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当前播放:感应篇汇编第15集 报 错
请选择以下您要播放路线
摘录内容

请选择节录内容

黄警官感应篇汇编--相关内容

正反排序

感应篇汇编第15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五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2018/03/17  臺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1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经文,【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第五十三頁,我們看經文:
【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
這一段經文的白話解說就是說:
所以天地有職掌糾察過失的神明,依據人所犯的罪惡大小,來削減他的壽命。
我們看第一段經文:
【此句至算盡則死為一節。言人之一生。日夜時刻。上下四旁。皆有鬼神鑒察也。天有三官五帝。百神諸司。地有五嶽四瀆。城隍里社。又有舉意司。專主關達人起念處之善惡。凡此皆為司過之神。犯。即自召也。奪。除去也。算。百日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司過』,伺察其過失。「司」通伺,人字旁的伺,就是偵察的意思。
『算』,壽命。
『三官五帝』,「三官」是道教所奉的神,分為天官、地官、水官三帝的合稱,據說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五帝」是道教信奉的尊神,即東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中央黃帝,最早見於《周禮》天官大宰云,「祀五帝」。是中國古代神話中的五位天帝,代表五方的神靈。
『五嶽四瀆』,「五嶽」是中國東嶽泰山、南嶽衡山、西嶽華山、北嶽恆山、中嶽嵩山。「四瀆」是指長江、黃河、淮河、濟水的合稱。
『城隍里社』,「城隍」,水庸為護城池之神,稱為城隍,道教稱管理地方的神,民間相傳為陰間判事的官。這個城隍爺,就是老法師說的,我們中國自古以來,孔廟、宗祠跟城隍廟是維持我們優良中國傳統文化的三個根、三個基礎。那麼一般民間,像老法師年輕的時候,他的母親都會帶他到城隍廟去拜城隍。同時拜完城隍以後,做父母的都會帶小孩參觀十殿閻王,藉這個機會給小孩因果教育。所以城隍雖然祂是一個民間傳說,為陰間判事的官,事實上是代表民間的因果教育的象徵。城隍的力量,老法師說,可以抵得過一萬個,甚至十萬個公安警察。所以這個城隍神是很有教化的作用,一般不管惡人,還是為非作歹的不良分子,他看到城隍沒有不敬畏的。所以城隍事實上是代表因果教育。
『舉意司』就是主掌人起心動念的機構。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從這一句到『算盡則死』為一個節次,是在說明人的一生,從白天到晚上的每一個時刻,上下四周都有鬼神在暗中鑑察。在上天有三官五帝,以及各種職司的眾神。在地有五嶽的山神,以及四水的水神,以及城隍爺和土地神。「又有舉意司」,專門主管人有關表達起心動念的善惡。大抵這些都是為司過的神明。『犯』就是自己去招來的意思。『奪』是除去的意思。『算』是一百天。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經文:
【天心仁愛。欲人於獨知之地。為善去惡。因有司過之神。檢察人之所犯。量度重輕而奪算焉。故曰。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也。詩書中亦曰。上帝臨汝。日鑒在茲。十目十手。神之聽之。則吾心獨知之地。自有鬼神。更嚴於昭布森列之時矣。此天人合一之理也。】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十目十手』,「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就是說人的言行總是處在眾人的監察之下,如有不善,無法掩蓋。《禮記》大學篇裡面說,「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故君子必誠其意」。所以「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實這個「十」不是說,若按照佛經上的解釋,不是說十個眼睛,或者是十隻手在指著你。它這個「十」如果按照佛經上的解釋,「十」表法無量的意思。「十目所視,十手所指」。所以這個是老祖宗跟我們講的智慧,關聖帝君的《覺世真經》裡面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知,這就是「十目所視,十手所指」。所以君子必須要「誠其意」,必須要端身正意。
再來,『昭布森列』,「昭布」就是明白宣布、公布。「森列」就是紛然羅列。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天帝的心是仁慈博愛的,希望世人在自己獨知之處,要行善除惡。因為天地有掌理鑑察過失的神明,在暗中檢察人所犯的過失,並計算其所犯的過失的輕重,以做為削減壽命的依據。所以說,『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也』。就是說人間竊竊私語,在上天聽來像響雷那麼清楚。在暗室做虧心事,在神明的監察,就像閃電一般的明亮。在《詩經》的書中也講到,上帝親臨你,天天在此鑑察你,猶如「十目所視,十手所指」,神明就在你面前監視聽察。明白此理,則在我心中獨知之處,自然有鬼神監視,這比森嚴羅列的公布罪狀時更為嚴格。這就是使我們達於『天人合一』的道理。
