人,也有人說他是江蘇吳江人。根據日本學者酒井忠夫考證,日本人很喜歡《了凡四訓》。我記得日本在經過三一一海嘯襲擊日本,當時可以講說,海嘯的慘況非常地嚴重,日本人,人心惶惶,百廢待舉。當時他們日本天皇為了安撫人心,公開的請求高明人士提供撫慰人心的方法。據說當時他有請教一位中國的很有德行的人士跟他建議,他說,日本人應該要落實《了凡四訓》。所以《了凡四訓》在日本是非常有名的。
根據日本學者酒井忠夫的考證,袁了凡他們家的祖先是居住在浙江嘉興陶庄,元朝末年的時候家境非常富足。明朝初年,因為當時明成祖燕王朱棣,朱棣奪取皇位,就是明朝第三位皇帝,發生靖難之役,就是我們前面有討論過的,方孝孺他們被明成祖誅殺十族的因果故事。他們袁家與反對燕王的人有交往,當時反對燕王的就是以方孝孺為代表。
可見袁家當時可能跟他們反對燕王的人有交往,因此受到牽連被抄家。袁了凡的曾祖父的父親幸免於被捕,但是他四處逃難奔走,最後定居在江蘇吳江。袁了凡的曾祖父叫袁顥,他做了吳江縣徐氏的女婿,並且入了吳江籍,吳江的戶籍。他當時就著有《袁氏家訓》以訓導袁氏後人,可見袁了凡先生他們的祖先有德行,那時候他的曾祖父就有德行,著有《袁氏家訓》,所以才會誕生這麼好的子弟,袁了凡先生。了凡先生在《了凡四訓》中曾經有提到說,他一同參加會試的時候,嘉善縣書生為同袍。根據清朝彭紹升所作的《袁了凡居士傳》記載,袁了凡的先祖入贅到嘉善縣,所以他得以補為嘉善縣學生。
《了凡四訓》是袁了凡先生的傳世著作,共一万一千六百個字,由「立命之學」、「改過之法」、「積善之方」、「謙德之效」四篇文章組成。其中「立命之學」是他在六十九歲的時候,晚年才開始寫作的。他七十四歲往生,他延壽二十一年,本來命中是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要往生。但是因為行善積德,所以延壽二十一年,他到七十四歲才往生。這個《了凡四訓》是在他往生前五年作的,也就是六十九歲。「改過之法」跟「積善之方」是他早年在《祈嗣真詮》中的兩篇,「謙德之效」是以前的《謙虛利中》篇。就是它事實上,《了凡四訓》這四篇裡面,寫的時間不一樣。經過考證,「立命之學」是六十九歲的時候寫的,「改過之法」跟「積善之方」是更早一點寫,在《祈嗣真詮》,在求兒子的時候的兩篇,《祈嗣真詮》。
在《了凡四訓》裡,袁了凡以其畢生的學問和修養,融通儒道佛三家思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結合大量真實生動的事例,告誡世人不要被命字束縛手腳,要自強不息,改造命運。《了凡四訓》蘊涵著中國文化的深邃和智慧,被譽為「東方第一勵志奇書」,問世以來深受推崇,被佛教界稱讚為積德行善、改造命運的典範而廣為印行。現在在臺灣或者是我們國內印製得非常地多,流傳足有幾千萬冊。喔,你看幾千萬冊,這袁了凡先生功德不可思量,度了千千萬萬人,所以他是個菩薩。袁了凡及其《了凡四訓》對於提高人們的道德素養,改造社會,產生了重大影響。他可以講說是,也是我們淨業三福的第一福,「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的輔助教材。香港中華道德學會讚美袁了凡以改造命運的精神,創造自己的幸福,以及社會、國家,乃至於全人類的光明前途,稱此書是創造幸福的寶典。
我的好朋友,臺灣的機場昇恆昌免稅商店,也就是昇恆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江松樺先生是一個菩薩,所有的員工到他們公司去上班,第一天報到,一定發三本善書,就是《弟子規》、《了凡四訓》、《太上感應篇》,還有《佛說十善業道經》。去年八月,江松樺先生邀請我到昇恆昌公司在臺灣四個據點,他們總公司,還有臺北市的旗艦店,還有桃園機場,還有金門大飯店四個點,每一個點,把《了凡四訓》的每一個章節都在四個點講一次。比如說「立命之學」在總公司也講,在旗艦店也講,在桃園機場也講,在金門大飯店也講。這樣總共將近用了半年時間,把他們公司的員工全部都薰習一遍。我保守估計,如果以「立命之學」來講,四個點加起來人數將近會有一千人,整個《了凡四訓》學完,大概有四千人學習。這是非常難得的一個企業家教化員工,這麼深入,這麼投入。
所以清朝的曾國藩先生對《了凡四訓》最為推崇。曾國藩先生讀過《了凡四訓》,他後來把自己的號改為「滌生」,「滌」就是清洗改過,「滌者,取滌其舊染之汙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曾國藩先生講得多好,你看。他的名字取成「滌生」的意思是說,「滌」就是把他過去的這些汙染的習氣、染汙的習氣,全部改過遷善,全部把它洗滌乾淨。「生」的意思是說,改過以後,就學習袁了凡先生的法語,來重新建立了他的人生。也就是他用袁了凡先生的名言,「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從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也」,那個「生」字做為他「滌生」兩個字的號的一個由來。曾國藩先生不愧是一個允文允武的清朝的當代的大儒,儒將。所以曾國藩先生把《了凡四訓》列為他的子孫、子侄輩們必讀的第一本人生智慧的書。你看,這是菩薩教子弟都會這樣,教他們如何學習聖賢教育。民國年代,胡適先生則認為《了凡四訓》是研究中國中古思想史的一部重要代表作。
那麼《了凡四訓》這本書的名字,這「凡」字有兩種說法,第一種是講到人,如果不是佛菩薩、阿羅漢這些聖人,就是一個平常的凡人,這個「凡」的意思是這樣。除了佛跟菩薩,還有阿羅漢,是出三界,是離開十法界的聖人以外,其他的人都是平常的凡人。「了」就是明白的意思,也就是完結、終結的意思,不想再當凡夫了,要當聖人,這也是完結的意思。「了凡」就是明白做個平凡人是不夠的,應該要做最上等的人,就是說凡是平常人所動的那些不好的念頭,要漸漸地消除,所以稱為「了凡」,這個「了凡」有第一個這樣的意思在。平常人,平常凡夫,所會動的念頭,我們統統不要了,統統要改掉了,統統要斷除了,統統要消除了,這個叫「了凡」。所以你真正學《了凡四訓》要學到這個重點、這個核心,也就是凡夫的習氣,凡夫所會動的念頭,凡夫動什麼念頭?凡夫動貪瞋癡慢疑的念頭,如果你還是一直這個習氣、這個念頭,那你是標準凡夫。所以你必須要把凡夫所動的念頭、凡夫所有的習氣,你必須要逐漸逐漸地改掉,這樣叫做「了凡」。這是第一個意思。
第二,就是指作者袁了凡先生,剛才我們已經介紹過,他出生在江蘇蘇州府的吳江縣,他是進士出身,做過寶坻縣的知縣,他喜歡做善事,並且信仰佛教。因為是個大善人,所以大家都尊重他,稱他為了凡先生。
以上我們不厭其詳的把袁了凡先生介紹給大家認識。
再來看下面,『養生』就是保養生命、維持生計。
『夙心』是平素的心願。
『修髯偉貌』,「修」就是美好的意思。「髯」就是面頰兩邊的毛,也稱為鬍鬚。「偉貌」是體貌魁梧,叫做「偉貌」。
『仕路』就是官場,「仕路中人」就是官場中的人。
『進學』就是科舉時童生應歲試,錄取入府縣學肄業,稱「進學」,「進學」的童生稱為秀才。
再來,『邵子』,「得邵子皇極正傳」,「邵子」,我們介紹這位邵雍。邵雍是北宋哲學家,距離現在,在公元一O一一年到一O七七年,他生於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他祖先為范陽人,幼年的時候隨他父親遷居到共城,河南輝縣,隱居在蘇門山百源之上。他非常地勤奮好學,潛心學問。「共城令李之才」曾經授以他「物理性命之學」。共城的縣令李之才尊稱它叫「物理性命之學」。也就是說共城的縣令有教他,有教邵雍「物理性命之學」,也就是周易的象數之學。邵雍深入探索,「多所自得」,他自己有領悟,「以先天象數之學名於世」。邵雍跟「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並稱北宋五子」。所以你看那種年代就會產生這樣一個大學問家、大思想家。這五位都是在北宋非常有名的,所以邵雍當時是理學裡面非常重要的人物。晚年他定居洛陽,和富弼、司馬光等交遊,富弼跟司馬光他們都當過宰相。他所居住的地方叫什麼?叫安樂窩。在嘉祐年間曾經屢次被推薦,但是他均堅持不接受官職。在熙寧十年病卒,享年六十七歲。朝廷贈祕書省著作郎,追封他為「康節」,所以一般我們都習慣叫邵康節,他就是邵雍。他著作有《皇極經世》、《漁樵問對》、《伊川擊壤集》等。
再看下面這一段,「皇極」就是《皇極經世》,北宋哲學家邵雍的著作。又名《皇極經世書》,是一部運用《易經》的道理和《易經》的數推究宇宙起源、自然演化和社會歷史變遷的著作,以圖書象數之學顯於世。「皇極」一詞來自於《尚書•洪範》,「孔穎達疏:『皇,大也;極,中也。』」就大中。「皇」就是廣大的意思,「極」就是中庸、中道,這個意思。所以這個「皇極」如果按照我們佛家的解釋,廣大是什麼?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心包太虛,量周沙界,像《大方廣佛華嚴經》那個大,自性那個大,是不可思不可議,這個「大也」。「中」就是不落空有兩邊,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中道實相,實相是無相無不相,那是中道第一義諦,這就「中也」,「極」。那麼以此名書。所以「皇極」它是取自於《尚書•洪範》的孔穎達這一段注疏,「皇,大也;極,中也」,這兩個字合起來叫《皇極經世》。「以此名書,意為以最大的規範來經緯世事」,怎麼樣來治理天下大事,《皇極經世》就是告訴你這樣。其學對於後世的易學,就是邵雍他的學問,跟他的學識,跟他的著作,對於後代《易經》的研究,易學跟理學、術數,均有深遠的影響。此書編次,歷代都屢有改進,但內容大致相同。收入《四庫全書》。這是《皇極經世》。
這一段《皇極經世》,老法師也有特別的開示,老法師說,「邵子」就是宋朝邵康節先生,他是個絕頂聰明的人,智慧很高。「皇極數」就是《皇極經世書》,這本書也有相當的分量,剛才我們講收在《四庫全書》裡面。它的內容完全是依照《易經》的理論來推算命運,它推算命運的範圍非常地廣泛,整個世界國家轉變都有論定。所以朝代的興亡、個人的吉凶,完全從數理上推斷是可以算得出來的,是一部非常高深的學問,這的確是有根據,相當科學的。這是老法師對《皇極經世書》這本書的評價。老法師讚歎邵康節先生是非常有智慧的,學問非常好,他說,極端的聰明。老法師說,他是絕頂聰明,絕頂聰明的人。
所以老法師說,每一個人,甚至每一樁事情,都有定數,這就是佛法裡面講的因緣果報。我們最怕定數,因為我們迷迷糊糊地過了一生,不曉得定數,這個宿世的業力,什麼時候會出現?災禍什麼時候來臨?業障什麼時候現前?冤親債主什麼時候出現?我們都不知道,這就是因緣果報的可怕地方。老和尚說,只要你起心動念,你就有定數。誰沒有起心動念?法身大士沒有起心動念。所以為什麼我們要念佛?因為我們就是會起心動念,我們煩惱斷不了,我執破不了,法執破不了。佛陀悲憫眾生,給我們一個帶業往生的法門,所以叫做易行道,不是難行道。難行道叫什麼?是要自己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那是難行道,要多久?要三大阿僧祇劫。
所以老法師說,你只要起心動念,你就有定數。換句話說,你只要有起心動念,就有業障,就有業因果報,你就有定數。只要你沒有心念,什麼叫沒有心念?你就是證得實相,證得無相無不相,證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個叫做無念、無相、無作。你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時候,你有沒有心?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沒有心念不是說沒有心,不是。就是他破了我執、破了法執,又破了根本無明了,他不起心不動念了,這叫沒有心念的意思。你到這個境界來的時候,那你就超越了數字、數量之外,數量跟數字就控制不了你了,束縛不了你了。