這段有一句重點,有句經文,就是「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因為天人祂們有天眼通,祂們有天耳通。所以我們以前我在講課的時候,或者是我在分局做副分局長的時候,我常跟我們蓮友分享,我說我們警察辦案,我們只要跟檢察官申請監聽票,譬如說我們想根據線索,我們要去監聽歹徒,販毒的毒梟,他們都一定要使用手機,他們會有電話。我們只要向檢察官申請監聽票,檢察官開了監聽票的核准公文書,那麼警察的執法人員就可以拿到監聽票,直接到公家的電信單位,或者像現在民營的,比如說臺灣來講,有遠傳電信、有中華電信,檢察官一般都是會交給刑事人員或者派出所的警員,他們只要拿到監聽票,他們就可以進入機房,就可以開始監聽你的電話。你手機雖然說,你在手機上都把資料除掉了,但是在電信公司都存有檔案,他只要調哪一天,哪一年哪一天,哪一個月哪個時辰,從哪裡發出來的訊號,他可以把你這個資料,手機發出去的訊號,他可以查所有的通聯紀錄。那再開始一個個對,很辛苦,非常辛苦,有專門在監聽的同仁。
但是各位也許會想說,那歹徒都很聰明,他不會用自己的名字去登記手機,他會用親戚朋友,或者用什麼?我們臺灣警察講叫啞巴手機。什麼叫啞巴手機呢?就是用人頭去登記的手機,新買的手機號碼。那他認為這樣神不知,鬼不覺,警察就不知道。但是你會打給你的黨羽或者你的同夥。首惡分子那個部下,他那些爪牙,他可能不知道警察在監聽他。那縱使你用我們說叫啞巴手機,或者不是登記在你這個首腦的名下的名字,這個手機,你掛給別的地方,一樣從那個地方可以再監聽,一樣可以找得到,他可以串聯起來。這個叫做什麼?我們現在講說現代的科技發明,事實上,我常講說,監聽就像天耳通。
那現在全世界警察都會在什麼?在路口建立那個監視系統。我以前在辦案的時候,也是從監視系統去抓犯人。譬如說他小偷竊盜,小偷的竊盜分子他故意變裝,那離開捷運以後故意騎腳踏車、騎機車,用跳躍式的,去坐公車,再換捷運,再從捷運去換鐵路、去換火車,我們一樣可以抓得到,只是要找的時候很辛苦,他必須要在人群裡面去辨識。這個叫做,我們說監視系統叫做什麼?叫做「神目如電」,這叫天眼通。監聽你的通訊,叫天耳通,從監視系統裡面去看資料,叫天眼通。
那這裡這四句,我們就來列舉公案,「人間私語,天聞若雷」,人間講悄悄話,老天,天人聽來,就像打雷那麼響。你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天神祂們心非常清淨。祂們心非常清淨的時候,祂們事實上有這種神通感應,祂們可以聽得到。
那麼在《德育古鑑》裡面有這麼一個故事,在南京有幾個人坐了一艘船要渡江,船到水中央的時候,突然間暴風驟雨,風雨很大,「中流風驟」。忽然在這個船的上面,有一個人聽到空中有聲音傳來的話了,說「黑額者」,就講三個字,「黑額者」,就是額頭黑黑地那個人,叫「黑額者」。那這幾個裡面有一個人額頭是黑黑地。這個「黑額者」是剛好這個人他額頭黑黑地,他就在那邊想了,诶,空中怎麼會有這種聲音傳來說「黑額者」、「黑額者」呢?他想,空中傳來這個話大概是指我吧?這個暴風驟雨,狂風巨浪,就是表示這個船會有危險,可能有翻覆之虞,那是不是說,空中這個講「黑額者」,就是老天要取我的命。他就說了,為何我要連累這些人呢?於是他就自己跳水了,跳到水中去了。結果他跳下去沒多久,那個船就翻覆了,上面的人全部都死掉了。那「黑額者」這個人就剛好攀附到一塊「漂木」,一塊浮木,就游到岸邊了,結果沒有死掉。
那後來就人家都覺得很奇怪了,他問他說,你平常有什麼修行呢?「問其素行」說,你平常有做什麼事情呢?這個「黑額者」就說了,我生平也沒有什麼善事可以記錄,我也沒有做什麼善事,「無善可紀」。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每次想到人生的壞就壞在一個「貪」字。人為什麼會變壞?就是貪財。貪財才會去搶劫,才會去詐騙,才會去霸佔別人的財產,才會去收受賄賂,變成貪官,都是一個「貪」字。人為什麼會造殺業?就是貪吃,就貪美食,就要滋養這個色身。
我們這邊有一個企業家,非常有名的,做醬油的。在幾年前,他為了養生,有錢人都怕死,為了養生,有錢人都怕死,怎麼辦呢?就有些祕方了,有些江湖術士就會講這些祕方,哎呀,吃什麼補什麼啦。他說,吃蝸牛肉最補,蝸牛肉。蝸牛,就早上起來,草叢邊都會有,尤其是下雨天,那個蝸牛後面一個硬殼,那個蝸牛都會伸出頭來在那邊爬行。那麼這個集團的企業家,他們一家好幾口,父親跟兒子他們這些重要幹部就想要進補,就去吃了很多蝸牛,結果全部中毒都死掉了。當時轟動了整個臺灣的新聞界。就是什麼?為什麼要殺那個蝸牛?貪吃嘛。那為什麼要貪吃?貪生怕死嘛,就想要活命了,想要求長壽啊。他不知道從因地下手,不知道學袁了凡先生,「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佛家講從因地下手,想要財富,要財布施。想要智慧聰明,要法布施。想要健康長壽,無畏布施就好了嘛,你多去救濟貧窮,做醫藥布施,對不對?有災難來的時候去送醫藥。
像美國企業家Microsoft比爾蓋茲,大家非常尊敬他,他雖然那麼有錢,世界首富,他把他所賺的錢成立一個基金會,專門做什麼?專門生產疫苗,預防疾病的疫苗。打疫苗可以防止疾病,有錢人沒有差,可是窮苦的地方,貧窮落後的地方,那他們就很苦了,為什麼?沒有錢,又貧窮,又生病,這是人生最苦的,貧窮又生病,又沒有錢買藥,吃飯都沒有,哪裡有錢買藥來治病?這是人間最悲慘的事情,就這種事情,比爾蓋茲專門做這個事情。
你看他所做的電腦軟體,微軟,全世界的。他生意賺全世界,他布施也是全世界。這個叫什麼?雖然他沒有學儒家的,或是沒有學道家的,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他這個精神就是什麼?你不要看他沒有學佛,這比爾蓋茲就是什麼?比爾蓋茲是慈善家。他這個已經有落實做到什麼?眾生跟我是一體的,虛空法界一切眾生跟我是一體的。你只要能夠虛空法界跟我是一體的,你的執著就愈來愈淡薄了,你的我執就愈來愈淡薄了,你那個我貪、我愛、我瞋、我癡就愈來愈淡薄,最後斷掉了。比爾蓋茲的疾病疫苗都專門送到非洲以及中南美那些最落後的地區,去救濟那些貧窮人家,貧苦人家,全部免費做疫苗贈送,以及疫苗的這種救濟。
所以像這個都是什麼?這個就是你要長壽,你要健康,你就必須要無畏布施,比爾蓋茲這就是無畏布施。你看我們佛門的供養裡面,飲食、醫藥、臥具、衣服,你看醫藥是一個很重要的布施,看病福田第一。
所以你貪財,就是變當貪官,收受賄賂。你貪財,就去當竊盜小偷。你貪吃,就去殺生。你貪命,就去殺生害命。都是一個「貪」字。那你貪色呢?粉身碎骨,妻離子散,死無葬身之地,色字頭上一把刀,最後的下場都很慘。所以你看,這個人他沒有讀什麼聖賢書,可是他有做人的基本道義,還有人格。所以老和尚說,古代的人他們從小就有扎根教育,他們雖然說也會起惡念,但是他們不敢做壞事,為什麼?因為他們有聖賢教育的扎根,有妄想,但是不敢去行動。所以以前的社會,大家都可以和睦相處,犯罪率沒有像現在這麼嚴重、這麼惡化,就是一個「貪」字。