那麼修行人往往能夠超越,比如說歷代祖師預知時至,明心見性的,六通現前的,他們就是超越了定數。用什麼超越?用三昧,就是定慧等持。所以修行人為什麼可以超越呢?因為他入定,入甚深禪定。你最起碼要像阿羅漢入第九次第定,你才有辦法出三界。入了定,他的心就不起作用,就是心不隨境轉,他自己心可以當家作主。他沒有任何念頭,沒有念頭就不落在數量裡面,也就是我們講的不落入印象,就不落在數量裡面。由此可知,只要你有念頭,你動念頭就必定落在數量裡。換句話說,遇到高明的人,他就能夠把你的流年命運推斷得清清楚楚。
所以凡夫都有數,唯獨超越三界,阿羅漢以上的聖者,就可以超越宿命。即使是三界之內,色界天人、無色界的天人,像他們修成了四禪八定,能不能超越數量呢?老法師說,他們確實是在定中,那個數對他們是失去了作用,但是這個失掉的作用只是暫時的,並不是永遠的失掉。為什麼?因為他的定力若消失的時候,念頭又起來的時候,就又掉到數裡面去了,所以他沒有出三界。所以為什麼欲界天人、色界天人、無色界天人,他還在三界內,為什麼?他雖然有四禪八定,但是他這個四禪八定有入定跟出定,他是有一個暫時性的,他不是永遠都失掉。他的定力如果消失了,他念頭又起來了,他又掉到數裡面去了,想逃都沒有辦法逃出去,在那個邊緣上,心只要一動就掉下來了,這就是天人為什麼永遠不能夠脫離六道輪迴的原因了。
所以只有兩種定可以出三界,第一個,就是阿羅漢的第九次第定。再來是離開十法界的佛,他是首楞嚴大定。要不然就是你要仰仗佛力,自力跟他力,帶業往生,這樣可以,把煩惱伏住,李炳南老師說伏惑。如果定功再進一步,達到九次第定,永遠保持不會退轉,他就超越了數量,這個時候他能夠脫離六道輪迴,佛法裡面稱為聖人,阿羅漢。我們懂得這個道理、這個原理,所以這個世界一切都是有定數的。既然有定數,我們就用平常心來看待這個世界,好的,順境的不必喜歡,為什麼?因為它有定數,它不可能永遠的好。看到不好的逆境,不要悲傷,為什麼?也是有定數,一切都是註定的,它也是緣起緣滅的。
以上是我們提到《皇極經世》,老法師對這本書的一些開示,我們提出這樣來分享。那麼在這個地方,超越定數,不超越定數,我們來舉一個公案。以前禪宗裡面有一位禪師非常有名,叫金碧峰禪師,他的禪定功夫非常地了得。他一入定,一入定以後,時間非常地長。那麼有一次他就入定了,但是他那個定跟剛才講的色界天人跟無色界天人定一樣,他是暫時性的。金碧峰禪師他入定以後,因為他的歲數、壽命到了,黑白無常要來抓他。黑白無常要來的時候,找不到金碧峰禪師在哪裡。為什麼?因為黑白無常的神通還看不到金碧峰禪師入定的光,因為金碧峰禪師他入定以後,他整個色身就在光中、在定中了。他有一個執著,就他有一個皇帝賜給他的缽,非常珍貴。黑白無常找不到金碧峰禪師,就只好去找土地公,就問土地神,祂說,你曉不曉得金碧峰禪師在哪裡?土地神對祂的轄區這些人,祂瞭若指掌,祂說,我知道,我知道,只要動他一個東西,他就出定了。結果土地神,土地公,就去敲打金碧峰禪師的缽,這個金缽。一碰,噹,金碧峰禪師出定了,為什麼?動到他喜歡的東西,動了他執著的東西。金碧峰禪師一出定以後,啊,黑白無常就抓到了,當時就要跟著黑白無常走,去報到。
金碧峰禪師非常地後悔以及懊惱,他為什麼還貪戀這個缽呢?這個執著放不下來呢?他就跟那個黑白無常商量,他說,等等等等等等,我已經被你們抓到了,也跑不掉了,你們再讓我玩弄一下那個缽,好不好?黑白無常說,沒問題。他一回頭就把他那個缽,往虛空一丟,就雙腿一盤,就入定了。入定以後,在臨走前講說一首偈語,他說,若要拿我金碧峰,除非鐵鍊鎖虛空,虛空若能鎖得住,再來抓我金碧峰。找不到了,為什麼?他出三界了。他就是,他的禪定功夫跟虛空一樣,虛空鎖不住,你鐵鍊怎麼鎖虛空呢?所以我們佛法裡面常講的,心包太虛,量周沙界,心等虛空。所以這個公案就告訴你,這個世間都有定數,但是除非你超越定數,那怎麼超越?必須用禪定功夫才有辦法超越。
再來,我們看下面這一個,『纖悉』是細微詳盡。
『起數』是起課、卜課,占卜方法的一種,或用六壬課,或搖銅錢看正反,或掐指推算天干地支以推斷吉凶,這個叫「起數」,算命都會起數、卜課。
再看下面,『縣考』,「縣考童生」,「縣考」是縣試,清代由縣官主持的考試,取得出身的童生由本縣廩生保結後,才能報名赴考,約考五場,試八股文、試帖詩、經論、律賦。事實上第一場錄取後,即有參加上一級府試資格,這叫「縣考」。「童生」是習舉業而未考取秀才的讀書人,考取的就叫秀才,沒考取的叫「童生」。
『提學』就是當時明朝的官名,掌管州縣學政,有一點像現在省的教育廳長,或是縣裡面的教育局局長,這叫「提學」。
『休咎』是吉凶、善惡。
『補廩』,明清科舉制度,生員經歲、科兩試,成績優秀者,增生可依次升廩生。廩生,公家會給他膳食的生員,謂之「補廩」。
『某年當貢』,「貢」就是成為貢生。
『大尹』是對府縣行政長官的稱呼。
『告歸』,舊時官吏稱告老還鄉或請假回家,叫「告歸」。
『正寢』,壽終正寢。「正寢」,舊式住宅的正屋,有時候泛指人死去,叫「正寢」。
『考校』是考試。
『懸定』,就預定。
『廩米』指官府按月發給在學生員的糧食,叫「廩米」。
『石』是計算單位,計算容量的單位,十斗為一石。
『出貢』,秀才一經成為貢生,就不再受儒學管教,俗稱「出貢」。
『宗師』,明清時對於提督學道、提督學政的尊稱,叫「宗師」,就像現在教育廳長。
『署印』是代理官職,舊時官印最重要,同於官位,所以署理是兼攝,指代理、暫任或試充官職。
『丁卯年』是西元一五六七年。
『澹然』是安定。
『燕都』是指北京,又稱燕京。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袁了凡在其自己所作的《立命論》,「立命之學」,《立命論》一篇中說,我童年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母親命我放棄學業改學醫術,說這不但可以養活生命,還可以濟助別人,而且學習一種技藝可以成名於世,也是你父親平素的心願。後來我在慈雲寺遇到一位老先生,長得滿腮修長的鬍鬚,面貌豐偉,飄飄然有如仙人臨凡,我就向他行禮致敬。他告訴我說,你是官場中人,明年就可以進入學府,為什麼不讀書呢?於是我就把原由告訴他,並請問他姓名府居。他說,我姓孔,是雲南人,得到宋朝邵康節的《皇極經世》正傳,《皇極經世》的正傳,依照數理應該要傳給你。袁了凡就即時帶引他回他的家,面告他的母親。對他所說的數理加以考驗,無論再小的事情都說得很準確,我因此起了讀書的念頭。