所以貪財,變貪官,貪財,變成喪失生命。貪生怕死,去害物命,自己也短命多病。貪色,妻離子散,最後付出生命的代價。所以都是一個「貪」字,所以有「貪」字才會起念頭,才會起妄念。那麼這個黑額者一想到他自己有「貪」這個東西的時候,他會觀照,他馬上「便以『恕』字壓之」。什麼叫「恕」?「恕」,我們用中國《說文解字》來去解釋這個字,上面一個如,下面一個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恕」字,你要想一想,你把他害死,如果別人也把你害死呢?這將心比心,就是如心。如心就是將心比心的時候,就不敢貪了,對不對?所以他每一次想到貪的時候,就用一個將心比心,用一個「恕」字把自己這個貪念壓下來,不敢做便宜的事情。你看最後他救他自己的命,這個黑額者最後救自己的命,為什麼?因為他有德行。你不要看他這個字很簡單,他想到貪,他就用一個「恕」字壓之,這也是一個懺悔法門,這也是一個對治方法。
所以我們佛法度眾生有四個悉檀,佛度眾生有四個悉檀,第一個,「世界悉檀」,布施有得到財富,參加法會可以法喜充滿,想要健康長壽可以去放生,「世界悉檀」,你要的統統給你。等到你開始布施以後,開始學佛以後,進來佛門以後,「為人悉檀」,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各人,诶,開始選擇一個、依止一個法門,開始去修,「為人悉檀」,「各各為人悉檀」。再來「對治悉檀」,修行愈久,慢慢知道,自己的毛病習性在哪裡,用什麼方法去對治,把那個毛病習氣改掉,斷惡修善,轉迷為悟,學袁了凡先生改過,這個叫「對治悉檀」。到最後破執著、破分別,再破根本無明,證法身,最後什麼?最後入「第一義悉檀」。這四悉檀。
所以他想到人生壞一個「貪」字,他就用將心比心把它壓掉,這個叫什麼?這已經進入「對治悉檀」了,這個黑額者已經進入「對治悉檀」。他只是聽到空中有聲音而已,他就跳到水裡面去。所以他平常在想到「貪」字的時候,他用將心比心,「恕」字把它壓下來的時候,天人有沒有在聽?天人有在聽,所以天人都記錄下來,『司過之神』已經把它記錄下來了。這是「人間私語,天聞若雷」。
再來「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也」,我們舉兩個公案,也都在《德育古鑑》。「朱文公嘗忠足疾」,就是朱熹先生,這個朱熹先生,我們知道他學問很好,他又稱為朱文公。朱熹他腳有毛病,他腳有腳病,大概是腳痛,我們現在講關節炎、腳痠這些腳病。「有道人為之針熨」,「針熨」就是什麼?針灸。有一個道人就幫他針灸了。诶,一針灸以後,「旋覺輕便」,朱熹先生就覺得,诶,人突然間變輕鬆了。朱熹就很高興了,「公喜,贈以詩曰」,你看會寫毛筆字的就送人家墨寶,會寫詩的送人家詩,他就送人家詩了。大概這個道人也覺得說,朱熹你很有名,你寫個詩給我。他是出口成章的,他就馬上當下揮毫,就寫了一首詩送給這個道人了,他說,「幾載相扶藉瘦笻,一針還覺有奇功,出門放杖兒童笑,不似從前勃窣翁。」
這我來解釋一下,古人真是學問好,智慧高,人家寫出來那個文言文就是非常有意境,現在人寫不出來,講話是白得不得了。白話講多了,坦白講,味道就沒有,還是文言文好。所以老法師為什麼他在推動文言文?老法師有他的智慧。他說,我幾年來都是靠拐杖,這拐杖是竹子去做的,我靠竹拐杖扶著。「幾載」,就幾年。「相扶藉瘦笻」,「瘦笻」就是瘦瘦的竹竿。「一針還覺有奇功」,诶,你針灸一針扎下去,馬上針到病除,诶,我腳就輕鬆起來了。「出門放杖兒童笑」,我腳好了,不用再拿瘦竹竿了,就丟掉了,結果兒童在旁邊笑,為什麼?因為剛開始還不太敢用腳力,兒童在旁邊笑了。「不似從前勃窣翁」,「勃窣」就是行動不敏捷,不像以前行動不敏捷,「翁」,就人。
那麼幾天以後腳病又發作了,「足疾大作」,腳病又發作了。就再想去找那個道人,「追尋道人」。不知道那個道人到哪兒去了,「莫知所往」。朱熹就歎息了,「公歎曰:『非欲罪彼;但索前詩,恐持此誤人耳!』」他想說,诶,你前面給我針好了,現在我腳病又發作,我剛開始寫給你那個好像是神醫,那現在你把我那一首詩拿去,那不是人家會相信你的神醫、神術、醫術嗎?你看,朱熹動這個念頭,你看他還是聖人,他還會動這個念頭,他說,我不是要責怪他啦,「非欲罪彼」,我不是想要怪罪於他啦。我只是要把前面那首詩拿回來,「但索前詩」。「恐持此誤人耳」,我怕你拿這首詩當招牌。就像現在跟總書記合照,跟總統合照,掛在牆壁上,诶,這個人醫術應該不錯,有總統合照沒有問題,或是跟淨空法師合照,很多人都會這樣,不行。他就開始懷疑了,你看我們人的疑惑心就出來了,就懷疑說,欸,我現在腳又沒好,你又拿我這首詩拿去到處告訴人家說,你看,朱熹的腳是我治好的,那這個生意就門庭若市了。
他才動這個念頭而已,當天晚上夢到天神跟他講話了,「是夜夢神曰:『公一念動天矣!』」你動一個念頭,我們老天都知道了。我們剛才講,「人間私語,天聞若雷」,你看,你才動一個念頭而已。換句話說,前面那個道人是什麼?天人化的,大概知道朱熹也是個大學問家,所以要來幫助他。就朱熹才動這個念頭而已,「是夜夢神」,當天晚上神就來給他託夢了,朱熹,你一動念,老天都知道,「公一念動天矣」。講完以後,「足疾旋瘳」,「瘳」就是什麼?病癒,腳就好了,當天晚上腳病就好了。這也是天人給他一個考試。
所以儒家坦白說,儒家也可以稱為聖跟賢,但是比起佛家的聖跟賢,佛家的聖是十地菩薩,賢是三賢位。三賢位,地前菩薩都叫三賢位,十行、十住、十迴向,都是三賢位。三賢位還沒有見性,還沒有破法執,所以十地菩薩才稱為聖人,才稱為聖。一到聖人的時候,他破我執、法執,像法身大士他破根本無明,他不起心、不動念,他是念不退,叫阿惟越致菩薩,阿鞞跋致菩薩,所以他見法身,見了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示現百千億化身佛。所以從這個地方,我們就可以瞭解起心動念,「十目所視,十手所指」。
再來,第二個公案也是《德育古鑑》的。「林觀,莆田人。遇異人授一佳地」,他遇到一個神人,類似一個,「異人」就是什麼?「異人」就是很特別的一個修行人,遇到一個很特別的修行人幫他點一塊地,「授一佳地」。我們現在講就是說風水寶地,給他點一個寶地。「謂曰:『此地甚佳,但未知汝福可堪此否耳?』」他說,這一塊地風水寶地,非常好,但是我不知道你的福報,可不可以堪受這個福報呢?所以證明什麼?福報要怎麼樣?福報一定是從修來的,福不是求來的,福是修來的、是種來的,你有種那麼多福,自然就有那個福報,如是因,如是果。所以林觀就回答說了,「吾德薄,將此地與宗人共之,其間或有一福者」。他說,哎呀,我的德行很薄,我將這一塊地跟我們宗族的人共同使用,跟我們家族的人共同使用,我們家族裡面至少應該有一個有福報的人吧。你看這個心量多大,自己多謙卑,要是一般人,心胸狹窄的,欸,不行,這個是我私底下,這風水寶地。