孔先生為我再卜筮,得到縣考童生可得到第十四名,府考可得第七十一名,提學考可得第九名。當明年赴考,所得的結果三處都符合。他再為我卜終身吉凶禍福的命運,說於某年可考上第幾名,某年可以補實領糧食,某年可以當貢生。當貢生後,某年可當選四川省的一位知縣,在位三年半,就應該要告老歸鄉。在五十三歲那年的八月十四日丑時,魂歸西天。可惜一生無子女。
我就將這些話都很謹慎的記錄下來。從此以後,凡遇到考試,所得到的名次先後,都沒有離開孔先生所測定的範圍。唯獨算我食廩米滿九十一石五斗的時候,當會成為貢生,所以當領廩食九十一石多的時候,屠宗師就批准我補貢生,我私下就很懷疑。後來此案果然被代理楊公所駁回,直到丁卯年才准予成為貢生。此時連以前所領食米一起計算,剛好是滿九十一石五斗。我因此更加相信,進退都有命運的依據,快慢都有時間的配合,從此心情恬靜下來,不去妄求了。當進入燕京當貢生時,我留在京城一年的時間,整天靜坐,不去批閱任何的文件。
以上是第一段的白話解說。那麼這一段我們探討兩個重點,第一個重點就是,我們來探討這個「立命之學」。老法師說,《了凡四訓》是四種教訓,也就是本書所說的四篇文章,第一是「立命之學」,第二是「改過之法」,第三是「積善之方」,第四是「謙德之效」。這是了凡先生把他讀書所得到的心得,以及他一生奉行《太上感應篇》的經驗,寫了這本書來教導他的兒子,所以此書是他的家訓。「立命之學」,第一篇,這個「立命之學」是世間每一個人都想要明白的課題。我們一般所見所聞,這個世界上的人有富貴、有貧賤、有長壽、有短命,都認為是命裡註定的。我們一般俗話說了,富貴由天,生死由命,這就是標準的宿命,認為富貴、長壽、貧賤、短命都是上天註定的,是命裡註定的。老法師說,這種說法,不能說它完全錯。因為一個人若是前世做好人、做好事,那這一世自然是一個富貴長壽的人。若是前世做壞事,這一世自然是貧賤短命的人。這是平常的道理。
可是我們要曉得還有特別的,就是命運可以改變的道理,學袁了凡《四訓》,學《了凡四訓》就是在學這一段。我們要曉得還有特別的,就是命運可以改變的道理。若一個人本來的命運註定富貴長壽,但是他做了極大的惡事,等不到下一世去受報應,就在這一世變成貧賤短命的人了。這是一種。
但是又有一種人,本來是命裡註定是貧賤短命的,因為他做了極大的善事,不必等到下一世來享福,就在這一世變成富貴長壽的人。這確實是有。這種事自古以來,中國、外國歷史上的事例很多。所以雖然說,今世所受的都是前世所作的,就是今世所受的都是前世所作的。我們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就是前世所作的,今世所享受的都是前世所作的,命裡早就註定了。但是他也不一定會被命運束縛,還要看他自己現在去創造。
第一篇「立命之學」就是了凡先生把他自己改造命運的經過,同他所看到的一些改造命運的人的種種效驗告訴他的兒子,要他兒子不要被這個「命」字束縛住,要竭力去做種種的善事,不可以做壞事,這就是「命」的意思。「立」就是建立的意思。所以「立命」這兩個字,就是命不能束縛我,是我創造命運。所以我們第一段探討的這個「立命」兩個字,我們就是探討第一個字,「立命」就是命不能束縛我,是我創造命運,這叫「立命」的意思。我們今天探討到這一段,我們必須要曉得什麼叫立命?就是創造命運,命運是我建立的,是我創造命運的。命運掌握在我手裡的意思,這叫「立命」的意思。所以「立命之學」就是論立命的學問,講立命的道理。反過來說,我們念佛修行的人若能夠按照這個方法去做,念佛一定可以往生西方,得到一個快樂美滿的人生。這是第一段我們探討的,瞭解什麼叫「立命」。
探討的第二點就是在三十五頁的「余因此益信進退有命,遲速有時,澹然無求矣」,這一段很重要。了凡先生他用他自己食廩米九十一石五斗的這個經歷,他最後還是吃九十一石五斗,經過三個教育廳長,第一個是屠宗師,第二個是署印楊公所駁,到最後他被補貢了。這樣的過程裡面,我們來探討這一塊,這一段,就是「進退有命,遲速有時」。一個人官要當多大?什麼時候升官?什麼時候退下來?什麼時候離開官職?這個快慢都有時節因緣。如果你能夠明白了,你就能夠心安理得,你心安。心不安,理就不能得到。理就是什麼?理就是明白道理,明白因緣果報。
所以老法師說,由這個地方來看,屠宗師是很了不起的人,看到袁先生的卷子,馬上就想提拔他。因為他有看到了凡先生的五篇奏議,五篇論文。所以屠宗師想要提拔他,但是代理的人楊先生,署印楊公他把他駁回去了,不同意。所以屠宗師是袁了凡先生的貴人,可是了凡先生跟署印楊公就比較沒有緣分了,他把他駁回了,這是兩個人的看法不一樣。所以為什麼我們在這個人世間要跟人家結好緣,不跟人家結惡緣,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袁了凡是有才幹,可是從這裡,我們得到一個很大的啟示,那就是有才還要有命,有才華還要有命。所以人的一生命運主宰了一切,命跟時、因緣都有定數,命、時、因緣都有定數,這裡面講才、命、時三種,才、命、時。袁先生一定要遇到殷秋溟,遇到殷秋溟,他的貴人,他的因緣才成熟,這些我們都應當要明白。所以了凡先生更加的相信「進退有命,遲速有時」,「澹然無求矣」。從此以後,袁先生真的覺悟了,真的明白了,一個人一生的際遇,吉凶禍福、貧富貴賤都有命,都有時節因緣,不能強求,命裡面沒有的,怎麼動腦筋也求不到。
這個我有經驗。我以前在當官的時候,我還在當科員的時候,一直想要升組長,那時候沒學佛,名聞利養這個心還有,想要求功名。那時候還沒有接觸佛法,也沒有學到袁了凡先生這個方法,一天到晚叫朋友、長官給我寫推薦函,尤其我剛官校畢業的時候。所以我以前習氣也是很重,不懂這個道理,不懂從因下手,請託人事,這個我都也幹過,後來自己覺得很慚愧、很後悔。