你看像范仲淹,他以前在蘇州的時候,他買了一個房子,看地理風水的就跟范仲淹講,他說,哎呀,你蘇州這個房子格局非常好,將來後代子孫都出狀元,都出公侯將相。范仲淹一聽,你看他沒有起心動念,范仲淹一聽說,喔,那這樣,那這一塊地,這個房子,我就把它改成書院。我把它改成書院以後,我們整個蘇州都出人才,我們整個蘇州都出狀元,這樣更好。
這叫什麼?這個就是我昨天在講《地藏經科註》的時候,《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見聞利益品第十二」裡面講這個經文。我在講這個品題的時候,青蓮法師怎麼講「見聞」?就是要用見性跟聞性,就是要捨識用根。什麼是用見性?眼見色、耳聞聲、鼻對香、舌嚐味、身對觸、意對法,六根對六塵。我們六根對六塵,為什麼《地藏經》特別挑「見聞」呢?它為什麼不挑鼻跟舌呢?為什麼不挑?眼耳鼻舌身意,佛陀為什麼不挑鼻舌身意呢?眼耳鼻舌身意對色聲香味觸法,你想想看,我們每天犯最多是什麼東西?眼睛跟耳朵嘛。我們用見性,眼見色,用見性,用見性的話,就是見到宇宙人生的真相,用真如,用真心。你耳對聲,如果你用聞性,那就是文殊師利菩薩說的,「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
什麼叫見性?我跟各位講,簡單的說,比如說現在燈打開,我們的見性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心經》裡面講,「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比如說燈打開,你燈打開見到明亮的燈光,這是見性的作用。我現在把燈關掉了,你的見性有沒有在看?有在看。你見到一個沒有燈光的黑暗,你說,啊,燈關掉了,暗了。如果你沒有見性,燈關掉你怎麼知道?所以見明、見暗都是見。問題在哪裡?問題在我們第一念的時候是見性起作用,第二念的時候,我貪、我愛、我瞋、我癡就跑出來了,到第二念的時候是什麼?是用識了,見性就變識了,眼識了,眼見色就變眼識,所以你第二念的時候就攀緣取捨。
這個在禪宗理面講,「知之一字,眾妙之門」。我們本來就有見聞覺知,有情、無情都有見聞覺知,如果你保持那個「靈知心」,就是三時繫念裡面那個靈知心,那是真如。可是問題就出在那個什麼?「知之一字,眾妙之門」,再來是什麼?知見立知,是無明本,完了,我知道這個是亮的,這個是黑的,分別就來了,執著就來了。我知道這是甜的,我知道這是酸的,知道的當下不起分別執著,那個知就是見性,那個知就是嚐性、嗅性。如果你再立一個說,我不喜歡,我喜歡,那個就變成什麼?那就變成眼識、舌識、鼻識、耳識了。所以六根對六塵,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身對觸、意對法,六根對六塵,產生六識,變十八界。所以六根、十二入、十八界,所以地獄為什麼會有十八個地獄?就是這樣來的,六根對六塵產生六識,那就十八界,就造成無量無邊的罪業,那就十八層地獄。
所以林觀他就說了,我們的家族裡面應該有一個人有這個福報吧。這個心量就大。所以你看范仲淹也是這樣,風水師跟他講,他蘇州的房子是可以出狀元,出了很多公侯將相。他說,那就把這個福報送給大家吧,就蓋一個書院,可以培養很多人才,讓我們蘇州更多的人能夠中狀元,能夠出公侯將相。這個叫做心包太虛,量周沙界。這個就是我剛才講,《地藏經》裡面講到「見聞利益品第十二」,佛陀教你用見性、用聞性,那就是以天下之見為見,以天下之聞為聞。如果你用見性,你用聞性,那就眾生跟我是一體的,那就是心包太虛,量周沙界,我就破掉了。范仲淹我就破掉了,他把他的風水寶地改成書院,他我就破掉了。他我一破掉,他福報就現前了,所以他有八百年的福報。范仲淹的家族有八百年的福報,怎麼來的?把我破掉了。再把法執破掉,佛家講再把根本無明破掉,證法身,三千大千世界示現作佛。在三千大千世界,一個三千大千世界示現作佛,那個福報多大?
這個林觀雖然他是很平凡的一個凡人,人家就有這個心量,他說,哎呀,那我家族裡面應該一個人有這個福報吧。這個異人馬上說話了,「即此一念,福德甚厚」。你看接下來加「德」,前面只有說「福」,「汝福可堪此否耳?」只講「福」而已。到後面就不一樣了,「即此一念」,就光憑你這一念。所以為什麼在《無量壽經註解》裡面講說一念必生?十念也必生?為什麼一念淨信就可以往生呢?一念淨信就是,一念淨信,一念就見到自己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所以「即此一念,福德甚厚」,這個異人就跟他講說,哎呀,就憑你這一念,你的福德非常地厚。你看加一個「德」。「觀遂取族二十餘柩,與親偕葬之」,林觀就把他家族裡面的二十幾口的棺木,這已經往生的這個家族長輩的棺木,全部,包括他的父母親也葬在這個地方。
結果一葬下去,「生子元美」,他的兒子林元美考上進士。孫子林翰,曾孫林廷 ,「昂」是原來的字加木字旁的 ,我在電腦裡面查不到這個資料,木字旁的 。曾孫林廷機,玄孫林燫,「燫」是火字旁加一個廉節的廉。幾代了?兒子、孫、曾孫、玄孫,四代,富過三代,他已經過了四代。三代四個尚書,喔,不得了,三代出四個部長,只有這一念善念而已。
所以這是出在《德育古鑑》裡面的這個故事、這個公案,我覺得非常值得我們學習,心量要廣大,人家說量大福大是這個意思。現在人都是自私自利,老和尚說了,對我有利才是朋友,對我不利就不是朋友,不講道義。所以《德育古鑑》裡面就註解了,它說,「異人只說『福』,林便言『德』」,這個異人只對林觀說一個「福」字而已。林觀說完他的話以後,就把他的心量拓到整個家族,「德」就出來了。
所以我家的祖先,我是姓黃,我黃姓祖先,跟我爸爸他們那一代,還有一個我二叔的他們的,因為他是被人家招贅,所以游姓祖先也一起供奉,那我們家就是有黃姓跟游姓的祖先。那我們的祖墳,其實當時我哥哥是有請風水先生來看,也說這是風水寶地。但是取了風水寶地,它墳墓前面的駁坎,就颱風來了、雨水來,就沖刷,就比較不牢靠,那已經傷到我們祖墳的門庭了,這個庭院了。我們那個祖墳還算滿大的,傷到那個庭院,幾乎要動搖到我們祖墳那個納骨的地方。所有我爸爸四個兄弟裡面,親戚朋友裡面,沒有一個人願意出錢,祖先的墳墓都已經搖搖欲墜了。我二話不說,我說,全部我做,你們一毛錢都不要出,二十萬臺幣都我來做。
我就開始研究了,我要怎麼樣,這個要真心,要怎麼樣讓祖先這個祖墳能夠地堅牢固,這個地以後不要再流失了,希望能夠地堅牢固,至少也能夠放個一、兩百年。我就開始研究,怎麼樣把地基重新再做。因為我們要去掃墓的時候都總是經過別人的墳墓,這總是非常危險,那個路才小小,很容易翻下去,我重新造了一個很好的路上去。我發心真誠,那果地就殊勝,從我蓋到現在,重建到現在,應該快將近十來年了,一點受傷都沒有,一點損失都沒有,堅固得不得了。我讓祖先住得舒適,我自己住得也很安逸,我自己的家也都很平安。
這就是什麼?這就是剛才講,異人只說一個「福」字,林觀說完以後,異人就說「德」,便加「福德」。所以「異人乃兼言『福德』」,因為林觀講說,我福報不夠,我德很薄。光講這句話,他德就很厚,德很厚的人都很謙卑,用通俗的話說,他都會縮小自己。他說,我應該跟宗人家族共享,那這個德就出來了。所以德要在哪裡?德要在你心胸廣大的時候,你的德行就出來。所以這個「異人乃兼言『福德』,勘得『福德』二字合離之義」。所以你看《金剛經》裡面講,菩薩有福德,不受福德,菩薩有福報,不享受福報。要怎麼樣去「勘得『福德』」呢?怎麼樣可以去看得破「福德」兩個字呢?在我們佛家來講,就必須要從戒定慧來著手,要息滅貪瞋癡。很簡單,這六個字都很簡單,息滅貪瞋癡,勤修戒定慧。你只要息滅貪瞋癡,勤修戒定慧,你的福德、功德就出來了。所以「勘得『福德』二字合離之義」,你要瞭解福跟德分開、合起來,它裡面蘊含的妙義在哪裡。如果你能夠看得懂、悟得透,那裡面的智慧德能、功德利益,你就已經得到了。
這個是這一段公案,我提出來分享,做為這一段經文的補充。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華嚴經曰。人生各有二天人隨之。一曰同生。二曰同名。天人常見人。人不見天人。即善惡二部童子是也。人於每日十二時中。舉意發言動步。遇物應緣之處。常念此二天人。勿令惡念相續。偶或起一惡念。急著精彩。拽轉頭來。克己須從難克處克將去。直窮究到念頭起滅處。則無邊業障。一時清淨。湛然如太虛矣。如此。則與奪之權在我。鬼神不得操之。尚何司過奪算之足云乎。】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華嚴經』,全名叫《大方廣佛華嚴經》的略名。「大方廣為所證之法,佛為能證之人,證得大方廣理之佛」,這個是大方廣的意思,還有佛的意思。華嚴二字喻為此佛,「因位之萬行如華,以此華莊嚴果地,故曰華嚴」。「又佛果地之萬德如華,以此華莊嚴法身,故曰華嚴」。我們知道《華嚴經》是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果之後,在定中二七日講《華嚴經》,也有講三七日,那一般都是講二七。與會的這些二乘以下,這些聲聞人如聾如啞,沒有辦法,悟不透佛陀講的華嚴境界,因為《華嚴經》是佛菩薩的生活。所以當時佛想要入滅度,大梵天王就請佛住世,所以佛陀才到鹿野苑為五比丘說十二因緣、四聖諦。所以這個《華嚴經》是非常重要的一部經,人家說,不讀《華嚴》,不知佛家的富貴。所以這《華嚴經》我們來介紹一下。
在復菴和尚《華嚴綸貫》裡面提到《華嚴經》,他說,佛滅度以後六百年,我們知道當時龍樹菩薩他是根機非常利的一位菩薩,龍樹菩薩他把世間的文字全部都讀完了,所以他就起了一個慢心出來了。那大龍菩薩就度他到龍宮看《華嚴》,「龍宮看藏」,你去看那個佛陀的華嚴世界。結果一看,降伏了龍樹菩薩。龍樹菩薩總共看到「華嚴有三本,上本中本下本」。上本有十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聽清楚,十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一四天下微塵數品」,光那個品題就「一四天下」,「一四天下」裡面的那個「微塵」,每一個微塵算一品,「一四天下微塵數品」,這是上本的。「中本有四十九萬八千八百偈,一千二百品。下本有十萬偈,四十八品」。龍樹菩薩就記錄下來,「遂記得下本」,他只記了下本,「回歸西土」,回到印度。再從印度,從西土「傳到此方」,到中國來,乃八十華嚴,「八十卷經,三十九品」。
「品分為七處九會」,總共佛陀講這個《華嚴經》,在七個地方,九會裡面,講到《華嚴經》。那「七處九會」在哪裡呢?「初菩提場,說經六品,十一卷。二普光明殿,說經六品,四卷。三忉利天宮,說經六品,三卷。四夜摩天宮,說經四品,三卷。五兜率天宮,說經三品,十二卷。六他化自在天,說經一品,六卷。七重會普光明殿,說經十一品,十三卷。八三會普光明殿,說經一品,七卷。九逝多林,說經一品,二十一卷」。所以這個「逝多林」應該是在印度當時人間,其他你看,佛陀都在什麼?在欲界六天還有普光明殿說法。這個是「下本前分四萬五千偈」,「尚有五萬五千偈,九品在西土」,九品在印度。「經雖未足」,而序分跟正宗分跟流通分的意思已經完備了。怎麼知道呢?「清涼國師判五卷經為序分」,五十五卷半經為正宗分,「十九卷半經為流通分,行願品為別行」,普賢菩薩行願品為別行。
「大方廣佛華嚴經者」,「大」是什麼?其實大方廣就是我們的性體,「大以當體得名」。我們這個「大」就是我們自性本體,小而無內,大而無外,就是這個「大」。「常遍為義」,就遍一切處,你這個大小的大還有個對立,說這個很大,這個很小,你大小還有對立,《華嚴經》裡面這個「大」它是遍一切處。「常則豎窮三際」,就是為什麼叫「常遍」呢?什麼叫常?通過去、現在、未來,叫「豎窮三際」。「遍」是空間,時間是「豎窮三際」,過去、現在、未來一如,「遍則橫遍十方」,東、西、南、北、東北、西南、西北、東南、上、下,十方。
「方」就是以法得名,「軌持為義」。所以大方廣佛,「方」就是法,就是「軌持」,怎麼修就是「方」。所以「軌則軌生物解」,「軌持」這個「持」,「任持自性」,這稱性而為,這叫「持」,就是「軌持」。你如果說從體起用,稱性而為,那一定是我們自性的妙用。
「廣」是從用上來說。所以大方廣就是體相用,體大、相大、用大,所以大方廣就是體相用,所以「廣」是「從用得名」。「包博為義,包則為廣容,博則普遍」。大方廣就講我們自性的體大、相大、用大,體相用。
大方廣佛,「佛」就是因人得名,「覺照為義」,「覺則悟大夜之重昏」。佛陀耶的佛,旁邊有一個人字,佛從人修得的,所以佛以人得名。所以佛就告訴你,每一個人都是本覺本有。所以「覺照」,每一個人都有「覺照」的本能,就「覺照為義」。如果能夠覺悟的話,就可以「悟大夜之重昏」,「大夜」就是漫漫長夜,就是根本無明,無始的無明,「重昏」就是無始的無明的輪迴,這叫「大夜之重昏」。「照」,覺照的照,「照則朗萬法之幽邃」,「照」就是一起作用之後,就像電燈一打開,千年的幽谷就為之光明了,就是「照則朗萬法之幽邃」,所有萬法都重現光明了。這是大方廣佛,「佛」的意思是覺照的意思。體相用代表我們的自性,自性必須要返迷歸悟,要轉凡成聖,就是要覺照,所以佛就是覺照。