學了佛以後,當我升到兩線四顆星的時候,就是當主任的時候,我不求了,我躲在臺北市警察局民防管制中心當主任,在那邊當八年,在那邊扎下我很深厚的講經基礎,就在那個地方決定的。我在那邊抄了一部《六祖壇經》的講義,我老師講的。我全部按照卡帶把它,聽他的卡帶,那時候叫卡帶,我聽他的卡帶,一分鐘一分鐘的這樣記錄下來,把它寫成筆記大概有這麼高、這麼厚的一個筆記,《六祖壇經》的筆記,我八年在那邊寫出來。在那邊積功累德、行善積德,在那邊反躬自省、修身養性、惕勵自己,才奠定到我後來能夠學講經說法的因緣,這叫「澹然無求」。
在還沒有當主任以前,我跟一般當官的都一樣,逢人就希望長官提拔我們。就這裡講的,命裡沒有的,怎麼動腦筋也求不到,也有叫人家寫,我們講叫八股的推薦信。命裡有的,什麼念頭不想,到時候自然來了。跟我一樣升中隊長的,交通大隊中隊長,我一個同事,就邱豐光,以前的臺北,前任的臺北市警察局局長,官拜三線三顆星,現在當警政署的副署長。當時我跟他一樣是兩線兩顆星的中隊長,人家他後來升到大隊長、局長,臺北市警察局局長。就這裡講,什麼念頭不想,到時候自然就來。
所以袁了凡先生明白了,從此以後無求、無得、無失,心地真正平靜下來。所以老法師說他讀《了凡四訓》,老法師讀《了凡四訓》,學佛以後第一本書就是學《了凡四訓》。誰給他的?朱鏡宙老居士送給他的,因為他們都是李炳南老師的學生。朱鏡宙老居士他的岳父就是章太炎先生,清朝大儒,就是到陰間當判官那個章太炎先生。那朱鏡宙老居士非常喜歡講鬼故事給淨空法師聽,他年紀大他,那時候他已經六十幾歲了,老法師才二十幾歲,年輕小伙子。《了凡四訓》是朱鏡宙老居士送給淨空老法師的第一本善書。所以老法師說他學佛以後,可以稱袁了凡在這個階段是一個標準的凡夫。我們一般的凡夫,我們一般的凡夫都還不夠標準,為什麼?心不清淨,一天到晚還胡思亂想。人家袁了凡先生妄念都沒有了,對一生的休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所以古德告訴我們,君子樂得為君子,小人冤枉為小人,為什麼?因為君子知道命,知道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所以君子樂得為君子,因為他明白了,他歡喜接受了,他心不隨境轉了,他瞭解一飲一啄,莫非前定,都有定數的,所以他過得很歡喜,過得很快樂,叫樂得為君子。小人很冤枉,拼命的追求,不知道這是命裡有的,努力拼命求得到的,還是命裡有的,你說冤枉不冤枉?命裡沒有的,一直求,還是沒有,冤枉。這是指定數,一般人都在定數裡面。這個時候袁了凡只知道有定數,他還不知道定數之外還有一個變數。所以我在昇恆昌公司講課的時候就說,我們要創造變數,不要被定數束縛住,那就要發心立願。所以命運是可以改變的。
那麼往下我們要探討的就是講變數,講立命的理論方法,要按照真正的理論方法去求,就能夠改變你的命運。你想求什麼,就能得到什麼,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是你要按照立命的理論方法,「立命」就是創造命運、掌握命運的理論方法,你按照這個理論方法下去實踐,下去求,你就可以改變命運。佛家所講的布施,你想得到財富,就必須要財布施。想要得聰明智慧,那就要行法布施。想要長壽平安,那就要行無畏布施。這就是正確的創造命運的方法。按照正確的理論方法去求,都可以得到你所要得到的,甚至連成佛也求得到,何況是這些世間的小小福報?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看三十六頁,課本三十六頁:
【後歸遊南雍。未入監。先訪雲谷禪師於棲霞山中。對坐一室。凡三晝夜不瞑目。雲谷問曰。凡人所以不得作聖者。只為妄念相纏耳。汝坐三日。不見起一妄念。余曰。吾為孔先生算定。榮辱死生。皆有定數。即要妄想。亦無可妄想。雲谷笑曰。我待汝是豪傑。原來只是凡夫。問其故。曰。人未能無心。終為陰陽所縛。安得無數。但惟凡人有數。極善之人。數固拘他不定。極惡之人。數亦拘他不定。汝二十年來。被他算定。不曾轉動一毫。豈不是凡夫。余問曰。然則數可逃乎。曰。命自我作。福自己求。詩書所稱。的為明訓。我教典中說。求功名得功名。求富貴得富貴。求男女得男女。求長壽得長壽。夫誑語乃釋迦大戒。諸佛菩薩。豈誑語欺人。】
好,我們先暫時到這裡,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南雍』,明代稱設在南京的國子監。北京叫北雍,在南京的國子監叫南雍,在北京的國子監叫北雍。「雍」就是辟雍,古代的大學,古代國家辦的大學。
『入監』,舊時稱進國子監讀書為「入監」。
再來介紹這位『雲谷禪師』,雲谷禪師是明代高僧,「嘉善胥山」,浙江嘉興人,俗姓懷,諱法會,叫雲谷會禪師。幼時出家於大雲寺,他常常在想一個問題,「出家以生死大事為切,何以碌碌衣食計為?」就是說我們應該,為什麼要出家?我們就是要了生死大事。什麼叫生死大事?斷煩惱,破我執、破法執,再破根本無明,這叫生死大事。把執著放下來,把分別放下來,再破一品根本無明,就是了生死大事。了生死大事就是離開三界六道,離開十法界了,那才是真正的生死大事。所以這個生死大事不是我們一期一期的生命,是把分段生死了了,把變易生死也了了。阿羅漢是了分段生死,他離開三界六道輪迴。菩薩他是了變易生死,他破塵沙惑。所以佛是把分段生死跟變易生死,二死永亡,那是了生死大事。什麼人可以了生死大事呢?法身大士以上都可以稱為了生死大事。也就是佛陀在《法華經》裡面講的,諸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所以了生死大事就是明心見性,這才是真正的大事,其他這些庸庸碌碌地,為這些衣食奔波,這都是小事,何必再計較呢?叫「何以碌碌衣食計為」。
所以當時雲谷禪師就自己想到這個生死大事,決定要到各地參學,「決志參方」。「登壇受具」,他去參加三壇大戒,受具足戒。一般剃度出家的比丘或者是比丘尼都要參加三壇大戒,就是沙彌戒、菩薩戒、比丘戒,這叫三壇大戒。後來他聽說天臺小止觀法門,專精修學,他也修天臺的小止觀。我們知道天臺它有止觀法門,有小止觀跟摩訶止觀,那他專修天臺小止觀。時有法舟濟掩關於杭州天寧寺,當時有一位法舟濟這位法師,「掩關」就是閉關,在杭州天寧寺。雲谷禪師前往參叩,就是前往叩關,跟他請法。法舟禪師「授以念佛審實話頭」。也就是說你修禪宗的參話頭,什麼叫參話頭?老法師有講過,禪宗講的參話頭就是我們淨土宗念佛的離開心意識參。什麼叫離開心意識參?就是離開第六識的分別,離開第七識的末那執著,離開第八識的阿賴耶識,就是不落入印象,這叫做離開心意識參。那麼禪宗都是修參話頭,法舟禪師教他同時要加念佛法門。「直令重下疑情」,叫他要打破疑情。禪宗就講念佛人是誰?一直參,參念佛人是誰,把那個自性的真我悟出來,把疑團打破。