華嚴的「華」是從比喻得名,所以《大方廣佛華嚴經》是人法喻立題,大方廣是法,佛是人,華嚴是喻。所以《大方廣佛華嚴經》如果按照七種立題的話,它這是什麼?人法喻立題,有人,有法,有喻。所以「華」以喻得名,比喻。「感果嚴身為義」,我們一般講「華」就是智慧,以智慧來莊嚴,以智慧感得果位的莊嚴,「感果嚴身為義」。「感果則萬行圓成,如桃李華,先華後果」,就像桃李一樣,一開花就會結果。「嚴身則眾德備體,如金玉華,但有嚴身義,而無結果義」,你像金玉的花很漂亮,可是產生不了結果,但是桃李就不一樣,它開的花很漂亮,最後會結桃李,桃子跟李子,就有結果了。所以以金玉這種花它只有莊嚴,它是沒有結果。如果以桃李的花,它先開花後結果。
所以「嚴以功用得名,資莊為義,資則資廣大之體用,莊則莊真應之佛身。經以能詮得名,攝持為義,攝則攝眾生之無邊,持則持性相之無盡。故名《大方廣佛華嚴經》」。
然後大方廣佛,「大」就是「遮那之體」,我們說毗盧遮那佛。「方是遮那之相」,就是剛才我講的,大方廣就體相用。所以大方的「大」是毗盧遮那佛的本體,「方」是毗盧遮那佛的相,相好莊嚴,「廣」是毗盧遮那佛的用。一切萬法都不離開自性的體、相、用。我們知道,清淨法身佛就毗盧遮那佛,圓滿報身佛就是盧舍那佛,所以「大」是毗盧遮那佛的本體,「方」是毗盧遮那佛的相,「廣」是毗盧遮那佛的用,「佛是毗盧遮那佛」本尊,「華是普賢屬大行」,「嚴是文殊屬大智」。
所以你看我們一般為什麼說,佛寺裡面有釋迦牟尼佛,有文殊師利菩薩,有普賢菩薩,叫做華嚴三聖,就這樣來的。中間那一尊佛,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用什麼去自覺覺他,覺行圓滿呢?用旁邊的文殊師利菩薩的智慧,左邊的普賢菩薩的大行,「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四大菩薩的地藏菩薩表孝,觀音菩薩表慈,那是入門,到最後要成佛,用大智、大行。所以華嚴是表,「華」是代表普賢菩薩的大行,「嚴」表文殊菩薩的大智慧。這個大意就是說,你想要成佛,「先以文殊之大智,運普賢之大行」,關鍵字就在這個字,以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智慧去運普賢菩薩的大悲、大願、大行,莊嚴毗盧遮那佛的佛果上的體大、相大、用大。故名《大方廣佛華嚴經》。
所以再來解釋說,「大字配法身,方字配智身」,「廣字配化身」還有「意生身」,「佛字配菩提身及威勢身,華字配福德身及願身,嚴字配相好莊嚴身,經字配力持身,故名《大方廣佛華嚴經》」。
好,這個地方,我們就解釋到這裡,已經解釋得非常地詳細。
再來,『一曰同生,二曰同名』,在《六十華嚴•入法界品第三十四之一》裡面有這麼一段經文,「如人從生,有二種天,常隨侍衛,一曰同生,二曰同名,天常見人,人不見天。如來神變,亦復如是,非諸聲聞所能知見,唯諸菩薩乃能覩見。」
再來,『遇物』,猶言待人接物。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華嚴經》說,人一生下來都有兩位天神跟隨,一位叫同生,一位叫同名。這兩位天人經常看到人,人卻看不到天神,就是主掌善惡二部的童子。人在一天的十二時辰中,這個十二時辰是我們中國古代的子丑寅卯,那在印度的話,就二六時中,晝三時、夜三時,在古印度叫晝三時、夜三時,到中國就是十二時辰。人在一天的十二時辰中,每當要舉意、發言或有所動作,就是起心動念、言談舉止、待人接物,要經常記得這兩位天神跟隨在身邊,不可讓惡念連接相續。若偶然起了一個惡念,正是急於發作的時候,就要趕緊提高警覺,回過頭來,克除自己的惡念。要從最困難的地方盡力去克制,一直窮究到心念最初的起滅處,如果能夠這樣用功,則無邊的業障就能夠在瞬間清除乾淨,清澈如天空無雲一般。如果能做到這個地步,則一切的給予或奪取的權利操之在我,鬼神不能夠操縱,更不能讓「司過之神」明有奪算的機會。
好,我們解釋到這裡。那麼這一段裡面,有一個最重要的一句經文,就是後面這一句,就是說你能夠『拽轉頭來』,克服自己的習氣,要從最難克服的習氣開始斷掉。比如說你好色,你就必須要持戒念佛,必須要把好色的習氣、淫念的習氣,要窮一切力量把它斬斷,用全部的力量把它斬斷,一直探究到什麼?到念頭的起滅處把它斬斷。如果你能夠斬斷貪瞋癡慢疑這個惡的念頭的起滅處,那麼無邊的業障就『一時清淨』了。所以本覺本有,無明本無,也有講說,本覺本有,不覺本無,你怎麼清淨身口意三業呢?你到念頭的起滅處,從那個最難克服的妄想、念頭,把它斬斷,那麼業障就消除,就『湛然如太虛』。如果你做到這個境界,那麼奪紀奪算這個權力就不在「司過之神」了。就「天地有司過之神」,你如果能夠這樣斷惡修善,能夠純淨純善,那麼奪紀奪算這個權力是在你自己,不是在鬼神了,鬼神不能夠操控。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那怎麼可能有「司過奪算」,祂奪算的機會呢?
這個地方我們就舉一個公案,就也是在《德育古鑑》裡面的故事,這個我們在《感應篇彙編》有講過這個故事。就元朝有一位元自實,他對於繆材,這個繆姓,有一個姓繆的這個人叫繆材,他對他有恩,但是這個繆材後來就辜負了自實先生,所以自實先生心不能夠平復,那天晚上想去殺繆材。「道經一庵」就是經過一座廟。「庵主軒轅翁」,這個人也是一個道士,在家人,看到自實要前往。道士軒轅翁他有一點點小小的法術,一個小神通,他看到自實先生旁邊有幾個奇形鬼怪,有數十個人跟在他後面。又看到自實先生回來了,诶,突然間旁邊跟的幾百位、幾十位的穿得「金冠玉珮」的這些人、這些天人在旁邊陪著,「金冠玉佩百十從焉」,他旁邊跟了很多,幾百個、一百多個的,帶著金冠,金做的帽子,還有戴玉珮,跟在旁邊。
這軒轅翁就覺得很奇怪了,第二天天亮就前往去瞭解了。那自實先生就說了,他說,我恨繆材忘恩負義,所以我想去殺他。可是我到他家門口,我想到說,雖然他辜負我,可是跟他妻子有什麼關係呢?跟他妻子有什麼關聯呢?而且他還有老母,我殺他,他老母要依靠誰來養活呢?「且有老母,殺之何依」。於是我就沒有進去,就隱忍下來,就走回來了。軒轅翁就把他昨天所見的情形就告訴自實先生了,他說,你「一念之惡」,凶鬼、惡神就跟在你旁邊了,你「一念之善」,那福神就跟著你來了。那麼你的事情,「子之事,已知於神明」,你的事情,神明已經知道了。「將有厚福矣」,你就會有大福報現前了。後來自實先生就擔任廬山的縣令,而那個忘恩負義的繆材最後家庭也荒廢了,最後這個家就滅絕了。
我們這個德育故事就表示說,奪紀奪算這個權力是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自實先生因為一念善,雖然一念惡幾乎家破人亡,可是一念善以後,天降厚福,後來擔任了廬山縣令。
好,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