那麼雲谷禪師就依法舟禪師教他的方法,「日夜參究」,日夜用功,「寢食俱廢」,就是廢食忘寢。有一天在接受供養的時候,「一日受食」,人家給他供養。「食盡亦不自知」,等到吃完,他自己還不知道,吃飯都入定了。我們吃完,吃不夠都還知道,沒吃飽也知道,妄想。人家雲谷禪師接受人家供養,「一日受食」,吃完他還不知道吃完了,「食盡亦不自知」,這功夫了得。「碗忽墮地」,突然間碗掉下去,碰,打破了,「碗忽墮地」。「猛然有省」,覺悟了,「猛然有省」,他有所領悟。再去請教法舟禪師,問他講說,我這個境界是什麼境界呢?法舟禪師給他印可說,诶,你已經聞到味道了。我們在《三時繫念》裡面不是講一句話?「還有者箇消息也無」,那個就是聞到味道了。「還有者箇消息也無」,各位有沒有印象呢?中峰禪師,《中峰三時繫念》裡面有一個「還有者箇消息也無」,就是大師要給你印可了。
他就開始讀永明延壽大師的《宗鏡錄》。末學也有一套,我也很想看,可是實在是太深了。那個永明大師文言文之好,哎呀,我們是望塵莫及。他又閱讀《宗鏡錄》,「大悟唯心之旨」,「從此一切經教」以及「諸祖公案」,「了然如睹家中故物」。他看完《宗鏡錄》以後,從此以後他看一切經教,以及歷代祖師的公案,就像看自己家中的物品一樣那麼清楚。悟了啦。以後他就定居在「金陵」,就是南京,「天界毗盧閣」三年。後來到「攝山棲霞」,結茅棚「於千佛嶺下」,在那邊有個山頭叫千佛嶺,他在那邊結茅棚。
當時有一個小偷侵入,想要偷雲谷禪師的東西,把雲谷禪師所有寮房裡面的東西全部偷走了,走路夜行到天明、到天亮。那個小偷去偷雲谷禪師的東西,晚上去偷東西,繞了半天,還是沒辦法離開千佛嶺那個廟,「尚不離庵」,就是怎麼轉都轉不出去,被人家抓到,「人獲之」。這小偷就是老和尚說的,他命裡沒有,他偷出家人的東西還是被活逮。後來人家就把這個小偷抓到雲谷禪師那個地方,「送至師」。雲谷禪師很慈悲請他吃飯,「師食以飲食」,送食物給他吃。然後把他所有東西,都全部送給這個小偷,說你拿走吧,沒有關係,「盡與所有持去」。那個小偷慚愧了,聽到的人還有那個小偷都被感化了,都被感動。後來護法就開始慢慢增加,就為雲谷禪師建禪堂,然後就大開講席,就是開始講經說法了。來這邊聽課的,來聽經的,愈來愈多,「往來者眾」。
在明朝萬曆三年示寂,他就示現要圓寂了,世壽七十五歲。這些高僧大德有開悟的,我發現他們的歲數都不是很長。你看蕅益大師是淨土宗第九祖,才活到五十七歲而已。雲谷禪師他世壽才七十五而已,「僧臘五十」。接受他感化的有多少人呢?千萬人。憨山德清法師,憨山大師也是開悟的聖僧,憨山德清他也曾經去請示過,去請法雲谷禪師,而且受到他的教誨而開悟的。雲谷禪師平常「脇不至席」,「脇不至席」是什麼意思?他是不倒單的,跟廣欽老和尚一樣是不倒單的,「脇不至席」。他「終身禮誦」,終身禮誦經典,每天都誦經,沒有一天停頓,「未嘗中輟一夕」。我們要學祖師這個精神,「未嘗中輟一夕」。「從來接人軟語低聲」,他跟人家話都講得很柔軟,而且聲音都很低。像我這個大嗓門兒就不行了,他是輕輕地說。「一味平懷」,「一味平懷」是什麼?就是和藹可親,非常容易親近,平等心對這些眾生。「尋常示人」,你看他的樣子,好像是一個很平凡的出家人,「尋常示人」。但是他告訴人家,雖然他也是修禪的,可是他告訴人家,只有教人家修淨土法門,惟「揭唯心淨土法門」,也就是說,以般若為導,以淨土為歸,用這樣來形容是最理想的。「特揭唯心淨土法門」,就是以智慧為導,以般若為導,以淨土為歸。
他「生平任緣,未嘗樹立門庭」,也就是說雲谷禪師在講經說法,弘法利生,接引大眾,從來不擺派頭,「未嘗樹立門庭」,他不樹立他自己個人的門派。「諸山但有禪講道場」,常請師為方丈,可是卻有很多的佛寺、很多的道場,有很多的禪宗的道場,或者是想要講開示禪宗的道理,都爭相的請雲谷禪師為方丈和尚。雲谷禪師雖然他自己不樹立門派,可是他一到那個地方講經說法,他都「舉揚百丈規矩」,他就把百丈清規的道理講出來,樹立這個規矩。「務明先德風範,不少假借」,告訴大家說,你們要遵守百丈清規,要先樹立這個「先德」,就是要明白祖師大德這個「風範」,「先德風範」。「不少假借」,不可以偷懶,不可以馬虎從事,叫「不少假借」。
明朝末年,袁了凡先生跟憨山德清大師都非常佩服雲谷禪師的為人處世的修持。德清法師,就是憨山大師,這是明朝四大高僧之一,憨山大師是明朝四大高僧之一,蓮池大師,跟蕅益大師,跟憨山大師,這些都是明朝的高僧。德清法師在他所撰的《雲谷大師傳》曾經譽為,讚譽他為「中興禪道之祖」,就是中興禪宗的祖師,「中興禪道之祖」。這是「雲谷禪師」,我們很詳細的把他介紹。
『棲霞山』是攝山,在今天江蘇南京市東北的棲霞山。相傳這座山,「山多草藥,可以攝生」。就是這座山產很多草藥,可以幫人家治病,所以叫做「攝山」。這座山它的山形方正,四面重嶺像傘蓋一樣,像一支傘一樣,所以叫做傘山。南朝齊建元中,明僧紹隱居在這個地方,後來他住的地方改成佛寺,稱為棲霞寺。
再來,『陰陽』,「陰陽所縛」,「曰:『人未能無心,終為陰陽所縛』」,「陰陽」是指宇宙間貫通物質和人事的兩大對立面,指天地間化生萬物的兩氣。我們這個經文裡面有一段就是,「人未能無心,終為陰陽所縛,安得無數?」這一段也是我們今天第二段這個經文裡面,非常重要的一段經文,若人不能夠到達不起心、不動念,人不能夠證得念不退,用佛家角度來說,什麼叫「無心?」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不起心不動念,念不退了,還不能夠證得法身以前,你終究會被陰陽所縛,怎麼可能沒有定數呢?這個意思。