【明沂州王用予。為人厚重簡默。素奉文昌最謹。與里中結社。每歲元旦。輪建醮壇。祈福於雲中山頂之文帝行宮。社中俞麟者。以孝謹稱。遠近皆負笈相從。又郁從周者。姿偉氣俊。議論風生。下筆千言立就。里中推服二子。正統辛酉元旦。用予先期赴宮宿壇。夢帝君升殿。天下城隍彙報鄉試榜冊。一朝冠絳服神。抱大冊。送帝君簽押。用予潛問抱冊神曰。本省榜中。有王用予及俞麟郁從周否。曰無。少頃諸城隍神退候。絳服神抱冊入殿。跪陳几前。帝君一一披閱。每名下書一押。亦有躊躇不下筆者。良久。絳服神發冊宣諭云。仍付各省城隍。速查陰德之家。仁厚之子。報名以換榜中未押者。用予隱身柱下。忽聞殿內傳呼王用予入見。用予匍匐階下。召進几前。帝君曰。功名事。為天曹祕錄。未可輕泄。因汝至誠。十餘年如一日。故召汝析之。汝祖父甚樸謹。自食其力。從無負人。已註爾前榜鄉科。彰傳家忠厚之報。因汝平生遇神佛稽首。但默求功名如意。及妻楊氏病痊。白頭相保。孀母在堂。並未祈佑一語。以此降爾兩科。中在下榜五十三名。汝宜改行。毋更觸天心也。用予叩頭謝罪。】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沂州』,相當於今天的山西忻州市。
『簡默』,簡靜沉默。
『文昌』,就文昌帝君,文昌帝君,就梓潼帝君。在《明史•禮志四》,「梓潼帝君者,記云:神姓張名亞子,居蜀七曲山。仕晉戰沒,人為立廟。唐、宋屢封至英顯王。道家謂帝命梓潼掌文昌府事及人間祿籍,故元加號為帝君,而天下學校亦有祠祀者」。就是梓潼帝君就是文昌帝君,他曾經有一世「姓張名亞子」,就張亞子,住在四川的七曲山,在晉朝的時候擔任官職,後來戰爭死亡,人家紀念祂,建了廟。那在唐朝、宋朝屢封祂「至英顯王」。那道家稱文昌帝君、梓潼帝君,「掌文昌府」、「人間祿籍」。元朝的時候「再加號為帝君」。
『里中』就是同里的人。
『醮壇』,建醮,「醮壇」是道士祭神的壇場。
『雲中山』,在今天山西忻州市西北八十里。
『孝謹』,孝順而恭謹。
『負笈』就是背著書箱,古代讀書人遊學在外,「笈」,就竹子去编成的,由竹子跟藤去编成的,常用來放置書籍、衣服、毛巾、藥物。所以我們說遊學在外,叫負笈在外。
『推服』是推許佩服。
『正統辛酉』就是明英宗正統六年。
『鄉試』,明清兩代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舉行鄉試,中試者稱為舉人,即會試不第,也可依科選官。
『朝冠絳服』,「朝冠」就是君臣上朝時所戴的冠、帽子。「絳服」是赤色的官服。
『簽押』是署名、畫押,表示負責。
『潛問』,「潛」是暗中、祕密。
『書一押』就是簽名。
『躊躇』,猶豫不決。
『宣諭』,宣布命令。
『匍匐』,就匍匐前進,倒仆伏地,伏趴。
『天曹』,道家所稱的天上的官署。
『樸謹』,樸實而嚴謹。
『稽首』,跪拜禮,是九拜中最恭敬的一種禮拜。
『孀』就是夫亡守寡。
『降爾兩科』,「科」是指科舉考試的屆次。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明朝沂州有一位王用予,為人忠厚老實單純,很少講話,平時供奉文昌帝君最為嚴謹恭敬。與鄉里中的社團,每年元旦輪流建法壇作醮,祈求祭祀在雲中山頂的文昌帝君行宮。在鄉里中有一位俞麟的人,以孝順謹慎著稱,遠近有很多學子都來跟他求學。又有郁從周的人,姿貌雄偉,氣度俊秀,在議論中談笑風生,下筆如神,立即可成章。鄉里中最推崇兩位的學養。
在明英宗正統六年的元旦,王用予前一晚先到行宮法壇寄宿,夢到文昌帝君在殿上升堂,天下的城隍都來彙報鄉試的入榜名冊。有一位頭戴官帽、身穿大紅袍的神明抱著一大本名冊,送給帝君圈選。用予暗中問抱名冊的神明說,本省上榜的有王用予、俞麟、郁從周等人嗎?神明回答說,沒有。一會兒,所有的城隍爺都退下等候,穿大紅袍的神明抱冊子到殿前,跪在案前將冊子陳列。文昌帝君一一批閱,在每一中榜的名字底下做一記號,也有猶豫不下筆的。過了好一陣子,穿大紅袍的神明發回冊子宣說,仍要交付各省的城隍,趕緊查明積有陰德的人家,居心仁厚的人,報上名,以便換取榜中沒有畫押的人。
王用予藏身在大柱之下。忽然聽到殿內在呼叫他進入,晉見帝君。用予跪爬到階下,被宣召到案前,帝君說,功名這件事,是天曹的祕密紀錄,不可輕易外洩。由於你存心至誠,十餘年來像一日沒有間斷,所以召見你,來讓你瞭解。你的祖先、父親都能夠以簡樸謹慎自持,並能自食其力,從不虧欠人,本來已經註定你在前科就考中鄉試、鄉榜,以表揚你祖先以忠厚傳家的報應。但由於你平時遇到神佛,向祂們敬禮,心中只默默求取功名能如意,以及妻子的病體能早日康復,能夠白頭偕老,對於堂上的寡母,從未發一語以祈求保佑,因此把你的功名降後兩科,所以你在下一次放榜考中第五十三名。你應該要儘速改變你的行為,不要再觸怒天心了。用予向帝君叩頭謝罪。
好,我們看下面這一段:
【帝君又曰。同社周吉。今科本省解元也。時社中惟吉最恂懦。而文字復不勝諸人。聞之不勝愕然。因叩問中元之故。帝君曰。周吉父祖俱為士。從無一字入公門。從不姦淫一婦女。相沿三代。未嘗形人一短。暴人一惡。且其曾祖作百忍說以勸人。感化者多。故其父子祖孫。以簡靜基福者。六十餘年。最上陰德。人皆不知。上帝克嘉。註昌三代。今吉發元。特福澤之肇端耳。用予復叩首云。同社俞麟。郁從周。未審發科第否。帝君檢閱太原士子冊。色若不懌云。俞麟應得一科。因事親腹誹。且谿刻論人。不近情理。而妄以君子自命。故黜其科。使其窮年潦倒諸生間矣。用予請問。何謂腹誹。帝君曰。彼於父母。言語舉動。心輒不然。但勉強不露聲色。浮沈順之。真性日離。偽以相與。是視親如路人矣。假行竊名。最攖神怒。故爾罰之。至郁從周。生畀異才。二十六成進士。三十餘應遷中丞。四十五晉大司空。兼領司農司寇諸印。五十四以少保致仕。至六十九歲善終。緣自十七歲為諸生後。恃才傲物。諧謔譏彈。語多湊巧。冥司錄其輕薄口過。已滿二千四百七十餘條。上帝震怒。註於陰惡籍中。悉除所有。倘不知悔過。溢三千條。將奪其壽算矣。將錄其子孫入丐籍矣。傷天地之和。犯神明之忌。莫此為甚。故其罪與殺生邪淫等。爾輩慎之。良久。又諭云。淫殺口過。絲粟有報。不待言矣。但淫殺二業。自愛者。猶知禁戒。至於口頭訕笑。隨意譏彈。誅隱賊心。習矣不察。究至言貌心胸。盡成輕薄。鬼神悉記。凶惡相隨。向來福澤胎元。頓易為貧窮軀殼。可惜可懼。汝當廣勸世人。鑒茲為戒。毋煩吾簽榜時。大費躊躇也。用予再拜而退。晨鐘驚寤。雞三唱矣。遂叩謝而援筆記之。及秋榜開時。周吉果冠一省。用予因佈此告世云。】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解釋快一點:
『解元』就是科舉時鄉試第一名。
『恂懦』就是恭敬、畏怯。
『愕然』,驚訝。
『中元』,高中,中試。
『以簡靜基福』,「簡靜」就是沉靜,「基」就是奠定基礎,「福」就是福報。