所以我們廣欽老和尚講過一句話,說人還沒有到開悟以前,這個世間的金木水火土還可以控制你,你要看座向,到底是坐北朝南?還是坐東朝西?這叫「陰陽所縛」,還是必須要講求風水。但是人一旦開悟以後,風水沒有用。就像老和尚講的笑話,香港大埔,老和尚那個道場,其實道場不像道場,住家不像住家。老和尚那個大埔,如果各位有去過的話,大埔那個教學樓的對面就是一座山頭,那個馬路是很小、很窄,那開門就見山了。那按照風水學來講,沒有什麼前面是明堂、廣闊、案山,什麼都沒有。那弟子就跟老和尚說了,老和尚,我們這個門,開門就見這個山頭,而且還有稜有角的,這風水不是很好。老和尚說,很簡單,在我們的教學樓上方寫南無阿彌陀佛,就破掉了。所以你到香港大埔,那個教學樓上面就是南無阿彌陀佛,把它風水就破掉了,就變成好風水了。聖人住在那邊,還講求什麼風水呢?老和尚就不被陰陽所縛了。
所以老和尚他可以什麼?他為什麼壽命只有四十五歲,後來又延了四十五歲,他現在九十二了,超過兩年了,再變成第三輪了。老和尚改變定數,他改變定數,創造變數,他不會被數所束縛,那陰陽沒辦法束縛他。老和尚就示現給你看,表法給你看。你要學他,他不管錢、不管人、不管事,你就學他這三點。至少你學一條,不管錢、不管人、不管事,你至少學一條,你還可以得到老和尚的三分之一的功德。如果你三條都學了,那你跟老和尚一樣。
所以我還沒有解釋白話以前,我們先把這一段先來討論一下。人沒有辦法到達「無心」的時候,「終為陰陽所縛,安得無數」,老和尚說,了凡先生向雲谷禪師請教,這是什麼緣故呢?就是說明「數」的道理,我們今天學袁了凡《了凡四訓》,我們就是要瞭解,「數」的道理到底從哪裡來的呢?人為什麼會有命運呢?為什麼會落在「數」裡面呢?人如果到了「無心」,就超越了數量了。袁了凡先生有沒有到「無心」呢?沒有。講白了,他還沒有看破,他還想求兒子。他還想求什麼?他還想求功名,他還想求延壽。他沒有「無心」,他只是什麼都不想而已,他只是不要想,因為他被算定了,被孔先生算定,過了二十年的定數的生活,所以他什麼都不要想了。因為想也沒有用,反正只有算他活到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命中沒有兒子,那想有什麼用呢?換句話說,他還是標準凡夫,他還是有一個妄念,就是我什麼都不要想這個妄念,有這麼一個妄念,這個妄念還在,還有心。有妄念就有生死,有生死就有輪迴,並不是「無心」。所以袁了凡常常心裡有一個念頭,我這一生都被算定了,一生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他並沒有達到真正的「無心」。既然沒有達到真正的「無心」,那就被陰陽所綁住了,「為陰陽所縛」了,怎麼會沒有定數呢?「數」就是數量,以數學的原理,推演出來過去、現在、未來。甚深禪定,不是一般世間人所有的,佛門裡面像黃檗禪師,他是在定中所見的境界。這個是老法師提到。
我稍微提一下黃檗禪師,因為老法師有提到,我就稍微介紹一下。黃檗禪師,又叫黃檗希運大師,唐代高僧,福州人。幼年的時候,在福州的黃檗山出家,他相貌跟一般人不一樣,額頭間隆起有一個圓珠,身高七尺高。他生性淡泊,精通內外諸典,內外諸典就是佛經跟其他的一般世間的書。
黃檗禪師他是開悟的聖僧。有一次黃檗禪師在禮佛,大中禪師見面就問他了,問黃檗禪師了,黃檗禪師雖然是在開悟禮佛,他道理悟透了,他還是不廢事修。也就是說你縱使開悟,你還是要挑柴運水,還是要做事,開悟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還是要利益眾生。所以黃檗禪師他不廢事修,他還是繼續禮佛。大中禪師見到他,就問他一句話了,你既然已經開悟了,「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禮什麼佛,「用禮何為?」我們不是要頂禮三寶嗎?他說,你既然已經開悟,你就證得自性三寶,所以你不能夠說我還求一個佛,或說我要求一個法,或說我要求一個高僧,你還不能有所求,要到什麼?要到離一切相,行一切善,要離開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對不對?大中禪師就問他了,他說,既然「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用禮何為?」你還禮什麼佛呢?他禮什麼佛呢?黃檗就打他一巴掌,黃檗賞他一巴掌,曰,我這個也是「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常禮如是事」。我打你痛不痛啊?如果你說,我不痛,你是變木頭。如果是打痛,你還有覺性。
這個是禪宗的公案,很有意思,各位好好去參。就是你道理懂了,你要做到,你做到佛經那個開悟的境界,你還是跟平常人一樣的生活,你還是一樣不廢事修,是這個意思。所以黃檗禪師就賞大中禪師一巴掌,說這個也是「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常禮如是事」。這是題外話,講這個笑話給各位聽。
接下來,我們再繼續把剛才老和尚講的部分,我們把它討論完。因為都在禪定中,時空都突破了。時空都突破了以後,過去、現在、未來自成一片,全部都看到了,那是決定的真實。也就是如果你入到這個禪定以後,這個甚深禪定,那麼陰陽就綁不住你,為什麼?因為你沒有過去、沒有現在、沒有未來,過去、現在、未來,你全部看到了,那是決定真實,一點都不會差錯。為什麼?因為他看到未來的事,不是靠推算的,而是眼前親見的,誰見到?自性見到的。這要相當的功夫才行,在佛門當中,至少三果阿那含以上的,他們才有甚深禪定,能夠見到過去、未來,這是不會有錯的。
以上我補充這一段,是老法師講到「陰陽」兩個字的時候,他做這樣的一個開示。那麼剛才提到黃檗禪師,我們附帶再提一下,黃檗禪師有一次雲遊時,一天遊到天臺山,就是在浙江。我曾經去過浙江天臺,禮智者大師的道場。那麼他路上遇到一位僧人,目光「爛然射人」,就是目光炯炯有神,就是這位僧人。兩人就「一見如故」了。然後兩個人就「結伴同行」,去雲遊了。那麼有一天走到一條小溪,看到那個溪水暴漲,而且非常地湍急。那個僧人就說,渡河吧,渡河吧。黃檗禪師回答說,「兄要渡河,請自渡吧」。他們那種禪宗都是高來高去的,這講話都有禪機。兄要渡河,請自渡吧,你自己過。那個僧人隨即就開步渡河,就是他沒有船,他就是走在河上,就這樣走過去,就像走平地一樣,開步渡河如在平地行走。而且不時的回頭,向黃檗禪師招手大聲喊著說,「趕快渡河,趕快渡河」。黃檗禪師於是就斥責他說,「你這個自了漢,早知道有此古怪,我應該先斬你的腳筋」,把你的腿砍斷。僧人就讚歎他說,「你真是個大乘法器,是我所比不上的」。