『克嘉』,能夠嘉許。
『發元』,在發跡興旺中長出某種人才,這叫「發」,「元」就是解元。
『肇端』,開端。
『審』,明白。
『懌』,喜悅。
『腹誹』,口裡不說,心中譏笑。
『谿刻』,刻薄。
『黜』,廢除。
『諸生』,明清兩代已入學的生員。
『浮沉』就是追隨世俗。
『相與』,交往,相交往。
『攖』就是觸犯。
『生畀異才』就是天賦異稟,「畀」就是賜予。
『中丞』就是明清的時候的巡撫。
『大司空』就是工部尚書。
『司農』就是戶部尚書為大司農。
『司寇』就是刑部尚書。
『少保』就是太子少保,輔導太子的官。
『致仕』,就辭去官職。
『絲粟』就是比喻極小或是極少。
『誅隱賊心』,「誅」就是指責、責備,「賊心」就是邪曲之心。
『胎元』,事物的初始。
『驚寤』,驚醒。
『援』是執、拿着、持這個意思。
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文昌帝君又說了,同鄉里的周吉,這一科是本省的解元。當時在鄉里中,只有周吉是最謹慎懦弱,而且文章也不能够勝過其他的人,聽到這個消息不禁讓人很驚奇,因而向帝君叩問周吉考中解元的原因。帝君說,周吉的父親、祖父都是讀書人,從來沒有為一事進入衙門,也從不姦淫一個婦女,互相沿續三代,不曾說人一件短處,也不暴露他人的壞事。而且其曾祖父曾寫作《百忍說》來勸誡人,受他感化的人非常多。因他們周家父子祖孫都能以簡樸清淨來積累福德,在六十多年來,種下最上等的陰德,別人都不知道,蒙獲上帝嘉勉,註記要周家昌盛三代。今年周吉發表解元,只是福澤報應的開端而已。
王用予再次叩首問說,同鄉里的俞麟、郁從周,不知今年能考中科第否?帝君檢閱太原地方的士子名冊,臉上露出不悅的臉色說了,俞麟本應得一次科舉,由於事奉雙親,表面雖沒有意見,內心卻有非議之處,而且以尖酸刻薄的語言來評論人,已到不合情理的程度,而且還妄自以君子自居,所以除去其科名,使他在同學中過著終年窮極潦倒的生活。用予請問,什麼是「腹誹」?什麼叫做「腹誹」?帝君說,他對於父母,從表面的言詞舉動好像很孝順,心實不然,只是勉強不表露於言語臉色,隨意順從。內心的恩情已經漸漸離去,只是虛以應付。這就是對待親人像路人一樣。假裝有孝順來竊取名義,這是最易招惹天神的憤怒,因而才處罰他。
至於郁從周,天生有奇特的才華,二十六歲可考上進士,三十多歲可調升中丞,四十五歲可晉升大司空,兼領有司農、司寇的印信,五十四歲可以少保的官職退休,到六十九歲善終。由於十七歲當秀才時,依恃才華而傲慢於人,談笑間多是詼謔譏笑傷人的言語。雖然這些譏笑傷人的話好像很巧合,但是陰府記錄他輕薄口過的罪業,已經超過兩千四百七十餘條。上帝非常生氣,將這些註記於陰惡的簿冊上,將其所應擁有的福報消除掉。假如還不知悔過,所犯的罪過超過三千條,就要削減他的壽數,並將他的子孫記錄在乞丐簿冊上。像如此傷天地的和氣,觸犯神明的禁忌,沒有比這更嚴重了,所以他的罪過和犯殺生、邪淫同等罪過,你們應該要謹慎。
過了一陣子,帝君又訓諭說,犯邪淫和殺生、口過,無論多小是有報應的,這不用多說。但所犯的淫殺二業,知道自愛的人還知道禁戒。至於口頭上不經意的嘲訕和譏笑,暗中誅伐賊害他人的心態,已經成為習慣而不去省察,最後充斥於整個心胸,表現於外貌言行,都已成為輕薄的舉動,鬼神將其完全記錄下來,凶惡的命運隨之到來。本來是積蓄福德的胎元,瞬間變成貧窮的軀殼,真是可惜,也很可怕。你應該要廣勸世間人以此為鑑戒,免得我在簽榜時猶豫不決,大費周章。
王用予再次拜謝後退出,剛好被早晨的鐘聲驚醒,公雞已經啼叫三回,於是叩謝文昌帝君,拿起筆來將這些情景記錄下來。到了秋試開榜時,周吉果真考上本省的第一名。用予於是將這件事公布,來告訴世間人,以便警惕世人。
好,我們看最後一段:
【宋光孝安禪師。定中見二僧相語。初有天神擁護。傾聽久之。散去。俄而惡鬼唾罵。仍掃脚跡。蓋二僧初論佛法。次敍間闊。末談利養也。夫談及世事。尚被鬼神瞋責。況今人之身口意業。有不止此者。其為神瞋鬼責。又當如何。亦可畏已。】
好,我們看這一段的白話解說:
宋朝光孝寺的安禪師在禪定中看到兩位僧人對話,首先有天神擁護他們,在傾聽一段時間後就離去了。接著不久竟有一群惡鬼對他們鄙視、辱罵,而且掃除他們的足跡。大概是二位僧人最初是談論佛法,接著是互相敘述久別之情,最後談到財利供養的事情。二位僧人只是在談論世俗的事情,就被鬼神瞋怒責罵,何況今世的人縱情於身口意業,還不止如此。這樣的行為被鬼神所瞋責,又會到什麼地步呢?想起來真讓人覺得可怕呀。
好,最後我們來看淨空老法師對於「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的開示。
老法師說,老法師開示的第一點,他說,天地有天神、有鬼神,天神、鬼神裡面有一類專門做調查工作,就是「司過之神」,就是做鑑察工作的這些人,祂們常常在世間觀察。各位要知道,佛在經上講,天神跟鬼神都有五通,這五通是報得的,祂沒有漏盡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通,祂們統統都具足。地神通的力量比不上天神,當然天神這個能力又比不上修行證果之人,但是對我們世間人來說,祂那個能力足夠了,我們起心動念,祂們都知道,都有檔案記載,死了以後必定受審判。審判的事情,這本書裡面講得很多,我們起心動念都是造作,至於行為就更嚴重了。明白這些事實真相,我們畏心就起來了,畏心是恐怖惡報,你起惡念,做惡事,將來惡報決定逃不過,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第二點,這個道理與事實,現在知道的人很少,沒有善根、沒有福德的人,你跟他講,他說這是迷信、這是神話,他不能相信,他不能接受,等到果報現前了,後悔就來不及了。他不能相信,這是疑,貪瞋癡慢疑,這是重大的煩惱,障礙你的智慧,使你造作無量無邊的罪業。佛在《華嚴經》說,每一個人出生的時候,就有兩個鬼神跟著你,一個叫同生,一個叫同名,一生都不會離開你,這兩個神在肩膀上,我們自己不能覺察,人家也看不見。這兩個天人也算是天神,祂一生鑑察我們,日夜都不離開。而這兩個神,佛經上也有別名,叫做什麼?善惡童子。一個神看你的一生行善,另外一個神看你一生造惡,你能逃得了嗎?你能逃得掉嗎?沒有辦法避免。大乘經上講『善惡二部童子』就是《華嚴經》講的同生、同名。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Copyright © 2015-2017 部分资料由本站摄制,无有版权,其他来自网络,欢迎大家学习、流通。 吉ICP备11003506-3号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