各位,這什麼意思你知道嗎?他顯了一點小神通給他看,我不用船,我就可以過河。你到開悟還需要這些神通嗎?這些神通全部都現前了,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像佛陀一樣,他有三明、六通、十力、十八不共法,眾生過去生在哪一世,在哪裡投胎轉世,在哪一世做什麼官、做什麼生意,佛陀都知道,那才厲害。你在河上走路,你就顯出你的了不起,是不是?他就罵他說,你這個自了漢,我早知道你有這個古怪行徑,我早就把你腳根砍斷,斫你的腳筋。那個僧人就讚歎,那個僧人不是普通僧人,那是護法神啦,僧人就讚歎他說,「你真是個大乘法器,是我所比不上的」。因為功夫差太多了,因為黃檗禪師他是開悟的聖僧。那個僧人說完以後就不見了。這是什麼?這也是在考他的。僧人說完忽然就不見了。有趣,就附帶提到這一段故事,跟各位分享。
我們講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後來歸鄉到南京的大學堂就讀國子監。在沒有進入國子監之前,先到棲霞山拜訪雲谷禪師,兩個人就在一室中對坐,大約經過三天三夜,不曾合眼睡覺。雲谷禪師就問說了,凡俗的人之所以做不得聖賢,只因為妄念纏身。你靜坐三天,沒有看到你起一些妄念,是如何做到的呢?了凡先生回答說,我已經被孔先生算定了,一個人的榮辱死生都在定數之中,就是要妄想也沒有作用。雲谷禪師說,我本來以為你是豪傑來看待你,如今才知道,原來你只是凡夫一個。
於是了凡先生就問它的原因了,雲谷禪師說,人如果不能達到無心的境界,終究為陰陽的氣數所束縛,怎麼會沒有定數呢?但只有凡人照著定數走,極善之人,氣數本來就拘他不得,極端造惡的人,定數也是拘他不得。這二十多年來,你被孔先生算定了,不曾有些許的轉變,那豈不就是凡夫嗎?了凡先生就問說了,然而氣數真的可以脫離嗎?雲谷禪師說,命運是自己造作的,福祉是自己求來的,《詩》《書》上已經清楚的訓示我們。在我佛教的經典中也說,求功名可以得到功名,求富貴就可以得到富貴,求男女就可以得到男女,求長壽就可以得到長壽。說到誑語,是釋迦佛的大戒律,諸佛菩薩怎麼可能欺騙我們呢?
這一段白話我們就解說到這裡。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個求富貴得富貴,求男女得男女,求長壽得長壽,求功名得功名,我們下一回再探討這一段,其實是滿精彩的。
在剩下一點時間,我們把這一段裡面另外一個重點,『命自我作,福自己求』。因為我們在探討,每一段經文裡面,我們都必須要找出一個核心的重點,對我們修行有什麼幫助,那這樣我們來薰習就是幫助很大。這裡面我們就來討論,「命自我作,福自己求。《詩》、《書》所稱,的為明訓。我教典中說,求功名得功名,求富貴得富貴,求男女得男女,求長壽得長壽。夫誑語乃釋迦大戒。諸佛菩薩,豈誑語欺人?」這一段是一個重點,我們來報告一下。
老法師說,雲谷禪師教導他改造命運,也就是跟他講定數裡面有變數,這是袁了凡原本不知道的。雲谷禪師承不承認有定數呢?雲谷禪師承認,前面講,「人未能無心」,「安得無數?」世俗裡面講的命運,雲谷禪師完全接受、完全肯定、完全承認,確實有命運。但是命運自己可以改變、可以創造,所以佛家不是宿命論,佛家是創命論,自己創造美好的前途。但是立命要靠自己,任何一個人都幫不上忙,沒有人能夠代替我們改造命運,決定要靠自己覺醒,要靠自己覺悟,靠自己改造。了凡先生是個讀書人,所以就先用《詩》、《書》裡面的道理,雲谷禪師用這個道理來先開導他,「命自我作,福自己求」,這是儒家所講的,《詩經》《書經》中所說的,雲谷禪師懂得,他說,這是明明白白、的的確確的教訓,這是事實。
再看看我們佛經講的,「我教典中說」,雲谷禪師是佛門大德,「我教」就是佛教經典中所講的,「求富貴得富貴,求男女得男女」,命裡沒有兒子,你要求,可以求得兒子。怎麼求?你要從因地去改變。求長壽得長壽,怎麼求?你從無畏布施去改變,因為他短命,壽命只有五十三歲。這就是告訴你,你求什麼得什麼,這是真的,一點都不假,問題你必須從心地去改變。
章嘉大師說過,佛氏門中,有求必應,但是章嘉大師有解釋,有些人在佛門當中求,求不到,是什麼原因?那是不如理、不如法。你懂理論、懂方法,如理如法的求,就有求必應。如理如法的求還是得不到時,是自己的業障沒有了,自己的業障重。必須把業障消除,沒有障礙才會得到感應,這一點很重要。你說,我也學《了凡四訓》,我也如理如法去求,可是為什麼我得不到呢?你的業障還在,你的毛病習氣還在,你沒有把它斷掉,你沒有把它排除。這是章嘉大師說過的,沒有求不到的。從根本的原理來講,世出世間法,唯心所現,唯識所變,我們一切的需求,就是求作佛也能成佛,都是根據萬法唯心的這個原理,《華嚴經》上說,「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所以我們求,基本的原理就是真如本性,方法最圓滿、最恰當的就是佛陀的教誡,是依據佛法的理論、教訓去求。我們求不老,求不病,求不死,能不能求得到?決定求得到,確實求得到,都在佛門之中。雲谷禪師傳給了凡先生的只有極小一個部分,因為了凡的志向不大,只求世間的功名富貴,只是求這些,所以雲谷禪師只教他這個部分。雲谷禪師滿他的願望,他想得到功名富貴,就告訴他求得的方法。特別告訴他,「妄語乃釋迦大戒」,戒裡面有四根本戒,就是殺、盜、淫、妄,所以妄語是佛家的根本大戒。佛怎麼會妄語呢?怎麼會騙人呢?換句話說,告訴了凡,求男女得男女,求富貴得富貴,求長壽得長壽,這是事實,決定可以得得到的。了凡先生依教奉行,依教修行,這三個統統最後如願獲得。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